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214章 成了废人
    秦笑一愣。Δ Ω网ㄟ.『这个蒙面女子好熟悉!不过,看她招式狠辣,修为不弱,解决这些弓箭手应该无碍,至少安然撤离没有悬念。

    “不知何人救我秦笑?”

    秦笑高声吼道:“小心!”

    “少废话!快走!”蒙面女子一声怒喝,剑下又是一颗人头落地。

    “云美君?”

    秦笑一喜。这是云美君的声音。想不到云美君如今修为精进到如此地步。看她与弓箭手们厮杀,至少也有地武境九重修为。

    弓箭手们普遍都是地武境五六重修为。仗着弓箭厉害,可云美君已经近身,他们的弓箭没有丝毫优势。

    随着云美君长剑飞舞,一个个弓箭手倒地。

    “快走!”

    秦笑厉喝一声,催动大黑马狂奔而去。

    一路前冲,终于在大黑马筋疲力尽之时,他们进了一座山林。

    大黑马一头栽倒。它口吐白沫,大口喘气。秦笑忙给它塞了一粒丹药。

    秦笑顾不上拔掉自己身上箭矢,他将紫月公主放下,小心探视她的鼻息。

    紫月眼神迷离,气息奄奄:“别看了……我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公主……”

    “别叫我公主。叫我紫月……我喜欢人叫我紫月……这样我才觉得有一点做人的感觉。我不想做公主,行尸走肉般生活……我终于做了一回自己……”

    “紫月……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秦笑抱着紫月,看着她脸上的血色逐渐消散,心中像被利箭穿透般疼痛。

    “我说了……这是我做了一回自己……我终于堂堂正正,正大光明地做了一件我想做的事情!”

    紫月缓缓伸出右手。秦笑一把握住。紫月的手小巧,细嫩,如若无骨,然而,冰凉。

    “我喜欢你的诗……我好喜欢……”

    紫月看着秦笑,慢慢念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右。遡游从之,宛在水中沚。……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宛在水中央……”

    慢慢地,慢慢地,紫月的声音逐渐低沉:“秦笑,这些诗……你真的是写给我的么?”

    秦笑略一沉吟,狠狠点头:“是的!写给你的!你活下来,我还给你写诗!天天写诗!”

    “秦笑,你好……”

    紫月头一歪,眼睛缓缓闭上。整个身子慢慢沉重起来。

    “紫月!紫月!”

    秦笑怒吼。山林中,风声沙沙,落叶簌簌有声。秦笑的吼叫声逐渐稀释,慢慢被周围的声音吞没。

    大山沉寂。天地无言!

    紫月在秦笑怀里,慢慢僵硬。

    “隆庆!我操你祖宗!”

    秦笑仰天长啸,愤怒的吼叫一散开。片刻后,秦笑垂下头,无言地落下泪水。

    大黑马站了起来。悄然无声。

    秦笑双手刨地,直刨得鲜血淋漓。半个时辰后,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坑。秦笑将紫月小心放入,缓缓掩埋。

    他竖起一块石碑,用刀刻下几个深深的大字:紫月公主之墓。想了想,又在右下角,刻下几个小字:秦笑立。

    看着墓碑,秦笑眼前不时浮现紫月公主哀怨的眼神。第一次见到自己诗歌的惊喜,一以及面对自己责问的惶恐……

    去死亡秘境前,礼部侍郎前来提亲……不知是否公主本意,抑或是皇帝的阴谋……

    “紫月……唉……”

    待墓碑建好,秦笑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他忙咬破嘴唇,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伸手将后背与左臂共三支利箭拔出。

    血液狂喷。他将丹药磨碎,小心敷上。再吞了两粒疗伤丹药。

    嗡!

    眼前一黑。秦笑往后一倒,昏睡过去。

    大黑马小心地站在一旁,一边运功疗伤,一边为秦笑守护。

    一直睡了一天一夜,秦笑才醒转。他坐正身子,细心地审视了一番体内状况。虽然他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还是大吃一惊。

    黄公公偷袭两掌拍得结结实实,毫无花架。几乎将自己体内拍得面目全非。五脏受损,挪位。经脉断裂众多,血液流通受阻。骨骼碎裂多处。肌肉大量枯死……

    若将秦笑的身体比喻为机器。那么,此刻,秦笑这台机器几乎到了报废的程度。

    经过一天一夜昏睡的修复,秦笑体内的伤势只恢复了百分之一不到。若以此度,若恢复到原先状况,少说也要半年!

    半年可不行!

    秦笑现在一刻也等不及。老爷子与爹以及秦府侍卫等都扣在皇帝手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自己岂能躲在一个地方疗伤半年?

    不过,秦笑也考虑到,自己不露面,皇帝一时三刻也不敢动手!他应该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主!

    “你怎么样?”秦笑问大黑马。

    “没多大妨碍。只是被射了几箭。还有几天,即可痊愈。”大黑马看秦笑的样子,皱皱眉头,“你的情况不妙啊!”

    “我身上的丹药还能保几天。只是,不知道老爷子他们如何。”秦笑面露忧虑之色。

    “公子,我下山去打听打听。你安心在此疗伤。”大黑马跃跃欲试,“你放心,我不惹事。”

    “也好!小心一点!”对于大黑马的实力,秦笑放心。它虽然尚未痊愈,可天武境之下的高手,依然不能伤害到它。

    大黑马嚓嚓嚓踩着落叶朝山下奔去。

    秦笑盘膝坐下,运转《仓颉噬天典》,吸收天地元气,调节体内伤势。

    傍晚时分,大黑马喘息着跑回来,带回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全国通缉!公子,全国通缉你。说你密谋造反,劫持公主。谁若透露你行踪,赏黄金百万两。若能捉拿或者截杀你,赏万户侯!另外,三日后,在皇宫广场,公开处决秦府谋逆之人。”

    “目前,府里与魂武天府都被重兵包围。二康他们也都不得外出。”

    “三日之后……”对于通缉,秦笑早有预料。不过,三日后,公开处决秦府众人,这显然是为了逼自己现身。可是,短短三日,伤势如何才能痊愈呢?

    照目前度,三日之后,功力也恢复不到平时的十分之一啊!

    到时候,皇宫四周,必然暗藏无数高手。若是自己全盛之时,面对黄公公等人,还有他那位恐怖的红袍师兄,自己都未必能全身而退。何况如今这几乎废弃的身体!

    算了!想太多也没用。专心修炼吧!

    秦笑继续坐好,安心进入修炼疗伤的境界中。

    一日时间一晃而过。

    秦笑再次审视体内状况,依然残破不堪。他忍不住摇头叹息:“等不及了!刀山火海,也得去闯一闯。”

    吼!

    一阵地动山摇,树木簌簌颤动。东西两侧分别现出两对绿幽幽的光芒。

    秦笑一惊,忙站起身来。

    大黑马立即警戒,准备战斗。

    吼吼!

    两声怒吼,两只玄兽猛然从树林中冲来。狂暴的能量威猛恐怖,瞬间撞断数十棵大树。咔咔咔之声不绝。

    秦笑立即挥拳击向左侧玄兽。大黑马一跃而起,撞向右侧的玄兽。

    砰砰!

    两声巨响。两只玄兽被撞飞,再次撞断几棵大树,轰然倒地。

    大黑马嘿嘿一笑:“区区天武境一重的弑天狼,也敢玩偷袭?公子……啊!”

    大黑马掉头,正与秦笑说话,惊见秦笑竟然被撞到在地,口吐鲜血。脸色煞白,气息奄奄!

    “公子!你怎么了?”大黑马冲过来,惊慌失措。

    公子虽然只恢复不到十分之一功力,可击飞一只天武境一重的玄兽,也不会伤得这么重吧?

    “坏事了!”

    秦笑挣扎着坐起来,喘着粗气道:“我一拳轰出,气魂海内元力竟然瞬间消失。全身经脉再次碎裂,与被黄公公偷袭时一模一样。体内,两股气息在冲击。一股寒气,一股焦灼之气,隐隐还有雷鸣声响起。”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黑马呆住了,“公子,难道,您的意思是,只要运功战斗,一招之后,所有的恢复就前功尽弃了?”

    “不是前功尽弃!是彻底运不了了!经脉断裂,两股莫名的气体在乱窜,我体内的元气再也无法流通了!”

    秦笑慨然长叹:“换句话说,我已经是废人了!”

    “啊!”大黑马蹄子一软,扑通跪倒。

    “公子,你不要吓我!怎么会这样?”

    秦笑无力地靠在树干上,摊开双手,一动不动。

    大黑马惶恐地看着秦笑,默默无语。他想安慰秦笑,可是不知从何说起。一个身负仇恨之人,大仇未报,竟然成了废人……

    何况,秦笑确实是千年难遇的修炼奇才。在大黑马的认知中,从来不曾见过有秦笑这样的修炼度。眼看着秦笑就要成为魂武大6的绝世天才,可是……

    废了!

    经脉断裂,尚可以慢慢恢复。可是,一寒一焦灼,两个股气流冲击,干扰,经脉还能如何恢复?

    经脉不能恢复,就不能吸收元气。而且,体内的伤也就无法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