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28章 像个女人
    “啊……”

    驼子捂着身上被碎片扎入的伤口,惨呼着向后急退。浑浊的眼里充满惊讶与震惊。

    “你……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伤我?”

    莫惜收起黑伞,一步步走向驼子,眼神凌厉。

    “为什么不能杀你?”

    驼子战战兢兢地再次退后:“因为……因为我是老五的人!老五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老五是谁?”

    “老五……老五就是……”

    噗!

    驼子话未说完,一柄小刀从背后扎入。驼子眼珠子骤然瞪大,扑通一声向前扑倒。

    莫惜吓了一跳,立即往后一蹦。

    秦笑瞥见,远处的屋檐上一个黑衣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这里。

    “想找老五,晚上去明月楼!”

    黑衣人从檐头一闪而没。

    明月楼?

    秦笑与莫惜相视一笑,带着鸿蒙豹向驼子走来的方向走去。

    依然不见人影。二人转了大半天,所见巷子两侧的店铺都大门紧闭,沉寂无声。

    “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莫惜眉头紧锁,“不但没有人活动,连狗吠都听不见。小孩子的啼哭声也没有。”

    秦笑笑道:“每一个地方自有它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我们不能以魂武大陆的情况来类比。或许这里人视狗为不吉之物,尽数杀戮。或许这里都是外来人,也都成年人的活动场所,也说不准。”

    莫惜摇摇头。

    “我总感觉太诡异了!”

    夕阳如同一位嗜血的杀手,渐渐脱掉血红色外衣,换上一件深褐色的夜行服,准备趁着夜色开始自己的屠戮生活。

    黑暗降临人间。

    大大小小的店铺一瞬间都敞开大门,挂起灯笼。吆喝声也逐渐从每一个小巷子里传出。

    “砰砰香的人肉叉烧包……香气逼人啊……来一块吧!”

    “又香又脆的油炸排骨啊!刚杀的人啊!新鲜着呢!”

    “五十年的青蛇酒!一口入喉,一醉解千愁啊!”

    “进来耍一把吧,客官!一看您印堂发亮,必定大气运啊!”

    ……

    每一条巷子都逐渐闹腾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三三两两游荡在昏黄的街道上。

    呃!

    莫惜听着人肉叉烧包与新鲜的人排骨,心里作呕,几乎要吐出来。秦笑嘿嘿一笑,率先朝一位招揽客户的小伙计走去。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本店诚信待客,童叟无欺。绝不半夜杀人,也不会抢夺客户财物!”小伙计半蹲着,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想打听一下,明月楼在何处?”秦笑陪着笑脸道。

    小伙计的脸色顿时冰冷,他不屑地撇撇嘴,朝左侧一努嘴,道:“左拐,走两条巷子,十字路口,再左拐,第一个门面进去即可。”

    秦笑道声谢,与莫惜朝小伙计指点的方向走去。

    小伙计阴沉着脸,呸了一口,冷笑道:“不住店不打尖,居然空口找我问路!一看就是外乡人!一点金魂城的规矩都不懂!嘿嘿……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拐过一个弯,秦笑再次走近一位酒楼的伙计:“劳驾,问一声,明月楼怎么走?”

    小伙计眼珠子在秦笑二人身上滴溜溜转了几圈,笑道:“二位恐怕是外来的!应该还不知道我们金魂城的规矩。”

    “什么规矩?”莫惜道。

    “这个规矩嘛……可就多了!譬如吃饭有吃饭的规矩,走路有走路的规矩,问路有问路的规矩!”小伙计见秦笑二人衣着不凡,保持着足够尊重的态度!

    秦笑弹出一块黄金,道:“不知是否是这个规矩?”

    小伙计一眼瞅着半斤重的黄金,顿时喜笑颜开:“使得!使得!就是这个规矩!”

    “朝前右拐,走直线。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再右转即可。”

    秦笑将黄金在手里掂量掂量,继续问道:“还有一个问题。老五是谁?”

    小伙计脸色一变,警惕地朝四周瞟了瞟,靠近秦笑,贴在他耳边悄声道:“老五就是明月楼的老板!”

    秦笑将黄金朝小伙计手里一塞,道:“谢了!”

    二人朝右方走去。

    莫惜差异地瞪着秦笑,大惑不解。

    “你为何不信任原先的小伙计?他说得那么详细,态度也比较诚恳。看样子是个实诚人。”

    秦笑道:“小伙计见我们不住店,不打尖,态度骤冷。居然还愿意给我们指点得这么详细,这本身就不正常。你难道没有注意,他的嘴角含着一丝阴笑?我们走到第十五步时,他在后面诅咒我们送死……我如果猜的不错,他指点的地方必然凶险无比!”

    莫惜瞪大眼珠子,上上下下仔细将秦笑再次大量一番。

    “我说,你小子怎么有这么多心眼?看不出来你是第一次行走江湖啊!我在外游历好几年,怎么都不曾注意到这些?”

    “那是因为你把人心看得太简单!要说了解人心世情,你我自然不是一个层级的。”秦笑慨然叹息。

    莫惜哼哼一笑,不置可否。

    砰!

    正说着,一位醉汉斜过来一把撞到秦笑面前的一位少年。少年惶恐地爬起来,不住地向后躲闪。

    醉汉大步走过来,锵地一声从腰间抽出砍刀。白光一闪,砍刀朝少年头顶劈来。

    少年脸色剧变,呆立在路上,一动不动。眼看着大刀就要将他劈为两半。

    呼!

    莫惜身影一闪,伸手握住醉汉的手腕。砍刀离少年的头顶仅一尺之距。

    砰!

    莫惜一脚踹出,将醉汉踹出一张多远。醉汉抬头看看莫惜,慌忙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小弟弟,你没事吧?”莫惜蹲下身,看向少年的脸。

    少年眼神一冷。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寒光闪烁的短刃。光芒闪动,短刃朝莫惜胸口刺来。

    莫惜措手不及,来不及躲闪。短刃快似流光,眨眼间贴近了莫惜胸前的衣衫。莫惜已经感受到刀刃的冰凉。

    砰!

    秦笑似乎早有所料,一脚踢出。正中少年的下颌。少年被的力量踢得飞起,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跌落在街道上。

    砰地一声,摔得鲜血直流。

    少年一声不吭,挣扎着要从地面爬起来。

    秦笑身影一晃,落在少年面前,一只脚踏在少年的后背上,冷冷问道:“谁派你来的?”

    “知道不知道,你都难逃一死!”少年昂起头,阴冷的眼神闪着恶毒的光忙,“老五要谁死,谁都活不了一天!”

    秦笑抬脚,掠过少年头顶,猛地踏下。

    鲜血奔流。五颜六色的浆液流淌开,蔓延到街道上。

    “呃……呃……”看着在地面流淌,莫惜忍不住弯腰呕吐起来。

    半晌,他抬起头,一只手捂着肚子,神情痛苦。

    “你……你这样对待一个孩子……也太残忍了些!”

    “孩子!你说他是个孩子?”秦笑哈哈一笑,笑魔刀嗤啦一声割开少年时长裤。少年的下身立即裸露出来。

    秦笑用刀尖指着少年胯下浓密的黑森林与相当骇人的大家伙,笑道:“你认为这是一个孩子能够拥有的?”

    莫惜脸色骤然涨红。他迅速扭过脸,气急败坏道:“你这人……你,你怎么能这样!简直,简直就是流氓!”

    秦笑嘿嘿笑着,朝前方走去。

    “我本来就是流氓!你今天才发现?男人流氓怎么了?这家伙的易容术果然了得,可是,那硕大的喉结还是出卖了他。你啊……一天到晚,像个女人!”

    莫惜脸色红红地跟在秦笑后面。一直没敢再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街道上的行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毫无反应。依然赶路的赶路,招呼的招呼。不大一会儿,一只类似犬类的动物冲过来,将地上的尸体拖走。

    秦笑二人沿着小伙计的指定的路子向前走。一刻钟左右,一座气势宏伟的建筑出现在同门面前。金碧辉煌的整体结构,美轮美奂的装饰,气势凛然的派头……都让这一栋建筑在这一带建筑中显得鹤立鸡群,出类拔萃。

    宏伟高大的门楼下,左右两边,各有一只煞气冲天的石狮蹲伏着,瞪着两只大眼睛怒视着来往的人群。石狮边,各自齐刷刷站着一排大汉。大汉清一色短袖,怀抱大刀,目不斜视。、

    门楼上雕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明月楼”。

    秦笑与莫惜看了看,当即朝楼内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一位大汉冲过来,拦着二人。

    “既然来到此处,还用问干什么的么?”秦笑笑道。

    大汉犀利的眼神扫过秦笑二人,努嘴道:“进去吧!”

    秦笑与莫惜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你那句话真巧!我还想不好该怎么回答呢!”莫惜叹道。

    “你注意到进出的人没有?有男有女,有人垂头丧气,有人兴致高昂,显然这里是赌场嘛!”

    二人说着,走下几十级台阶。台阶下是个大厅。大厅内挤满了人头,一个个神情亢奋,盯着桌上的赌具,发疯似的押上赌资。

    “开开开!大大大!”

    “小小小……他么的!又是大!”

    “娘的……老子又赔了!真他么晦气!”

    “吴老二,借几两金子,明儿个老子替你杀两个人还你!”

    “啊……大!老子赢了!赢了!统统拿过来!拿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