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86章 百倍还之
    云朵之下,山巅之上。白鹤声声,瀑布和鸣。

    一位白衣少女正悄然静立在山巅之上。她神态安详,表情宁静。清风吹拂,撩起一袭白衫。

    少女体态窈窕,婀娜多姿。胸前饱满。长腿笔直。雪白的肌肤映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只见她轻轻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苍穹。此刻,大量氤氲的乳白色元气从天空飘下,丝丝缕缕在少女头顶盘旋。而后,缓缓进入少女体内。

    呼!

    少女朱唇轻启,一丝浊气呼出。她周身立即股荡起层层白雾,将她映衬得宛若仙人。

    两个时辰后,少女睁开双眼,轻声呼唤。一只白鹤从云端飞来,落在少女身侧,温顺地看着少女,眼里满是温柔。

    少女骑上白鹤,正要乘云而去。

    吼!

    一片黑色的云朵急速飞来。利箭一般。射入少女身侧。一位黑色劲装少女从一只巨大的黑鹰身上跃下。

    “小小,你又精进了?”黑衣少女笑道。

    “哪有!才灵武境九重巅峰而已。尚未突破禅武境。”白衣少女谦逊地一笑。这一笑,让白云黯然失色。

    黑衣少女看得都呆了。

    “小小,你真美!”

    “表姐,你又取笑我。”白衣少女温婉说道,“表姐,你这么匆匆忙忙,一定是有事吧?”

    黑衣少女笑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么?”

    白衣少女伸手摸摸黑鹰。黑鹰原本瞪着一双锐利的眼神,骤然温和。似乎,白衣少女的抚摸蕴含着一种魔力,使得黑鹰的凶煞之气锐减。

    白衣少女瞟了一眼黑衣少女胸前的牌子:银牌弟子,苏幕遮。她笑道:“你是银牌弟子,也将竞争银牌弟子风云榜,岂能还有余闲?”

    黑衣少女苏幕遮嘿嘿一笑:“你呀,非要说得那么直接。算了,我也不饶弯子了。过几日,你们铁牌弟子大比,你给我灭一个人。”

    “谁?”

    “伏魔峰,秦笑。”

    “为什么?”

    “因为,因为宫少要他死。”苏幕遮冷笑一声,“宫少有个兄弟,叫宫普,在伏魔峰被秦笑杀了。宫少不方便出手,几日后,铁牌弟子大比,你趁机替我杀了他。”

    “宫少?”白衣少女狡黠地一笑,瞟着苏幕遮道,“表姐,你说的宫少是谁啊?为什么你要帮他?”

    “臭丫头!”苏幕遮恨恨地一跺脚,“举手之劳而已,非要问那么多干什么?”

    “咯咯咯……”白衣少女清脆的笑声穿透云层,连飞鸟都被感染,不敢迫近。

    “表姐,是宫墙柳对不对?放心,为了表姐的幸福,我苏小小一定完成任务。”白衣少女苏小小双腿一夹。白鹤清鸣。飞上云端,乘云而去。

    “还算识相!”苏幕遮娇嗔一声,飞身上了黑鹰,瞬间破开云层,化为一个黑点。

    ……

    几日时间一晃而过。

    清晨,四位铁牌班班主带着秦笑与楚媱等十名弟子出发。他们没有与其他弟子告别,也谢绝了众多教习的相送。一切从简,在雾气中,走下山脚。

    虽然同为铁牌班,荡虎峰与伏魔峰相隔数百里距离。他们一路步行,没有说话。

    每个人的脸色都像雾霭一样,沉重,夹着一丝湿气。荡虎峰上会迎来什么,他们一无所知。也许,正像眼前浓雾,朦胧,模糊,遮遮掩掩,虚虚实实。

    在他们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不过,两个时辰之后,朝阳从山顶爬上来,驱散了雾气。眼前的景色逐渐真实。

    众人的心情也随着好转。毕竟,除了几位班主,秦笑他们都是年轻人。年轻人心里,自然装不下多少沉重的话题。新奇与期待,逐渐取代了沉重的压抑。

    四位班主也受他们感染,渐渐地,话也多了。开始说一些天圣宗的典故。

    据说,天圣宗的开宗祖师是一位小孩子。一位一辈子也长不大的小孩子。上百岁的年龄,都生性活泼好动,经常与人开玩笑。后来,实在感觉宗门无聊,这才踏破虚空,去往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秦笑十人听得津津有味。他们沉浸在老祖师爷的精彩故事中,猛然听到前方高空中传来嗤嗤的破空之声。

    他们慌忙抬眼看去。两只巨大的飞鹰从天而降。一只黑色,一只黑白相间。两道身影从飞鹰上跃下。

    一男一女,都是年轻人。男的细细长长,长得前凸后翘。细长丹凤眼,烟波流转,极度魅惑。此人若是女人,必然倾国倾城,颠倒众生。

    女子一身劲装。紧身黑衣裹住全身。凸显出傲人的山峰与突出的臀部。胸前露出一块雪白,正好让人沿着沟壑一探究竟,促使人无限遐想。

    女子头发一把扎起,露出宽阔的额头与尖细的下巴,显得英气逼人。不过,英气中,隐隐显现一丝阴狠。

    二人拦住去路。

    雪漫天走过去,喝道:“不知二位何人,为何拦我去路?”

    二人不理不睬,一把轰开雪漫天,径直朝秦笑他们走来。

    雪漫天大怒,立即就要动手。然而,想到刚才那年轻男子随意一推,他居然没能抗住,身不由己地退了几大步。雪漫天骇然,这二人难道是什么来路?

    他瞟见二人胸口的牌子,忙一眼看过。顿时,雪漫天的脸色剧变。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二人的胸牌。

    都是银色。

    年轻男子胸牌上三个字:宫墙柳。女子也是三个字:苏幕遮。

    苏幕遮他们不知道。可是,宫墙柳的大名谁都一清二楚。因为,他曾经是铁牌班的传奇。灵武境时,便战败禅武境高手,更因为显示出种种超然的天赋,被宗门长老带走,重点培养。

    短短三年不到,如今已经是银牌第一人。即将升为金牌弟子。这个人,不知羡煞多少铁牌班弟子。一直被作为典型,在各种课堂上引用。

    不仅如此,对于伏魔峰来说,他还有一层意义。他是宫普的哥哥!

    宫普,曾经在长老们督查伏魔峰时,一鸣惊人,成为生死战第一人。然而,被从禁闭室逃出的秦笑击败。在与过寒霜争斗时,被过寒霜依仗劈死。

    宫墙柳来了!

    来者不善!

    所有人都看到宫墙柳的眼神。漠然,无视,随意……似乎,在他眼里,秦笑他们,蝼蚁一般,根本不值一提。若非宫普,他何曾能够看到尘埃上的秦笑?

    “谁是秦笑?”宫墙柳声音尖锐,扎在人心里,让人极度不舒服。

    “我是!”

    秦笑上前一步。傲然而立。

    “哼哼哼……有些胆识!”宫墙柳目光中有些变换。漠然中隐隐露出杀气。

    雪漫天忙冲上来,拦在秦笑面前,朝宫墙柳喝道:“宫墙柳是吧?你身为弟子,竟敢拦我铁牌班的去路。我若汇报宗门,你会受到惩戒的。秦笑此去参加山峰大比,请你让开!”

    面对银牌弟子,尤其是银牌第一人,雪漫天的声势也弱了不少。

    宫墙柳手掌随意握起。呼地一拳挥出。雪漫天的话,他置若罔闻。

    “你敢动手?”

    雪漫天怒喝一声,也是一拳挥出。两拳相撞,砰地一声,雪漫天倒飞而出,撞到洪昆等人身上。几人相继摔倒。

    秦笑露出。宫墙柳阴冷一笑,另一拳挥出。秦笑立即施展《鲲鹏扶摇九式》第一式“扶摇激浪”,瞬间,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宫墙柳面前。然而,宫墙柳的拳风速度惊人,还是撞到秦笑的右臂上。

    秦笑出现在数丈之外。右臂一阵酸麻。几乎失去了知觉。

    “住手!”

    雪漫天爬起来,与另外三名班主围住宫墙柳。

    苏幕遮唰地抽出长剑,指着雪漫天。气氛骤然冰冷,一场战斗蓄势待发。

    “呵呵呵……放心,我今日不杀他!”宫墙柳看了看雪漫天等人,戏虐地笑了。

    他看向秦笑,冷哼道:“我弟弟死了,你就必须殉葬。只是时间迟早而已。今日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希望你命大,等我亲手收割你的脑袋。不过,我宫墙柳人缘很好,不少人都想为我杀人……呵呵呵……”

    宫墙柳骑上黑白相间的飞鹰。苏幕遮也骑上黑影。二人正要飞起。秦笑怒喝道:“站住!”

    宫墙柳回头一瞥,笑了:“你还想留下我?不自量力的家伙!”

    秦笑喝道:“你今日辱我,他日,我一定百倍还你!我会活到战败你的那一天。若你命大,能活到那一天,我会亲自杀你!”

    “咯咯咯……”苏幕遮清脆地笑了。

    宫墙柳却没笑。他冷哼道:“你以为这样很英雄?你以为你会像戏本上那样,真会扭转乾坤?你以为你真能活到有资格与我战斗的那一天?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荡虎峰就在眼前,留心你的小命吧!”

    “走!”

    一声大喝。两只飞鹰拔地而起,冲向九霄,瞬间消失在云层之中。

    秦笑怒视着天上飞鹰。他的肩膀依然没有知觉。他知道,如今的自己,与宫墙柳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宫墙柳,恐怕已经是禅武境九重巅峰,半只脚踏入道武境。

    “不过,我一定要战败你,誓必报今日之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