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89章 开罪长老
    十人朝班主们微笑回礼。然而,两座山峰弟子僵持的态势立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怎么回事?”储元肃然问道。

    “回长老。是这么回事。”花满城抢着将事情的经过简单介绍一遍。当然,他只说自己山峰先到,被雪漫天抢先。而后接受班勇建议,公开战斗。岂料,伏魔峰输了,竟然耍赖。

    雪漫天气得面色发白。他正要反驳,就听得储元不悦道:“雪班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岂能抢道?再说了,公平决战,又怎能赖账?”

    雪漫天怒了,辩解道:“储长老,情况是这样……”

    “我不管哪样。输了就是输了!再说,这原本也不是大事,为何斤斤计较?”储元根本不听雪漫天的解释,粗暴地打断他。

    储元盯着秦笑等人看了一眼,怒冲冲地说道:“总得先来后到。雪漫天,你带人退后。”

    雪漫天嗫嚅着。可是,慑于储元的身份,他忍着没有说话。

    秦笑上前一步道:“诸位长老,你们不清楚事情真相,为何就武断判决?为何偏听偏信?我们班主的解释就不能听一听?”

    储元大怒,喝道:“你是何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位置么?”

    “在下伏魔峰秦笑。”秦笑挺身而立,大声道,“我只认道理。认规则。你随意判决我们伏魔峰让道。我身为伏魔峰弟子,为何不能说话?”

    秦笑?

    就是害了霜儿的秦笑?

    储元脑子里嗡地一声。他死死地盯着秦笑,试图看出眼前这个黑衣小子的与众不同。可是,除了看出秦笑的愤怒,他并不能看出这个少年有何奇异之处。

    储元眼里寒光乍现。不过,他瞬间收敛杀气,换回漠然的神情。

    “雪漫天,这就是你带出的弟子?”他看向雪漫天,露出极度的不屑,“伏魔峰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看来不是没有道理!雪漫天,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了!还不谨慎一些。”

    雪漫天终于鼓起勇气,他上前一步道:“不劳长老费心。我伏魔峰何去何从,我们自己心里有数!”

    “呵呵呵!有数?我等着看你的有数!”储元大袖一挥,回到判决组队伍中。

    花满城与班勇都肃然而立。可心里早乐开了花。谁不想与判决组成员拉上关系?你雪漫天居然一上来就得罪了副组长,你小子脑子难道进水了?

    真是垫底次数多了,反而无所畏惧了?

    看着储元黑沉沉的脸色,花满城与班勇得意地瞟了瞟雪漫天,悄然现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组长杭开宇见气氛紧张,皱眉道:“区区小事,何必如此在意?同为铁牌班,理当同声应气,同荣共耻。都让一步。班主们先行,弟子们排后。”

    说罢,十位长老再次凌空跃出,朝山巅飞去。

    众人不敢违逆组长的意思。花满城、班勇与雪漫天等带队班主先行。三座山峰的弟子们紧随其后,朝山上走去。

    花满城与班勇等说说笑笑。两座山峰的弟子也交谈融洽。唯有伏魔峰众人,都沉默不语。

    今日一行,颇为不畅。先遭遇宫墙柳羞辱,此刻,又被斩狮峰与戮狼峰欺侮。来了所谓的评判组,莫名其妙地,居然副组长又站在花满城一边。

    伏魔峰难道真的就等着覆灭了?

    沉重地阴影横亘在秦笑等人面前。他们相视一眼,暗暗咬紧牙关。

    不大工夫,上了山顶。灭鹰峰的人早已先到一步。荡虎峰派来班主与教习将他们一一迎接过去,安顿在早已准备好的住宿区。

    进门一看,十几间破败不堪的房子,摇摇欲坠。里面堆满杂乱的物品。一股股霉味冲天而起,几乎要掀翻屋顶。室内潮湿阴暗,到处都黏糊糊的。

    窗户很小,隐隐透出一丝光亮。秦笑凑到窗边一看,窗外几座高大的建筑将光亮遮挡,投过大片阴影。这才使得这一串小屋阴暗潮湿。

    “怎么住?这是人住的地方么?”秋无迹怒了,一脚踹翻一个黑咕隆咚的家伙。

    那个黑家伙翻了个跟头。底下窸窸窣窣游出几条黑乎乎的长蛇。长蛇扬起身子,朝众人吐着信子,诧异地瞪着这一群外来入侵者。

    “啊……”楚媱尖叫一声,慌忙向后一窜,缩在秦笑身后。

    洪昆见状,唰地抽刀斩出。几条黑色立即断成数截。黑色的血液激射而出。

    “小心,有毒!”秦笑喝道,立即拉着楚媱急退。众人也急忙向四周窜出。

    嗤嗤嗤!

    长蛇黑色的血液喷射在地面,冒出一阵热气。地面现出斑驳的青砖色彩。上面厚厚一层灰烬被黑色血液燃烧殆尽。

    好厉害的毒!

    众人惊骇不已。他们立即退出小屋。众弟子看着雪漫天。雪漫天点头道:“都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残破的小屋在阳光下彻底露出真容。灰暗的木门早已残损。尘封的屋檐、摇摇欲坠的廊柱、上满青苔的台阶都毫无生气,如同荒凉的古堡,一股股腐朽之气不时传出。

    秦笑想不明白,偌大的荡虎峰,如何会保留这样的废墟存在。

    一班班主刘尚飞悄声道:“荡虎峰铁牌班弟子之间,战斗激烈。每一月都有排名之战。每一次,排名最后的十名弟子,都住在这些小屋里。荡虎峰以此刺激弟子的修炼与战斗。后来,宗门督查发现,责令荡虎峰取消这种制度。这些小屋便废弃了。”

    “那怎么没有拆除呢?这样的小屋岂不影响荡虎峰整体形象?”楚媱问道。直到此时,黑色游动的长蛇,霉味的空气,堆满废弃物的拥堵空间,都堵在她心里。

    “恰好当年在荡虎峰举行山峰大比。荡虎峰便将这些山峰留给一些关系不好的山峰人居住。以前,我们铁牌班有过寒霜班主在……”

    刘尚飞不自觉地看了秦笑一眼,笑道:“过寒霜与荡虎峰班主过寒冰为孪生姊妹。所以,我们伏魔峰每次前来,都住得不错。然而,这一次,过寒霜入了死牢,过寒冰显然愤恨在心,以此对我们略施惩戒。”

    众人这才明白。情况原来如此。

    秦笑没有说话。他想着,这一次山峰大比,情况似乎不妙。一路上所遇,几乎全都是针对伏魔峰。斩狮峰、戮狼峰、荡虎峰,还有评判组……还剩一个灭鹰峰,秦笑也不抱希望!

    此时,雪漫天与一名荡虎峰执事重重赶来。看到雪漫天怒容满面的样子,秦笑知道,这一趟并不顺利。

    不过,结果并不悲观。那位执事神情冷漠,可还是给他们换了住处。住处依然拥挤、阴暗,尘雾漫天,可毕竟比刚才废墟有所改观。

    众人弄不明白,荡虎峰哪里来这些废弃的小屋。然而,目睹雪漫天的沉默,他们不好再表达不满的情绪。雪漫天能够争取到眼前的小屋,恐怕也费了不少力气。若再抱怨,只会增加雪漫天的压力。

    众人简单安顿好,立即投入修炼之中。今日休息,明日一早,即将开始正事比赛。

    一日时间一晃而过。

    第二日清晨,五座山峰参加比赛的弟子都有早早来到赛场。荡虎峰的赛场与伏魔峰一致,分别设置挑战台与生死台。

    评判组的十位长老也及时就位。荡虎峰未参赛弟子作为观众,站在下方观战区域。

    秦笑等五座山峰参战之人都处在南方待战区域。戮尸峰与斩狮峰众人,秦笑已经见过。

    左侧便是荡虎峰众人。秦笑注意到,一道锐利的目光一直锁定在自己身上。他偏脸看去,一位长相酷似过寒霜的矮瘦女人正盯着自己。女人的目光鹰隼般犀利,充满十足的杀气。

    秦笑知道,这应该就是过寒霜的同胞妹妹过寒冰。他无所谓地一笑。正要移开目光。同时,感受到过寒霜身边另有一道杀气腾腾的目光。

    一位青年,上身,露出古铜色的遒劲肌肉。他身材健硕,充满爆炸性的力量。眼神凌厉无匹,有着野兽的凶悍。远远看去,此人不是像野兽,几乎就是野兽。

    疯狂的杀气弥漫。他周围的弟子都远远避开,似乎撑不起他爆发的凶悍之气。

    燕赤阳!

    秦笑眼里蹦出这个名字。荡虎峰第一天才,灵武境八重时,便击败两名灵武境九重巅峰弟子的联手。如今,已经突破至灵武境九重巅峰,那么,他的战斗力又该何等恐怖?

    秦笑暗暗点头。此人果然不凡。到时候,难免碰撞,必须加倍小心!

    他看向右侧。右侧的人都很陌生。自然是灭鹰峰无疑。领队班主是一位中年女子。女子一袭白衣,神情倨傲。虽然姿色平常,可骨子里透着一股谁也不在眼中的孤高之感。

    她身旁的弟子居然大多数为女子。与伏魔峰一样,五名参赛弟子,五名候选弟子。十人中,竟然六名女弟子。

    六名女弟子,都白衣飘飘,流露出出尘之意。与班主一样,都无法掩饰地,或者说,她们根本不想掩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深深的傲然。似乎,她们参与这种竞赛,本身便是一种低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