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85章 危机重重
    沉寂的夜晚,秦笑继续端坐在星光下,借助冥想之法,开启神识,向九重天走去。

    慢慢地,秦笑上了半空。再往上,星星就在手边,似乎伸手便可捕捉。秦笑轻轻触摸过去,空空荡荡,唯有一片干燥之感。

    再往上。来到血液河流处。秦笑没有犹豫,继续向上,跨过火热的山脉,见到了一片火海。

    沿着火海,继续前进。

    秦笑走进了熟悉的混沌区域。依然只是虚空一片。一个人静默其中,突然感受到一种极端的渺小与自大。

    渺小是因为,四周一片苍茫。自大是由于苍茫中唯有自己一人。自己便是这个苍茫世界的主宰。

    秦笑正感慨着。蓦然抬头,又看到了一只眼睛。深邃的眼瞳,蔚蓝的眼瞳。眼珠子不断放大,放大……逐渐占满整个空间,吞没了空间。秦笑也站在了眼瞳之内。

    巨大的图卷再次铺展。秦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大陆。大路上矗立着四大帝国:青龙、寒貂、天狮、雪狼。还有无数宗门,无穷无尽的山峦、河流……

    秦笑周游其中。无数似曾相识的人向他走来。有人憨笑,有人怨愤,有人愤怒……

    渐渐的,大陆展示完毕。一个新的大陆重又出现。秦笑隐约见到大陆尽头竖起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死亡秘境。

    流火域、大帝之墓、魂断天涯……一个个地名展现出来,涌进秦笑的脑海。费震、老五、杀戮之王、萧九天……一个个名字纷至沓来,疯狂地扑过来……

    一切转瞬即逝。秦笑来到一个叫九幽荒界的地方。而后,画面如同上次一样。火家三长老杀了火凤,杀了自己……秦笑似乎有活了,居然进了一座山峰,被姚疯子炸死……

    上一次的场景一一展现。这一次,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场景。秦笑的脑袋似乎要炸裂了。然而,一条血水河再次出现。

    他强忍着剧痛,跨过血水河流,走向一片全新的地域。那里,仙气缥缈,云遮雾掩,仙人悠然飘来飘去。

    轰隆隆!

    一座囚车从白云中涌出,从秦笑面前飘过。一位白须老者正端坐囚车之中。他看到秦笑,猛然大惊,吼道:“秦笑,快走!”

    秦笑赫然一惊:“师尊,您怎么在这?原来您被囚禁了?”

    “快走!”

    白须老者倏忽而逝。一对对铠甲卫士冲过来。他们将秦笑包围其中。一位阴险的老者哈哈大笑:“秦笑,没想到你没死?不过,这一次,你必死无疑!哈哈哈哈……”

    “杀!”

    老者大吼。铠甲卫士们唰地刺出长枪。秦笑抽身后退。可是,那些长枪竟然带着强烈的吸力,硬生生将秦笑拉扯过去。

    “死吧!”

    卫士们大呼。几十支长枪扎入秦笑的心脏。看着胸口喷射的血液,秦笑惊呼:“血魂老儿,原来是你?”

    噗!

    秦笑喷出鲜血,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秦笑幽幽醒转。他抬眼看着满天星空,感觉到极度的倦怠。梦幻中,那副图卷上的画面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他面前。

    魂武大陆……死亡秘境……九幽荒界……诸天神界……

    青龙帝国……魂断天涯……天圣宗……

    秦笑脑海里慢慢将所有的信息链接起来。一条逐渐的清晰的线索慢慢涌现。

    费震、老五、莫惜、火凤、血魂老儿……一个个名字逐渐填补到各处,他隐约忆起过去的一些事情。不过,再继续想下去,一切又逐渐模糊起来。

    “唉……那个蔚蓝色的眼瞳究竟是什么?那副似乎永远也展示不尽的图卷又是什么?”

    “这一次,开辟龙脉又失败了!真的这么难么?应该还是血脉不纯吧!”

    “还有我的记忆,似乎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究竟是怎样的呢?”

    秦笑陷入苦苦思索之中。

    ……

    幽暗的山林中,雾气弥漫。

    点点星光如同剑光,倾洒在深邃的树木中,增添了肃杀之意。

    吼吼!

    玄兽嘶吼。几十只狂暴的灵武境高重玄兽疯狂地冲击,张开血盆大口,爆发出可怖的力量,似乎要撕裂苍穹。

    它们的中心,是一位上身赤膊的青年。青年穿着短裤,腰间随意地系着一根青藤。他面对蜂拥而至的玄兽,毫无惧色。

    “杀!”

    青年怒吼一声,双拳握紧。肌肉遒劲,浑身充满爆裂的力量。呼!青年朝玄兽冲出。两只拳头抡起,疯狂地砸出。

    砰砰!

    两拳挥出。鲜血喷涌。一只黑豹,一只斑斓虎,被击穿脑袋,飞出十几丈远。然而,玄兽众多,前赴后继。各个方位都扑来几只。

    青年浑然不惧,纵身跃出。双拳齐出。双脚扫射,如同两根金刚铸就的棍子,咔嚓咔嚓,将两只玄兽扫飞。

    玄兽如同沙袋,接连被少年击飞,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少年穿梭在玄兽中,游刃有余。他自己,也犹如一只玄兽,身上洒满玄兽的血液,露出一张疯狂的脸。

    终于,一刻钟左右,地上躺满了玄兽。再无一只能够起身战斗。而不远处,几十只灵武境高重的玄兽正步步后退。显然,眼前这个青年就是他们的杀星。

    “滚!”

    青年怒吼,如同惊雷。刮起一阵狂风。外围的几十只玄兽立即掉头鼠窜,再不敢回头看一眼。

    青年身旁的几个古木簌簌发抖。在青年面前,无人不两腿战战。此刻,就是禅武境的高手在他面前,恐怕也要黯然心慌。

    四周再无一只玄兽。连虫鸣声都戛然而止。慑于青年的神威,大自然选择了沉默。

    “大比的时间要到了。我也该回去。此处的玄兽级别还是太低了。下一次,得深入进去,与禅武境的战斗一番。否则,太不解气了!”

    青年漠然地转身,朝丛林外围走去。

    一位黑衫女人,矮瘦,枯干,犹如秋冬季节的藤蔓。正孤零零地站在丛林外。

    青年走过去,躬身行礼:“见过班主!”

    “燕赤阳,你的气息又浑厚不少。杀气也浓郁几分。很好!这一次历练果然效果非凡!”

    老女人蹙缩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她欣赏地看看眼前的青年,目光逐渐柔和。

    “班主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不负所托,夺取大比冠军。尤其是击溃秦笑。”

    青年沉声道。他不是别人,正是荡虎峰第一天才燕赤阳!而眼前的老女人,便是荡虎峰一班班主过寒冰。伏魔峰过寒霜的孪生妹妹!

    过寒冰冷笑道:“不是击溃!”

    “是!”燕赤阳道,“是必杀!”

    过寒冰笑了:“害了我亲姐姐!我倒要看看,这个秦笑究竟是何等妖孽!不过,无论你是谁,也要把命留在荡虎峰!一定!”

    “我发誓!”

    ……

    走过层层叠叠的地下楼梯,拐过无数拐角,眼前的景象也愈发黑暗,凶煞。不时可见一位气息强悍的老者端坐在拐角阴暗处。老者似乎沉浸在睡梦中。可是,偶尔风吹草动,老者便会立即睁眼,射出逼人的精光。

    这就是天圣宗刑殿大牢所在地。拐角处的老者,都是看守大牢的内门长老。他们不知在此端坐了多少年,身上似乎都蒙上厚重的灰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出手,因为,天圣宗的大牢,从来无人敢窥视。

    不但如此,所有人其实都知道,这些尘封的老者不出手便罢。一旦出手,那绝对是石破天惊,雷霆万钧!

    此刻,外门长老储元拿着申请的令牌,一步步走向大牢深处。那里,是死牢。死牢里,有他的牵挂。

    过寒霜!

    储元早已汗湿衣襟。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没有这么恐惧过。虽然没有人威胁他,没有危险等待他。可是,熏染在大牢里的氛围太压抑,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储元好几次都几乎要窒息。然而,他不后悔。过几天,就是铁牌班大比之日。他将作为副组长前往荡虎峰。此刻,他必须要见一次过寒霜。

    过寒霜坐在冰冷的石砖上,紧闭双眼。听到脚步声,她轻轻睁开眼睛。

    “霜儿!是我!”储元趴在玄刚栅栏外,悄声喊道。声音里藏着无尽的颤音。

    “不要叫我霜儿。我叫过寒霜!”过寒霜眼神漠然,语言平淡,似乎与一位陌生人说话。

    “霜儿,我两天后就要去荡虎峰。铁牌班大比,我是判决组副组长。”

    “那又如何?”声音依然冷冰冰的。

    “我……我就要见到那名把你送进此处的弟子。”储元小心地四周看看。他知道,此刻的对话一定清晰地传到那些尘封老者的耳中。

    他必须慎重。

    “储元,三十年前,我就跟你说过。我们的事情互不相干。你走吧!”

    “不!我不能坐视不管。我不能救你出去。可我总能为你做点什么。”

    “随便!我不在乎!”

    “我在乎!这一辈子,我心不安。如今,你囚禁在此,我储元寝食难安。我一定要做点什么。我不是为了弥补。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储元深深呼出一口气,“你保重!我走了!”

    “储元,你不要做傻事!我过寒霜咎由自取,犯不着你来管。以后也不要来见我!”

    储元没有说话。他深深鞠躬,立即转身,头也不回。坚定地走了出去。

    过寒霜看着他的背影,默然无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