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06章 势不两立
    花未眠一愣。ΔΔ网『.Δ场上众人又是一惊。

    光明王府实力究竟如何?怎么接连冲撞级宗门?这个大6还有这等生猛的王府?

    四大帝国在级宗门眼里都未必算得了什么,你区区王府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花未眠的声音阴沉下来:“这位王府的朋友,你确定与我们竞争?”

    罗不弃轻轻吹个口哨,傲然道:“拍卖场不就是竞拍么?没钱就不要冒充有钱人!休要动辄说自己是所谓的级宗门。我们王府身后也有级宗门。谁怕谁啊?”

    花未眠头脑爆裂,几乎要炸开。

    “总管!潘总管!”花未眠大吼,“我有情况反映。”

    潘三围一步步走出来,软绵绵地问道:“这位长老,何事啊?”

    潘三围的声音绵软悠长,犹如大睡方醒。调子抑扬顿挫,满满都是不耐烦之感。

    花未眠心头一沉,眼里寒光闪烁。他走出包间,指着楼下罗不弃道:“我要调查此人身份。我们都真面目示人,此人却蒙面。其次,我建议,竞拍者都要拿出黄金,否则闭着眼睛乱吼一通,岂不干扰正常秩序?”

    潘三围伸手打了个哈气。眯着小眼睛仔细瞅了瞅花未眠,呵呵一笑:“这位长老,你忧虑的太多了。最终谁成功竞拍,自然要买下丹药。至于能否付得起钱,这个是我们拍卖场的事情。至于蒙面,你也不妨蒙上。免得有些人真面目吓人!“

    哈哈哈哈……

    场上一阵哄笑。不过,小声瞬间止住。众人看到花未眠几乎滴血的眼睛,都心中一凉。

    花宗长老花未眠!

    天武境六重巅峰!

    谁敢嘲笑?

    这位潘总管傻了?竟然出言不逊?

    “继续!”潘三围朝雨一方挥挥手,走回包间。

    砰!

    花未眠一脚轻跺地面。一圈圈有形的波纹向四周散开。犹如河面涟漪,圈圈扩散。周围的空气呼哧呼哧作响。走廊、包间与梁柱都轻轻颤动。

    附近众人再次感受到刀削般的疼痛。衣衫无风自动,轻轻摇摆。

    咔嗤!

    罗不弃的椅子禁不住波纹的冲击,瞬间裂开。罗不弃纵身而起,险些栽倒在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

    花未眠怒了!

    这里谁都能怒,唯有花未眠不能。

    花未眠曾经一怒之下,灭掉一座小城近十万人,鸡犬不留。

    花未眠曾经心情压抑,挥手间灭掉一个小宗门。三万人,从门主到弟子,一个不剩。

    花未眠曾经忧郁寡欢,进入一座城市,大肆屠杀。一夜之间,血流成河,尸体铺满街道。

    ……

    说起花未眠,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秦笑慢慢走出。一步,两步,三步……随着秦笑每一步的迈出,周围的波纹逐渐消散。当秦笑迈到第四步。右脚落地,所有的波纹都消失无形。

    所有人身上的威压与刀削感淡化至虚无。

    花未眠瞪着秦笑,眉眼紧锁。

    “老夫保证,你们拍卖场如此经营,必败!”

    啪啪啪!

    秦笑双手合拢,轻轻鼓掌:“花长老真是善于操心。难怪一直忧心忡忡,面色不善。不过,这是我魂武天府之事,无需阁下担忧。你花宗前途难卜,作为长老,更应该忧思啊!”

    “秦笑,你这分明是与我花宗为敌了?”花未眠脸上肌肉颤动,瞬间涨得通红。

    “都是公平竞拍。何来为敌之说?不过,我魂武天府也不惧任何势力。”秦笑眼光飘过花未眠头顶,负手而立,神态说不出的傲然,洒脱。

    “好一个不惧!”花未眠回头招手,“我们走!”

    十几位花宗弟子立即站起来,收拾包裹。花未眠带着众人就要离开。

    “慢着!”

    秦笑一声大喝。

    花未眠倏地转身:“怎么,你想留下老夫?”

    “花长老,你踩坏了我的地面,就不准备赔偿么?”秦笑漠然而视。

    花未眠看了看刚才跺脚的地面。地面为紫檀石铺就,坚硬无比。然而,刚才花未眠那一脚下去,地上碎了七八块方砖。当中一块,几乎化为齑粉。花未眠的实力着实恐怖。

    众人都为秦笑捏了一把汗。碎了几块砖而已,换掉不就行了?你竟然要留下花未眠?

    在花未眠眼里,这算什么?一个人都没死,还算事情么?

    哈哈哈哈……

    果然,花未眠仰天大笑。笑毕,他怒视着秦笑:“你真的要老夫赔偿?”

    “毁坏财物,理当赔偿。小时候,父母没有教过你?”秦笑寸步不让,依然语出惊人。

    “不知你要怎样的赔偿?”

    “好说!碎了八块方砖,震动了周围几十根梁柱,撼动了拍卖场的根基。加在一起嘛……”

    秦笑掰着手指算半天,道:“总计黄金三十万两!看在你态度不错,少收你一点,就二十五万两吧!”

    什么?

    二十五万两黄金?

    就只是剁碎了几块砖?

    众人目瞪口呆。秦笑这是准备敲竹杠啊!可是,你怎么敢敲花宗的竹杠?敲的还是花未眠这个恐怖人物?

    花未眠身子一颤。胸中一股股火苗就要窜出。他强忍着怒火,沉声说道:“好!好一个态度不错!好一个二十五万两!”

    花未眠双拳握紧,嘎嘣嘎嘣脆响。

    “若是我不赔呢?”

    秦笑手腕一番,手中多了一块紫色石头。紫晶石。

    “不赔……那就把人留这儿吧!”

    轰!

    众人心中似乎炸开一颗炸弹。又像惊雷劈进心脏。所有人的心都差点跳出喉咙。

    你敢威胁花未眠?

    魂武天府是何等实力?敢威胁花宗大长老?

    知道花未眠的实力么?明白花宗的底蕴么?想过得罪花宗的下场么?

    疯了!

    真是疯了!

    秦笑果然非比寻常!可是,这一次,你还以为花宗是轻易可战胜的?

    最好不要在这里开战,否则,花未眠一怒之下,灭了拍卖场,我等岂不遭受无妄之灾?

    五级丹药宝贵。我们的命更弥足珍贵啊!

    几个级宗门之人也都屏息凝神,静静注视着秦笑的一举一动。他们不明白秦笑的底气从何而来。

    花未眠愣了片刻,咧嘴笑了。

    “秦笑,你的幽默一点都不好笑。不过,你这番话达到了另一个目的。你激怒我了!现在,你准备承受我愤怒的后果吧!”

    花未眠说罢,双拳缓缓上举,而后,猛然击出。

    嗯?

    一息,两息。三息……

    所有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花未眠。他的双拳竟然就像没有修炼的普通人一样,没有元力波动,没有想象中的风声呼啸,没有预料中的轰隆隆巨响,也没有期待中的拳风如龙……

    什么都没有。只有伸出去的两只拳头。两只枯瘦如老树根的拳头。

    秦笑依然笑吟吟地站在面前。

    花未眠傻了。

    “轮到我了。”秦笑呵呵一笑,右拳如风,猛然击出。一道强劲的风力扫向花未眠。

    花未眠呆呆地站着,居然不会反抗,也忘了躲避。他站成了一棵树,一棵静立不动的树。

    砰!

    拳头击中花未眠。他并没有飞出。秦笑的拳头带有一股吸力,将他即将飞出的身子立即拉回。

    花未眠呈弓形,弯出弧度。秦笑的拳头缓缓缩回。一丝丝可见的元力在拳头与花未眠胸口处动荡开。

    秦笑运转《仓颉噬天典》第三重口诀。花未眠的元力汹涌而出,朝秦笑的拳头滚滚而来。

    “啊……秦笑,你在干什么?”花未眠惊恐地吼道,“我的元力啊……我的元力……”

    周围的花宗弟子一个个面如土色。花长老这是怎么了?怎么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匆忙朝花未眠冲出。然而,十几名弟子骇然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双脚似乎被焊接在地面。体内的元力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压制住,丝毫也调动不出。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花未眠弯曲的身子,各大势力之人都纳闷不已。秦笑这是施了什么魔术?花未眠的双拳怎么没力量?他怎么就定住了?

    《仓颉噬天典》功法运转迅。不到片刻,花未眠体内的元力与精血都化为元气,完全进了秦笑的气魂海。

    秦笑吸收完毕,手一挥。花未眠扑通一声仰面跌倒。

    花未眠挣扎着爬起来,喘气声微。他颤声道:“这里有大阵,阵法……秦笑,你算计我!我花未眠,我花宗,与你势不两立!”

    “任何人,毁了我魂武天府的东西,都得赔偿。花宗自然不例外。”秦笑摊摊手,手中紫晶石收回空间戒指。

    紫晶石就是拍卖场大阵的阵眼。不到五天,张天阵大师就在整个魂武天府上空铺好一座五级大阵。

    张天阵自豪地表示,任何灵武境以下的高手,在大阵之下,都元力尽失,任人宰割。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秦笑吸收花未眠的元力与精血,不觉有惭愧之意。花宗的劣迹,花宗高手在死亡秘境对自己的围剿,让他早已对之恨之入骨。灭掉花宗,是迟早之事。

    秦笑看着如同废人的花未眠,还有丧失战斗力的花宗弟子,微微一笑。他扭头喝道:“来人,将他们带下去。通知花宗带钱来赎。”

    几十位侍卫如狼似虎,拖着花未眠与花宗弟子朝楼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