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5·预料之外
    嘉靖俯视那个缓缓走上竞技场的少女,亭亭玉立,一席白衣与台上被分尸的其他死者的大片红色交相辉映,像一片经不起风吹雨打的花骨朵儿,形单影只,在一派凋瑟中惘然求生。

    嘉靖左手手肘搭在座位扶手上,右手托腮沉思:但愿她能平安无事。

    “就是她了,听说是被秦家灭门的,秦家军统领凤雏的时候还来过学院好多次,要校长交人呢。”

    “好像年前那个在学校闹翻天的御辰夕也跟她有点关系。”

    “哼,难怪会被陈华炎虐得体无完肤,原来是跟御辰夕那废物有一腿,真是个贱种!”

    听着身后几个学员在讨论,嘉靖对林咏儿的身世便多少有了些理解。

    嘉靖左手手肘蹭了蹭江枫的袍服,低声说:“能不能保那女人安全?”

    “噢?这要求可纲了,小伙子可不能为了儿女情长坏了大事。”江枫也听到身后那些学员的议论,自然知道嘉靖心里所想。

    让他奇怪的是,这嘉靖既然不是御辰夕本人,却为何会要求他保御辰夕曾经的女人。

    接下来的比试简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林咏儿就像一头小羊羔,一动不动的任凭陈华炎拳打脚踢。

    他们都没有动用任何的灵术,陈华炎也没使用附魔武器,只是纯蛮力的对她动粗。

    把她打得头破血流竟还笑得那么癫狂。

    嘉靖紧张得汗流浃背,忍不住攥起了拳头: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让她去死,绝对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

    我的心好痛,明明我都不认识她,对她也只是刚刚听说,可为什么,我的心脏却好像要裂开来一样?这种感受,好痛苦……

    “江枫,我再问一遍,你保不保?”嘉靖突然目露凶光的刮向江枫,沉声问。

    江枫动动眼皮,瞧一瞧嘉靖那穷凶极恶的模样,却还是无动于衷的摇头,劝说他:“沉住气。”

    林咏儿的后背被陈华炎脚踩着,陈华炎站她身后,像一只杀红了眼的疯子一样,狠狠拽住她的两条胳膊,直往后扯,同时大笑不止:“这一年来,我不杀你,为的就是这样一天啊,你懂了吗?贱女人,哈哈哈,还想攀炎附势,你也不想想就你这贱种,配得上我陈家?哈哈哈,你那贪生怕死的奸夫正在上边看着吧,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就看你今天怎么被老子断手断脚,血洒凤雏城!”

    陈华炎疯一样的大力一扯。

    紧咬下唇的咏儿终于忍受不住这生不如死的绞痛,出声嘶力竭的惨叫,“啊——”

    “住手!!!”

    一声怒吼竟如龙吟响彻赛场,甚至盖过观众席上所有的议论纷纷!

    一名身穿黑色大斗篷的男子随那一声怒吼从观众席上急匆匆的往下跑,边跑边抽出他背部那把刀鞘赤红还泛着热气的长刀。

    这刀,嘉靖昨晚仔仔细细的端详过,确是一把好刀,虽不知道这刀鞘怎么拔除,可即便裹着刀鞘,它也同样能够将人砸死。

    只是不知这世界的灵术怎么使用,但他在现实世界学过南拳,两次击退村里劫匪的英勇事迹,足够让他有着6成把握能够杀掉那个陈华炎。

    即使杀不了,我也绝对不能眼睁睁看她去死!

    没有楼梯,心急如焚的嘉靖便将命一横,索性从这几十米高的看台纵身跳落。

    短暂的失重,看着下边的地面迅拉近,仍是愤恨霸占了恐惧。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没被摔成骨折,而是稳稳的两脚触地,嘉靖立即将那长刀一斜,对着场地中央的陈华炎暴冲过去,杀气腾腾。

    百步,五十步,三十步,十步,五步,一步……

    “铛!”这一刻,手中长刀竟好像触机关一样的变了形态,露出里边寒光逼人的利刃!

    “——哧——咔。”

    “噗。”

    原本沸腾的全场,骤然间静止一般,鸦雀无声。

    裁判都张大着嘴巴,忘了如何声。

    林咏儿瞪大着双眼,她眼前的世界早就变得血红一片,但她从未想过,他的人头,竟会滚落到自己的眼前!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嘉靖如一头凶残暴淚的虎,仰瞪着台上的裁判,两目对视,那裁判竟感到背脊莫名的冰寒,半晌,终于回过魂来,“来,来,来人,来人哪!!!将,将那干扰比赛的刺客拿下,带到校长室,还,还有,这场比赛无效,林咏儿参赛资格就地取消!”

    看着三名身穿灰色紧身衣,守卫模样的人从看台上边同时跳下,嘉靖便更加用力的握紧了刀柄。

    他没有任何的想法,有的,独是“杀”。

    刀光剑影,迎接那三人光芒四射的璀璨灵术,却如摧枯拉朽,硬生生将那三人施展出来的各种花哨灵术尽数击溃,拦腰截断!

    我杀人了,是啊,四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倒在了我的刀下,不,是他们该死!

    我没错,也没罪,反正眼前生这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梦!

    望着嘈杂声一片的观众席,俨然乱成一团。

    风萧萧的拂过,鬼使神差般,把嘉靖的面罩撕滑下来。

    这一刻,咏儿一双银杏美眸骤然瞪得更大。

    “御辰夕,那刺客是御辰夕!!!”

    不知哪里传来的一声叫嚷,本就喧哗的看台顿时好像炸开的锅,观众都像见了鬼一样,拼了命的往外逃,体弱者,在混乱中逃脱不慎,就会被当场踩踏得面目全非,那满身的鲜血,和着尘土,挣扎几下便一命呜呼。

    “呵呵,呵呵呵。”身后的林咏儿捧着陈华炎的人头在端详,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像个疯子一样的瞪着嘉靖,那眼神十分骇人,直瞪得嘉靖心里微微毛,“这样就结束了吗?你以为这样就还清了吗?”

    “哧——”林咏儿出人意料的拔出一把做工粗糙的短剑,在嘉靖暗吃一惊时,剑锋便已准确无误的插入嘉靖胸腔。

    她冲嘉靖咧开嘴笑,不停重复那句像是审判的质问:“你以为这就还清了吗?你以为这就还清了吗?告诉你,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死了都还不清,死了都还不清……呜呜……呜呜……”

    咏儿看着嘉靖被自己一刀扎心,笑着笑着,却哭了,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滑落那坚毅得与她体型很不相符的脸蛋。

    她身体疲软的摸着嘉靖那被血湿透的胸膛,哭泣着,哭泣着,缓缓的滑坐在地。

    嘉靖嘴里渗着血,他想开口问她,无奈喉咙却被一嘴的鲜血堵住,开不了口。

    这血就像止不住的喷泉,飞快的从嘉靖体内剥离,让他原本惊惑的意识慢慢沦陷,视线里,倚着自己两腿,瘫坐身前的咏儿倩影,也渐渐的模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