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74章 公然闯府
    “我……我……公主从来不管这些琐事。136≈gt;最新最快更新,提供一直都是我在处理。刘公公几人被调走,这也不是第一次。再说,宫中有人病逝,这并不稀奇!”芍药慢慢冷静下来,话语也清晰多了。

    “秦公子,我对不起你!我……我这就去找皇兄。”公主忙站起来,满脸歉意地说道。

    “不,我去。”

    秦笑看了芍药一眼,对公主道:“若是你真的有歉意,就把这个宫女送给我。”

    芍药一听,脸色骤变,立即爬上前,拽着公主的衣裙,吼道:“公主!公主!我不想走啊!公主!您留下我!我芍药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啊!公主!我不想跟他走!”

    公主面露焦虑之色。她抬头看了看秦笑。见秦笑正阴冷地看着芍药。立即一咬牙,朝秦笑点点头。

    秦笑眼神里布满杀机。他走向芍药:“走吧!我秦笑会好好照顾你。”

    芍药看着秦笑杀气腾腾的眼神,情知不妙,她泪眼汪汪地看着公主,哭道:“公主,我十二岁就跟了你。五年了,你可怜可怜我啊……公主!”

    公主看向秦笑。秦笑不为所动,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芍药。公主叹息一声,转过身去。

    芍药猛地窜起,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寒光一闪,匕首朝自己的胸口刺去。

    秦笑早有所料,出手如电,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当啷!

    匕首掉落在地上。溅起一丝冷光。

    秦笑夹住芍药,朝门外走去。小太监牵着秦笑等 黑马在外等候。秦笑翻身上马,朝太子府的方向奔去。

    公主站在门口,看着秦笑的背影消失,不禁黯然神伤。她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一次大意,将永远地失去秦笑了。

    曾经建立的所有关系,一切好感,都将荡然无存!

    秦笑……秦笑……

    公主站了许久,终于感觉到一阵头晕。她身子一歪,差点倒下。一位宫女慌忙过来扶起公主。

    “公主,回去吧!”

    公主怅然看天。天际依然浓云滚滚。远处似乎传来炸雷声。一道道白光从远方传来。

    “暴风雨就要来了么?”

    公主看着天际滚滚乌云,幽幽长叹。

    秦笑出了宫门,来到闹市区。将芍药放下。他微微一笑,道:“跟我说实话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芍药装作一副不知云里雾里的表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蒙得了公主,却骗不了我。在我秦笑面前,还是老实点。说吧!惹恼了我,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秦笑瞅着周围愈来愈多的围观者,阴冷一笑。

    芍药见人多,顿时精神一震,大声叫唤道:“秦笑,我是公主的婢女,你想对我怎样?光天化日,你还有羞耻之心么?眼里还有王法么?”

    果然,芍药的话语吸引了更多的人来看热闹。公主的婢女居然被人当街拦住,这个家伙想干嘛?认识秦笑的,则忍不住暗叹。果然纨绔本性不改!当街调戏公主婢女,真是胆大妄为,胡作非为!

    秦笑见人群包围过来,立即抓住芍药的衣衫,喝道:“不说是吧!我先撕了你的衣裳,让你暴露在大街上。然后,把你卖到天然居,让你免费接客。半年后,扔你到军中,让大伙乐乐!”

    “秦笑!你敢?”芍药大怒。有上百人围观,芍药胆气陡生,“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嗤!

    秦笑一把撕碎芍药的罩衣。露出里面粉红的单衫。

    “啊……”芍药怪叫一声,双手捂住胸口,“秦笑,你胆大包天,你就是色狼!”

    秦笑冷哼一声,又是一撕。

    嗤!

    单衫裂开一道大口子。网136≈gt;芍药雪白的肌肤漏出一大段。最里层的亵衣都若隐若现。

    “流氓!耍流氓啊!”

    芍药看着周围的群众,哭丧着脸喊道:“诸位父老乡亲,求大家去报官啊!秦笑丧天害理,欺男霸女啊!”

    秦笑不为所动,用力一扯。芍药的单衫被一把撕开。露出小巧的红肚兜。大片大片的雪白都展现出来。胸口的鼓起更是半隐半现,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啊……”芍药惨呼一声。她没有料到秦笑居然真的这么大胆。她捂着胸口,身子弓起来。

    “啧啧!真是没天理了!秦笑,真是……唉!”

    “算了!别看了!你能惹得起秦笑么?”

    “丧天害理啊!败坏门风啊!镇西侯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

    “不行,我们要去报官!”

    “这个女娃娃太可怜啦!”

    “咳咳!秦笑办事,谁敢说话?”

    ……

    周围的人悄声议论。所有的话语都对秦笑不利。秦笑无动于衷,伸手朝向芍药的红肚兜。

    芍药尖叫着后退。秦笑伸手一抓。元力催动。芍药身不由己地朝秦笑奔来。

    秦笑一手托住芍药的下巴,一手轻轻在红肚兜上荡了一下。

    芍药浑身颤抖。她十二岁进宫,一直是公主的使唤丫头。宫中规矩森严,衣衫无论何时都得穿戴整齐。何曾像今日这般被脱得只剩下红肚兜?

    “最后一次机会。否则,你身上的一切都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了。你的胸,你的背,你的臀部……不要怀疑我秦笑的胆量。皇都三废的名头可不是叫着玩的。”秦笑凑到芍药耳边,恶狠狠地说道。

    芍药身子簌簌发抖。她看着围观的人群。发现众人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于秦笑是否无耻。一双双眼睛都不断在自己身上扫描。炽热的眼神恨不得秦笑将自己剥光。

    “啊……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芍药大声喊叫,歇斯底里。

    秦笑伸手抓住红肚兜。手指触碰到软绵绵的一团。他手指逐渐弯曲。红肚兜在秦笑的手中逐渐皱缩,变形。肩上的红色带子绷紧,勒在雪白的皮肤里,就要断裂。

    “你赢了!啊……”芍药大呼,“我说我说!”

    秦笑松开右手,抹平芍药的肚兜,笑道:“这才乖啊!不要指望看客能够给你力量。能够拯救自己的,只有你自己。”

    秦笑朝周围的看客挥挥手:“散了吧!都散了!”

    看客们不敢招惹秦笑,恋恋不舍地离开。走到很远,仍不忘回头瞟芍药一眼。

    芍药抽抽噎噎地说道:“我是太子安插在公主身边的。那一日晴儿姑娘其实没有被送回去。送到半路,便被太子派人劫走。几位抬轿子的公公后来莫名其妙就死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啊!”

    秦笑点点头,道:“找个地方藏起来。安稳过你的下半辈子。”

    他骑上黑马,像一阵黑风,朝太子府卷去。

    路上行人纷纷避让。待秦笑飞驰而过,忍不住高声咒骂。秦笑丝毫听不到身后的咒骂。他的眼里只有晴儿!只有太子!

    一刻钟后,秦笑到了太子府门口。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冠盖如云。

    门口站这两位门口,正热情地招呼来往客人。

    秦笑认识其中一位。

    杜春飞!

    秦笑下马,将黑马拴在一棵树上,径直朝府内奔去。

    “秦笑,你来做什么?”杜春飞眼尖,早看到秦笑。见他要硬闯太子府,立即横过来阻拦。

    秦笑没有理睬,继续大步向里面走。

    “站住!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再不站住,我让人轰你出去!”杜春飞挺胸拦在秦笑面前。

    如今太子就要登基。太子府内每一个人都容光焕发,精神抖擞。身为门客,杜春飞熬到今天,总算熬出头了。以他在太子府中的地位,将来就算做不到尚书,弄个侍郎应该不成问题。

    今日是太子小儿子的生日。杜春飞作为迎宾之人,倍感荣幸。进出之官员,无论品阶大小,无不对他彬彬有礼,客客气气。杜春飞如浴春风,心情倍佳。

    不过,看到秦笑,他脸上的春光一扫而尽。这个祸害今日来干什么?从他的表情看,恐怕没有什么好事!

    必须拦住他!

    杜春飞表现得很强势。此刻,不少人的眼光正看着自己。表现的好坏与否直接影响自己在众人心目中的印象。马上就要同朝为官,怎么也要展示出不逊于他们的能力。

    他伸出双手,一边拦住秦笑,一边朝另一位门客喊道:“老刘,叫侍卫。”

    秦笑没有时间与他纠缠,伸手一把拎住他的衣领。像拎小鸡仔一般将杜春飞拎起来。

    “秦笑,你好大胆!这里是太子府!你想造反不成?想满门抄斩么?信不信我上报太子,让你……”杜春飞威胁之语尚未结束。就觉得自己凌空飞了起来。

    秦笑一把将他抛向几丈外。

    扑通!

    哎呀!

    杜春飞惨叫一声,跌落在七八丈外的石板上。磕破了头皮,跌落了门牙。脸上鲜血横流。半天没能爬起来。

    另一位叫老刘的门客正要喊侍卫,见秦笑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当时就愣了,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

    秦笑耸耸肩膀,朝府内走去。

    不少官员认识秦笑。见到秦笑眼神中满是杀气,立即撇到一边。

    秦笑直接走到里面的大厅。厅内人头攒动,上百人聚集在一起。三三两两,围成一堆。午宴时间未到,众官员都闲聊着,相互交流,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