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392章 禅之意蕴
    秋无际与笑九幽同时走上赛台。笑九幽一如既往,笑容可掬。秋无际神色凝重。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实力。

    笑九幽,灵武境九重巅峰。在斩狮峰大小战斗上百次,从无败绩!

    而他,才灵武境九重中期!

    不过,他不惧笑九幽。即便不敌,能够与高手实战切磋,对战斗力的提升不无裨益。

    笑九幽双手负于身后,随意立在台上。眼神一片清明,浑身不见丝毫元力波动。似乎,他不像在战斗,而是在城楼观风景。

    秋无际动了!他准备先发制人。一声怒喝,如同一支利箭,嗖地划破空气,射向笑九幽。

    笑九幽依然无动于衷。只是在利箭距离自己不到一尺之距,这才淡淡挥手。犹如挥动一片云彩,不见丝毫力量。然而,秋无际便如同一阵清风,被拂向远方。

    利箭之力,毫无征兆地被卸载。秋无际就像一团棉绒翩然而走。

    秋无际落在数丈之外。心中气血翻滚。唯有他知晓,笑九幽那随手一挥,究竟蕴含着多大的力量。

    “喝!”

    秋无际双脚在台面上猛蹬,身子再次飞起,手中寒光一闪,现出一柄长枪。长枪嗤嗤有声,旋转着,刺向笑九幽。

    笑九幽看都没看秋无际。等枪风袭来,再次挥手。秋无际又一次飞出。

    不见轰鸣声,也无刀光剑影。更不见鲜血。笑九幽云淡风轻,犹如随手挥走讨厌的飞虫。轻松,不露痕迹。

    全场骇然!笑九幽这是什么武技?难道他已经能够轻易地掌控风之力量?

    秋无际无论如何,也算是一位高手,就这样毫无还手之力么?

    雪漫天喟然长叹:“想不到,笑九幽小小年纪,已经琢磨出一丝禅意。距离禅武境已经不远了!”

    “何谓禅意?”秦笑纳闷道。

    “在我们九幽荒界,绝大多数人,有两道关卡很难逾越。一位禅武境,一位道武境。其中,禅武境是至关重要的一道关卡!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止步于此,再不能超越。唯有在我们天圣宗这些超级宗门,借助各种强大的资源,譬如试炼之地的试炼,内门长老的指点,高级丹药、珍稀灵草的辅助,这才相对显得较为容易。”

    雪漫天知道秋无际必败,而笑九幽也没有伤害秋无际的迹象。他放下心来,细细向秦笑解释着。

    “然而,借助外力突破,后期的发展便难以攀上高峰。突破道武境时,难度也更大。唯有以自己的力量跨越这道坎,后期才会更为顺当。可以说,这一关的突破,关系到以后所能达到的高度。灵武境,取自于开辟灵台。而禅武境则取自于对禅意的理解。”

    台上,秋无际依然不知疲倦,一次次疯狂扑向笑九幽。笑九幽始终轻摆衣袖,一股若有若无的风力飘过,便夹着秋无际向远处撞去。

    秋无际的嘴边已经渗出血迹。可他兀自顽强地战斗。一次又一次,无休止地被撞回,再撞去!

    雪漫天悚然动容。伏魔峰弟子如此,亦不坠山峰之名!

    他继续说道:“所谓禅意,便是对天地间某种有形或者无形物体运行规律的把握。譬如风意,水意,土地之意,雷电之意……甚至某种神器之意,譬如刀意,剑意……领悟某种禅意,自身便能运用到此物之力量。最高境界,便能化行为此物,或者,人与物合一,达到相融的境界。融洽度愈高,自身实力的提升便愈快!战斗力也愈强!同等境界,同等修为,两个禅武境相争,一方或许能够一招击败对手!”

    他瞟了瞟笑九幽,目光中充满赞叹。

    “此子刚刚迈入灵武境九重巅峰,便能领悟到风之力。这与天生血脉中,偏向五行之风力者不同。他融合的风之力,比血脉之风力更强!不出意外,五座山峰,一千铁牌弟子,他会第一个突破禅武境!”

    秦笑经过雪漫天一番解释,对禅武境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他原以为,灵武境突破至禅武境不过是又一次突破而已。不料其中尚有诸多奥秘。

    不过,秦笑想不起来,自己如今对何种物体有禅意的理解。或者,距离禅武境还很遥远吧!

    台上的战斗还在继续。又一刻钟过去,秋无际终于无力进攻。他躺在台上,全身虚脱,再无半点气力。

    他坚持着爬起来,朝笑九幽躬身行礼。

    “笑师兄名不虚传。我秋无际佩服!”

    笑九幽淡淡笑着,没有说话。等秋无际一步步挪下赛台,他就像一阵风,轻飘飘地飞起,落在斩狮峰弟子身旁。

    秦笑他们将秋无际迎过来。秋无际虽然落败,可整个赛场,没有一个人不对他肃然起敬。明知败局已定,依然顽强战斗,直至最后一刻。此种精神,尤为可嘉!

    第二战,荡虎峰文沧海对战灭鹰峰水小桃。

    文沧海气息浑厚,元力似乎源源不断。他手中一柄战斧,凶猛强悍,虽无燕赤阳的血腥暴力,可在狂暴方面丝毫不逊于燕赤阳。

    水小桃娇柔软弱,盈盈可握。然而,战斗起来,居然也是如猛虎下山,气势难挡。女子的柔软荡然无存,似乎就是一只被敌人抢走幼雏的凶猛野兽。

    二人几番剧烈碰撞。战得赛台颤动,天地变色。所有人都凝神屏息,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最终,水小桃气力不足,被文沧海一斧轰下赛台。

    最后,笑九幽、文沧海与戮狼风洛青三人战斗,决出两人。与第一赛台一样,文沧海与洛青避开笑九幽,二人决战。

    洛青生来秀气,手中一柄软剑。虽灵动自如,轻如飞鸿。可文沧海防御能力极强,招式狂霸。二人大战半个时辰,洛青战败!

    过寒霜与花满城笑了。两战,两座山峰各占据两个席位。即便后三座赛台无望,他们的分数也不会低了。两人,已经占据了平均数。

    戮狼风的班勇、灭鹰峰的月玲珑与雪漫天三人,面色便不大好看。能够抢占的,只剩三座赛台。看来,竞争愈发激烈!

    储元喝道:“第三赛台。第一战,荡虎峰包天尔对战灭鹰峰衣轻裘。”

    包天尔体格壮大,身高两米开外。体重足有三百斤。他上身披着狼皮坎肩,下身虎皮裙,只用一根绳子胡乱系在腰间。手中两柄金色锤子,闪闪发光。锤子硕大无比,犹如两座小山。

    “哈哈哈哈……谁来送死?不想死的,赶紧认输!我包天尔下手没轻重,小心了!”

    笑声如雷鸣,炸响在赛台上下。众人隐隐感到大地在颤抖。不少人暗暗心惊。

    “这家伙,蛮牛一样,比战象还要恐怖万分,论力量,燕赤阳恐怕也不能及。若是遇上,当小心谨慎!”

    “荡虎峰这是什么气运?从燕赤阳到文沧海,再到眼前的包天尔,怎么都是强悍至极,堪比野兽!灭鹰峰的小姑娘们可要遭殃了!”

    “荡虎峰实力确实不凡啊!不知道过寒冰几位班主是如何教导,竟然都相当不凡!”

    评判组几位长老也都点头赞叹,看过寒霜,表情异常精彩。

    相比来说,灭鹰峰的衣轻裘显得太弱小。衣轻裘细细瘦瘦,一袭白衣。看起来,一阵风便可吹倒。

    她飘到包天尔面前一丈远站定,微微颔首,轻启朱唇,声音细弱。

    “请包师兄赐教。”

    看着台上大小分明的两道身影,无人不叹息。衣轻裘都没有包天尔胳膊粗,这一仗怎么打?

    包天尔哈哈大笑,仰着脖子狂吼。

    “来吧!我不会欺负你的。你先出招!”

    “多谢师兄!”依旧如蚊子嗡嗡那般细弱。

    嗖!

    衣轻裘动了。炽热的阳光下,就像一只白色蝴蝶,翩翩起舞,轻轻朝包天尔飘过。

    包天尔瞪着一声大眼,一动不动地等着,等待蝴蝶飞来。

    终于,蝴蝶离他越来越近,只有一尺之距。包天尔正要挥拳。骤然愣住了。

    衣轻裘眼神轻眨,一道白色寒芒闪现,与阳光一道,悄无声息飞来,射向包天尔的眼睛。包天尔瞪大的双眼立即终中止了运动。那道寒芒就像一滴水,滴入包天尔的瞳仁,让他整个人都僵立不动。

    趁此时机,蝴蝶飘过包天尔的头顶。一袭白练从衣轻裘的袖中挥出,缠住包天尔的脖子。包天尔庞大的躯体立即被拖起。

    包天尔一声不吭被拖着倒飞而出。砰!一声闷响。包天尔摔下赛台。

    衣轻裘依然柔柔弱弱,如同寒风中的细小树苗,瑟瑟抖动,安然地看着台下的包天尔。

    “承让,包师兄!”

    包天尔这才反应过来。他摸了摸脑袋,呵呵笑着。眼神依然茫然失措。

    除了月玲珑几人,在场的班主与弟子们,都目瞪口呆。刚才那道寒芒是什么?怎么射入包天尔的眼睛,他就放弃了反抗?

    所有人看向灭鹰峰。月玲珑面色不变,淡然地接受众人眼光的垂询。不过,她沉默不语。众人也就难以揣测。

    几位长老也悄声交流。他们连连点头,不知是为衣轻裘赞叹,还是为某个共同话题而心有戚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