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30章 中了圈套
    陈启脑袋两边甩动,半天才舒醒过来。他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眼前一脸怒气的莫惜,立即一激灵,慌忙挣扎。无奈身上几处重要穴位早被秦笑点住,无法抽调元力。

    他晃动片刻,未能脱离莫惜的掌心,于是换出一副伤心绝望的脸,谄媚地笑道:“英雄,侠士,饶命啊!我只是个跑腿的!”

    莫惜砰地一拳砸在陈启脸上。陈启的脸上立即开启了炸酱铺。红的,黑的,紫的,黄的……各种色彩,一齐汇聚。宛若色彩开会,齐聚一堂。

    陈启惨叫一声。

    砰砰砰!

    莫惜一言不发,接连几拳砸在他的小腹。嗤……只听得一声清脆的漏气声,陈启迅速的委顿下去。

    “我的丹田啊……啊……你杀了我吧!” 陈启丹田被废,真正绝望起来。从不会修炼开始,一点一滴,终于突破到如今的地武境七重,陈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坎坷,体验了多少艰辛。如今一朝被废,立即泪落如雨,伤心欲绝。

    莫惜斜眼看了看秦笑。

    秦笑竖起大拇指:“好!这才够味!现学现用,活学活用,不错!有天赋!”

    莫惜朝秦笑做了个鬼脸,随即转过头,恶狠狠瞪着陈启道:“我马上剁了你的双手,再砍断你的双脚,然后,将你倒挂起来,让太阳曝晒而亡。你认为如何?”

    “啊……饶了我吧!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我说啊!我什么都说!你给我机会啊!”陈启痛苦地皱着眉头。丹田处传来的疼痛让他眉心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

    “老五在哪儿?”莫惜喝道。

    “前面穿过三个大厅,走过两个院落,再经过一个小花园,便是老五的住处。”陈启发誓道:“我没有骗你们……不信,你们带我一道去!我绝不会再骗你们……”

    秦笑点点头。莫惜伸手按在陈启头顶,猛地向右一转。咔嚓,陈启脖子转动三百六十度。莫惜手一松,陈启倒地而亡。

    啪啪啪!

    秦笑鼓掌走过来。

    “坚决,果断,不拖泥带水。当杀即杀。干得不错!我给九十分。”

    莫惜诧异道:“还有十分呢?”

    “怕你骄傲,暂且扣十分。”

    “切!”莫惜昂起头,自信满满地率先朝前面房子大步迈出。

    一路上不见一个人影。秦笑警觉起来。他四处打量,小心观察。然而,越往后,越静寂无声。尤其是经过一个小花园时,都不闻鸟语。莫惜也觉察到不对劲。一丝诡异的气氛笼罩在二人心头。

    花园尽头,露出一扇雕花小门。门上雕刻着一朵朵奇异而妖艳的花。秦笑推门而出,迎面是一排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二人穿过正门,绕过影壁,径直走向对面的正室。

    两位小丫头迎面走来。一人端着梳妆水,一人拎着一个食盒。

    “两位小妹妹,知道老五在哪儿么?”秦笑笑嘻嘻地,弯腰问道。

    “知道知道!两位小丫头看着秦笑近在咫尺的笑脸,不由得面色一红,立即转身,”我带你们去吧!”

    秦笑拍拍莫惜的肩膀:“学着点。有时候不需要打打杀杀,靠魅力也可以达到目的。”

    莫惜吹起口哨,一副没听懂的模样。

    两位小丫头带着二人穿过两间正屋,来到一间小巧秀气的房间。

    咚咚咚!

    “五爷!五爷!有人找。”一位小丫头轻轻说道。

    秦笑等听了片刻。里面毫无动静。一位小丫头继续敲门。好半天,门内依然静寂如初。

    两位小丫头相视一看,相互点点头。一位轻轻推门。

    吱呀!

    精致的木门应声而开。这是一间小巧的闺房。屏风、纱帐、窗纱等均红红绿绿,逼人眼球。小屋中间摆放着一张黄木桶,桶内放满热水,热气正袅袅升起。

    一位玉人仰卧在桶内,双手搭在桶外,白皙如嫩藕。

    “呀……五爷在泡澡!”两个小丫头惊呼一声,立即颤抖着说道:“对不起,五爷!我们不知道您在泡澡!”

    秦笑与莫惜正要转身。就瞥见五爷的手臂一动不动。五爷对小丫头的话无动于衷,毫无反应。

    两个小丫头觉察到不对劲,立即走近两步,查看了一眼五爷,立即杀猪似的尖叫起来。

    “啊……五爷!五爷死了!呜呜呜……五爷!”

    “五爷!你怎么死了!”

    二人扑在木桶上,放声大哭起来!

    秦笑与莫惜两步冲到木桶边,就见到一张变形扭曲的女人的脸。眼珠子突出,嘴唇张开,似乎临死前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女人的头仰着,喉咙上插着两根细长的银针。丝丝血液渗出,已经凝固。

    女人白肤胜雪。若没有扭曲面部表情,应该是个美女无疑。不过,此刻看来,确是诡异难看,丑陋无比!

    五爷!

    这就是五爷!

    五爷是个女人?

    秦笑二人面面相觑,诧异之际。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震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宛若地震一般。随即,整间房子呼啦啦一声坍塌。四面墙朝外倒下。轰!尘土四溅。瓦砾乱飞。秦笑等人立即处于大庭广众之下。

    不下千人将整间倒塌的房子团团围住。众人的杀气外泄,毫不掩饰地朝秦笑与莫惜二人笼罩过来。

    当先一位青年走上前来:“小翠,小燕,怎么回事?五爷死了?”

    两位小丫头立即让开。

    秦笑与莫惜瞪大了眼睛。青年正是傍晚时分用飞到射杀了驼子的那个人。也正是他跟秦笑二人说要找凶手,晚上来明月楼。

    青年走过来,随意瞟了一眼躺在木桶里的五爷,立即厉声吼道:“啊……五爷!五爷,你怎么死了?”

    他疯狂地扑上去,一把抱住五爷的头。而后,抬起头来,瞪着血红的眼睛朝两位小丫头吼道:“怎么回事?”

    小翠小燕看了看五爷的尸体,再看看秦笑与莫惜,眼神逐渐凛冽起来。她们猛地一窜,缩到青年身后,指着秦笑二人道:“他们!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杀了五爷!”

    莫惜一跳。脸色骤变。他正要说话。秦笑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嘿嘿一笑。莫惜冷静下来。

    青年怒视着秦笑二人,转身朝小翠二人温和地宽慰道:“慢慢说!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威胁你们。”

    小翠眼圈一红,抽抽噎噎一阵,以手帕拭泪,道:“我……我与小燕伺候五爷泡澡。正要离开。就见屋门居然悄无声息地开了。随即这两个人闪了进来。他们很快,像闪电一般。我们还没来得及呼救,他们就不知用什么方法,让我们呼吸艰难,说话困难。五爷察觉到异常,立即朝这边看来。他们……他们就射出两枚银针,将五爷射杀了!”

    “啊……五爷!你死得好冤啊!”

    小翠放声大哭。小燕也哭得死去活来。

    莫惜朝秦笑叹道:“这就是靠魅力解决的问题。魅力太不管用了!”

    秦笑讪讪地一笑,摸摸鼻子。

    青年缓缓挺直了身子,朝秦笑二人逼近一步,沉声道:“二位面生的很。不知是何方高人,为何要谋杀我明月楼的老板?”

    秦笑咧嘴一笑,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卢冲。乃明月楼总管。”青年面沉如水,沉痛之情溢于言表。他看了看身后千人,慨然道:“无论你们是什么人,今日我卢冲都不会放过你们。我们明月楼的人也不会就此让你们离开!”

    “报仇!为五爷报仇!”

    “报仇!报仇!”

    “杀了他们!为五爷报仇!”

    ……

    千人一起呼喊,声震苍穹。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哀痛。眼里射出一道道愤怒的火焰吗,恨不得要将秦笑二人立即斩杀。

    “我如果说我们的冤枉的,是被人陷害的,你信么?”秦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卢冲。顺道看了看卢冲身后瑟瑟发抖的小翠与小燕。

    小翠与小燕依然不断地拭擦眼角的泪花。偶尔看向秦笑与莫惜,依然哆嗦不已,花容失色。

    莫惜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他彻底明白了!这就是彻头彻尾的陷害!

    从卢冲闯进来的刹那间,他就知道。从他们进入这座金魂城,就陷入了圈套之中!

    卢冲设计让自己二人寻到明月楼,并一路与明月楼的人发生冲突,这都是他们计策的一部分!

    包括遇到小翠与小燕。这二人也是早就安排好的!

    卢冲仰天长叹:“二位,你们不觉得这么说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么?”

    秦笑瞪了一眼卢冲,笑道:“算计倒是好算计。我二人如今确实百口莫辩,只能任由你栽赃陷害。无论你出于何种目的要杀老五,你都成功地做到了!可是……有一样东西你算错了!”

    “胡言乱语!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让我们相信你?”卢冲冷笑道:“不过,我倒是愿意听听,你想说什么。”

    “你算错的就是……我们二人的实力!”秦笑露出和善的笑容,拍拍莫惜的肩膀,道:“我这位兄弟一人,便可灭了你们现场一千人。你信不信?”

    卢冲狐疑地看了看莫惜,沉吟片刻道:“我信!可是,为五爷报仇,我们宁愿送了性命!再说,我们虽不是你的对手,自然有人可以解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