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18章 血盆大口
    “公子,你真与光明王合作? 我看这个老家伙阴险的很,不是好鸟!”大黑马提醒道。 Ω中Δ 网ん.『

    “我自有安排。”秦笑眉头皱紧,缓缓道:“血衣侯说得不无道理。对于皇帝老儿,我们不能不提防着点。再说了,光明王身边三十位高手,我又何必与他们生死相搏?皇帝老儿身边的高手难道是吃闲饭的?”

    “公子,此计甚妙!”

    “妙个屁啊!就怕我爹与老爷子不配合啊!他们一心为国,忠心耿耿。我了解他们,宁皇帝老儿负了他们。他们也不会负了皇帝老儿。”

    秦笑长叹一声:“真到那个时候,恐怕由不得我啊!若任着我性子来,老子早就将他们一锅端了。管他光明王还是皇帝儿!”

    “不错!我老马也是这个性子!既然你有所顾虑,公子,还得做好两手准备啊!”

    “现在唯有见机行事了!我一直搞不懂,秦府究竟哪里得罪皇帝老儿。他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帝王之心!帝王之术!”大黑马嘿嘿笑道,“这一点,还是我老马见多识广,了解的更为透彻!自古帝王,没有好鸟!哪怕曾经信誓旦旦,一旦坐上那个位置,立即换了嘴脸。权势改变人性!”

    “老子不管他什么帝王之术。光明王从后门攻进去,也够皇帝老儿郁闷的。”

    “走吧!去前门!”

    得得得!

    大黑马快步如飞,朝晃动方向狂冲而去。

    皇宫。御书房。

    皇帝正与左相悠然下棋。汉白玉棋盘上,纵横镌刻金色线条。一颗颗黑子白字交错,相互厮杀。

    左相捻着一颗白字,沉吟不决。他眉头深皱,悄声道:“陛下,还有半个时辰就是大典。您就这么放心?”

    “呵呵呵……秦霸天守在宫外。秦战拦着光明王,秦笑抵挡血衣侯……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皇帝往软垫椅子上一靠,端着茶水漱了一口。笑道:“等大典结束。我也该享清福了。国事繁杂,终于可以放放了。”

    “可是,恕臣驽钝。血衣侯与光明王经营多年。连巡防营、禁军与提督府兵都已经被渗透。秦战一家能抵挡得住么?”左相想到了什么,眉头皱得更紧,“秦笑那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他会不会那么听话,也还是未知数啊!”

    “放心放心!有秦霸天与秦战在,秦笑翻不了天。那小子我了解,注重亲人。上一次居然为了一个丫头重创太子……嘿嘿!秦霸天与秦战只要忠诚,秦笑就不敢有二心。”

    正说着,黄公公悄声走进来,垂手侍立。

    “说罢!什么消息?”皇帝问道。

    “秦笑拦截血衣侯。歼灭血衣侯身边所有高手。血衣侯遁走。此刻,血衣侯现身宫外,正与郑国公、鲁国公、岳州侯青州侯带着禁军攻打宫外。与秦老爷子战斗。”

    “秦战带着甄提督拦截光明王。不料,提督府兵内乱。如今,内乱已经平复。他正带人前来皇宫支援。遇到神风侯、神梦侯、陈国公、炎州侯与汉州侯带着部分巡防营的士兵。双方正在开战。”

    “光明王带人正朝皇宫后门赶来。秦笑暂时没有消息。”

    “后门?”皇帝面色一沉,“光明王实力如何?”

    “只有三十侍卫。并无一兵一卒。不过,侍卫恐怕实力非同小可。应该都是星辰门派来的高手。”

    “陛下,要不要把秦战调到后门……”左相问道。

    皇帝摇摇头:“秦战调走,秦霸天拦不住两方队伍。秦笑这是给朕出难题啊!这小子怎么失踪了!他既然能够挡住血衣侯,就有能力拦截光明王。至少可以阻止一段时间。这小子居然把光明王引到皇宫后门,显然是想逼朕出手!”

    “陛下……”黄公公焦急道:“光明王就要到了!”

    左相面色剧变。光明王的厉害他一清二楚。如今还带着星辰门的高手,恐怕有恃无恐。

    据说,高手出手,一座皇宫都可能瞬间化为灰烬!

    皇帝悠然道:“黄公公,你与副院长带着大伙儿去会会光明王。休要让他踏入宫门半步!”

    “遵旨!”

    黄公公趋步退下。

    左相惊慌道:“陛下,您早有准备啊!”

    “呵呵呵……这些年,宫中三支部队,早已被侵蚀,几乎满目疮痍。但朕不在乎!”皇帝啪一声,落下一颗黑子。

    “真正决定大局的,其实还是高手!若是两国战场相见,自然论兵力。可是,皇都内,士兵的作用有限。朕任光明王与血衣侯折腾,以此牵扯他们的注意力。可是,若因此而小看了朕……嘿嘿!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左相战战兢兢地落下白子。

    他一直觉得,自己最了解陛下。他最大的成就就是劝陛下退位,让位于太子,也就是自己的女婿。私下里,他以此为傲。不时津津乐道。

    可是,此刻,他蓦然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眼前这个豪气逼人,壮志满怀的男人,根本与自己想象中那个不问朝政的皇帝不一样。

    原来,陛下这么多年都是猛虎在蛰伏。此刻,养精蓄锐结束,正是大展宏图之时。或许,这些年,他都是在等待击毙血衣侯与光明王的时机。此刻,时机已至,猛虎开始睁开双眼,露出吃人的血盆大口!

    感受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威势,左相无法相信,他会将皇位让于太子,让于不学无术,沉迷女色的太子!

    看来,今天不过是一场戏啊!

    其实,何止今日,恐怕,这些年,都是陛下一手导演的戏啊!

    “左相,该你了!”皇帝笑道。

    左相一哆嗦,慌忙胡乱点下一子。

    皇宫正门前。

    数千人正浴血奋战。

    秦霸天挥舞大刀,狂暴地斩落即可人头。鲜血飚射,人头飞向半空。残肢从马上跌落。瞬间被踩成一滩血肉。

    “血衣侯,过来受死!”

    秦霸天怒吼,朝血衣侯方向冲去。

    “杀了秦霸天吗,封万户侯吗,赏十万金!”血衣侯大呼,一巴掌拍死两名士兵。

    波浪般士兵一股股朝秦霸天涌来。刀剑齐下,无数刀光剑气,将秦霸天笼罩。

    “血衣侯,冲老子来!”

    萧天天带着李沧海杜山岳等秦府侍卫掀起滔天浪花,冲出一条血路。残肢乱飞,鲜血喷射。无数士兵前赴后继,拦住萧天天的去路。

    “弟兄们,给我杀!扬我秦府声威!”李沧海纵身越出,一脚踹飞一位偏将,落在偏将马上,回手一拳。身后一位士兵脑袋崩裂。

    一位全身铠甲的将军杀人如切菜,一刀下去,必杀一人。他催动战马,缓步向前,沉稳如山。

    鲜血染红大刀,浸染铠甲。清晨的雾气中,显得冷峻,残忍。

    嗤!

    刀气划过,一位秦府侍卫身异处。

    “6子羽,老子来会会你!”

    萧天天疯狂地跃出,大刀斩落。前方顿时裂开一条道。他纵马前冲。

    “萧管家,你不是我对手!”

    6子羽身为宫内禁军将领,实力非凡。早已是天武境一重巅峰。他看萧天天仅仅地武境九重修为,狂笑一声:“除了秦笑,你秦府还有谁是我对手?秦笑不在,你们就受死吧!”

    “猖狂!看爷爷收拾你!”

    萧天天瞬间冲到6子羽面前。大刀洒落一片光芒。一道凌厉无匹的寒芒顿时锁住了6子羽。

    寒芒一层层涌进,快似流光,锐利难当。刀影重重,无法分辨出刀身所在。6子羽只觉得眼前全身大刀,几乎无法脱身。

    “果然有点门道!难怪这般不畏死!”

    6子羽心中暗惊。不过,他不慌不忙,照着重重刀影斩出果断的一刀。刀法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看似简答一刀,刀锋所向,萧天天的刀影嗤嗤散落,化为点点星光。

    “好刀法!再接我一招!”

    轰!

    萧天天双手握刀,陡然横扫。力盖千钧,劈山斩海。狂霸的力量扫平一切障碍,片刻间,近了6子羽的腰身。

    光芒万丈,色彩耀眼。似乎就是一座山横在面前,也要从中折断。霸道的招式逼得周围士兵枯枝般倒飞。

    “刀法刚猛!不过,你修为不足,如此刀法太耗气力。我看你还能出几招!”

    6子羽面色不改,冷静沉着。手中弯刀自上而下,砰地斩下。当机立断,毫不含糊!

    这一边,战得难分难解,惊天动地。

    那一边,皇宫两千米之外。龙兴街。

    神风侯与神梦侯带着两万精兵,正向皇宫开进。秦战与甄提督带着府兵从街头过来,迎面遇上。

    “镇西侯,皇上大势已去。你还要为濒死的王朝殉葬么?”神风侯阴冷喝道。

    “放屁!你们一群跳梁小丑,瞬间就要灭亡!赶紧将头伸来,老夫给你一个痛快!”秦战如山岳般横刀而立,“巡防营已经解散。光明王只剩下你们这点人。你也不掂量掂量,还能蹦跶多久?”

    “镇西侯,你是不到棺材不掉泪!血衣侯正包围你老子秦霸天。分分钟就会完胜。光明王身边高手如云,即可便可控制住皇帝与朝臣。待我们灭了你,马上就会接管皇都!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倒戈,我做主,让你继续做镇西侯!”

    神梦侯上前一步,持枪点着秦战:“你儿子杀了我女儿,这笔仇我也不报了!秦战,你看如何?”

    “哈哈哈哈……”秦战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