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6·血债
    嘉靖额头冒着冷汗,后背也被汗水浸透,床单都湿一大片,他不停的喃喃自语,“这只是一场梦,这只是一场梦……

    忽然就从床上猛地坐起,把他床边放着的路飞手办碰到床下,摔断了脚趾头。

    嘉靖下意识的捂住胸膛,反反复复摸好几遍,又环顾这卧室,表情有些愣,一会过后,才凄怆一笑:还好只是一场梦。

    嘉靖看看床底下,这才反应过来,“我操,我的路飞!”

    这手办跟女帝是一对的,算下来得要整整5oo多块钱!

    嘉靖心疼得赶紧弯腰捡起,瞅着这没了脚趾头的路飞,只能自我安慰,“还好摔的不是我这一堆妹子。”

    只喜欢收藏妹子手办的他,老早就想把这大炮路飞摘下来喽,这不,刚好摔断一根脚趾头,那就更加不能容这瑕疵爆表的路飞继续待在展示柜里。

    他把路飞放到角落的衣柜,寻思哪天送人算了。

    从此他的单身世界里,只剩自己与这满满一屋子的美女手办,好不快活。

    嘉靖回望那一排排的美女手办,看到她们都相安无事,才松一口气。

    让他放不下的是:梦里的林咏儿,为什么要杀我?

    她那满含怨恨的眼神,瘫坐在地的单薄身姿,像一朵枯萎的玫瑰,伤人,自伤。

    那场触目惊心的梦,现在回想,总能隐隐刺痛嘉靖的左心房。

    “putyourhandstheair……”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嘉靖愣了一下,忙点接听,“喂,你好。”

    “刘付司机呀,我都在这等一个小时了,你怎么还没来?”

    电话那头是个女声。

    “喔,不好意思啊,这路上有点堵车……啊?不对不对,我刚睡醒,没抢单啊,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嘉靖纳闷着摸摸后脑勺,有些犯蒙圈。

    “你当然没有抢单,因为我是被你害死的……嗤嗤,嗤嗤……”

    “靠,神经病!”嘉靖听着电话那头诡异的杂音,吓得赶紧挂断电话。

    看看时间,凌晨4点多,“哪个傻逼这么无聊,都什么年代了,新年大头的,敢跟老子恶作剧。”

    嘉靖把手机甩一边,却怎都睡不着了。

    先是梦里他被林咏儿一剑穿心的画面让他无法释怀:这么说来我在那个世界算是死了吧,都不知道待会做梦还能不能再回去……

    几天都做那个梦,嘉靖倒是慢慢习惯了,都有些沉迷那个世界的生活了,虽然那里的人个个都像原始社会的傻逼一样,但自己在那里边这么厉害,几十米高的观众席跳下去都毛事没有。

    怎么都比他开车拉客,住这四面徒壁又挤满手办的出租屋强。

    其次则是刚刚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电话。

    嘉靖忽然想起来什么,立即拿来手机翻看通话记录,顿时感到背脊阵阵凉,眉头都快皱成一疙瘩,嘉靖露出一脸的难以置信,“没有记录?”

    “怎么可能,刚刚才挂的电话啊。”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伸手去摸灯管的开关。

    却好像摸到了什么毛茸茸又硬邦邦的东西,那东西突然出“嗤”的一声怪响。

    吓得嘉靖条件反射的缩回手来,还一跳三尺高,这不,一往后跳就碰到边上那一排展示柜了。

    听着身后一排展示柜被自己撞得“吱吱”作响,好像夜里的魔鬼在冲他嗜血的龇笑。

    嘉靖真是又怕又心疼,忍不住唾骂起来:“操,狗日的臭老鼠,还敢来,看老子还不灭了你!”

    嘉靖一想刚刚摸到的可能是前段时间一直钻他房间里头到处拉屎的臭老鼠,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伸手去摸手机,拼命按亮手电筒往那一照,结果台面上又空荡荡的只有他的一些生活工具,顾名思义,鼻毛修剪器,剃须刀一类的东西。

    臭老鼠死哪去了?

    靠,这只死老鼠,跑得还挺快,再让老子逮到,还弄不死你!

    嘉靖骂骂咧咧的拿手机照亮,去了趟洗手间,手机夹在脖子跟肩膀之间,又押几撮沐浴露用力的反复搓洗双手,顺便照个镜子,“哇啊!”

    手机差点就被嘉靖甩到窗户外,他这会儿可吓得汗毛直竖,手机都顾不上捡就惊慌失措地爬出厕所,一头钻进房间反带上门,紧跟着拼命去按那灯管开关。

    “唰——”

    灯亮了。

    等好几分钟,十几分钟。

    嘉靖屏住呼吸的听,外头好像没了动静。

    他这才小心翼翼的开一点门。

    卧室的光照透过门缝,射进近在一米之外的厕所里头,可里面却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装满臭死水的胶桶,跟那个险些掉进茅坑里的xp1ay5。

    靠,什么鬼,居然敢来吓唬我。

    操。

    嘉靖又骂骂咧咧的走回厕所,捡起手机,用纸巾擦干,又喷了几层酒精,再喷屏幕清洁剂,用抹布反反复复的把它全身再擦几遍。

    想到刚才镜子里,自己身后竟然飘着一个长遮住整个脸的人头,真是吓死个人。

    还好,看这样子应该只是幻觉而已。

    可能是刚才摸到那只该死的臭老鼠,让老子心里一时半会有了阴影,恐惧作祟才产生的幻觉。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嘉靖回到房间以后就再不敢关灯了。

    他把卧室检查一遍,看那臭老鼠有没藏在房间里,觉得老鼠应该已经溜了出去后,他就关上了卧室的门。

    躺在床上,蒙上棉被,闭上双眼,可就是怎么都睡不着觉,经过刚才一折腾,现在嘉靖的脑子精神得很。

    拿过手机,来刷个微博看个新闻什么的。

    “开大道惊现无头女尸,经警方确认,死者生前供职于宅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平面模特,事前曾在附近烂仔头酒吧喝酒,由于死亡现场无监控,无疑大大增加了警方的办案难度……”

    嘉靖头皮有些麻,他顺着手机屏幕往下找,他想看看她的头像图片,就算被打马赛克,也想知道她的死亡时间。

    哎,在这。

    嘉靖聚精会神的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经法医初步判断,受害者死亡时间为”——凌晨3点左右!

    “我都在这等一个小时了……”

    那句喑哑像含血吐出的话,像针刺一样,一下一下扎在嘉靖的心上,让他呼吸变得急促,心跳杂乱如麻。

    嘉靖使劲的揉搓双眼,再盯一次手机屏幕,真不敢相信这样诡异的事情竟会生在他的身上。

    嘉靖纳闷的笑了笑,摸摸床边放着的玉佛,默默念:兄弟,阿弥陀佛。

    他瞥了瞥床边那上百个美女手办,然后翻了个身。

    一阵阴风抚过嘉靖脖子,也把床头柜上一片碎纸条吹了下地。

    嘉靖顿时感到头皮要炸——这屋子明明已经关了窗锁了门。

    那又是——哪来的风?

    他脑袋缩在棉被里,又伸手去把床边的玉佛摸进来,套在脖子上,然后警惕一圈房间,再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往床边挪,提心吊胆的,好像生怕触碰到什么一样。

    他仔细看着那张碎纸条,上面是“开大道”四个字,字迹潦草,像鬼画符一样。

    那么丑的字,明显是他写的。

    可这……

    这是叫我过去开大道?

    嘉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呵呵,开玩笑,骗人的吧,怎么可能真的有鬼,这纸条一定是刚才被我不小心弄下来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还是心有余悸。

    他摸着胸前玉佛,苦闷的叹一口气:“大过年的,这鬼怎么就缠上了我,那场连续作的怪梦也是它在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