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7·纠缠
    可嘉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因为这梦是年前最后一天开始作的。

    而这死人的新闻,是开了年的。

    说到过年,嘉靖老家那山旮旯的节目多了去——游神、舞狮、舞龙、鞭炮、烟花、各种晚会各种宴席,热闹非凡。

    可不像他在gz这样,每年春节都是人去楼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嘉靖没有回去老家过年,不是没钱不敢回,而是实在不想回,那支离破碎的家族,见利忘义的亲人,他压根就不想再见到。

    他慢慢的掀开棉被,爬起身来,弯腰去捡那纸条,拿在手心,翻转着,仔细的端详。

    突然脑子一胀热,吓得手一甩,又把它扔回地上——那纸条的边缘处隐隐可见一排牙齿印。

    想到这纸条是刚刚那死人头从他账本里咬下来的,嘉靖就感到胃液翻腾,差点没把宵夜给呕出来。

    嘉靖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又茫茫然的缩回到棉被里。

    瞅瞅床头柜,上面原来厚厚一层灰尘上,赫然留下千丝万缕的浅壑——那是长压过的痕迹……

    一连串的惊吓过后,嘉靖开始不那么害怕了。

    种种迹象表明,他确实是碰上了脏东西。

    屋里密不透风,棉被盖久了,身体都被汗水搞得黏糊糊的。

    嘉靖忍受不了这热火朝天的大冬天,就掀开一半棉被。

    擦擦额头冒出的汗,冷静下来就开始沉思:“开大道”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这鬼是告诉他凶手就在开大道,还是叫他立马赶去开大道,或者其他的什么……

    嘉靖就这么往死里想,想了一宿都没头绪,天倒是亮起来了。

    还是先洗把脸吧,没准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幻觉。

    这脸洗到一半,嘉靖照着镜子,眉头又不自然的皱了起来,他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看到自己的肩膀上面,居然有着红色的点!

    嘉靖颤抖着右手,摸摸左边肩膀上那红色的几个点,揩下来,拿到眼前看,又凑到鼻尖下嗅一嗅,再拿回到眼前仔细瞧。

    嘉靖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还真是血,是那死人头的吧。”嘉靖扭头望向厕所外的走廊:“该不会真跑我家来了?”

    还是说,我在梦里杀人的时候,现实里也梦游跑到外边杀了人?

    想到这个可能性,嘉靖就有点坐立不安。

    不管怎么说,这血都不能够让条子现,得赶紧洗掉……

    嘉靖三两下脱了短袖,扔在水桶,倒一大堆的洗衣粉。再挤一手沐浴露抹在肩膀胳膊上,侧下身子用水冲洗。

    天微微亮,他就开车到望岗地铁站待客了,一切都是那般的自然而然,他不能让任何人现自己跟这命案有关联,即便自己把出租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找着那人头,但鬼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在真相大白之前,小心驶得万年船。

    就算自己真的不是杀人凶手,可这年头因为冤案被枪毙的可怜虫难道还少?

    这时也才早晨6点多,开始上班坐地铁的人并不多,一般要到下班高峰期,别人坐地铁回来这边了,打车的人才会多,但也不排除别人嫌他面包车是黑车不肯坐的情况,这样一天下来,能赚个三四十块已经相当不错。

    如日中天,早餐都没吃,转眼便到晌午,今年的冬天一点不冷,只比夏天凉爽一点点,要是关了车窗,身上还得冒汗。

    唉,这个上午又是零收入,早饭就省了吧。

    心想着,肚子却开始难受得“咕咕”叫。

    还是啃个包子吧,包子两块钱一个,总比十块钱一顿的快餐划算。

    嘉靖买了包子,返回途中,却惊愕的看到他那后排坐上,正坐着一个红衣服的女人,那女人的脑袋被车内的黑暗遮着,看不到容貌。

    远看过去就好像——没有头颅一样。

    嘉靖两腿微有些软,还好在他愣的时候没把包子掉地上,否则这一天的饭碗就没了。

    嘉靖前后为难的杵在原地,也不知道那穿红衣服的是人是鬼,反正嘉靖现在是连车都不敢回了。

    偶尔会有几个路人走到车前瞅一瞅,转几圈又走。

    估计是想搭个车,可没见着司机,只能移步找别个。

    他们好像都没看到车子里那穿红衣服的女人。

    嘉靖紧闭上眼,使劲揉搓好几下眼皮袋子,又睁开来。

    不见了,那家伙又消失了!

    居然害我白白流失那么多乘客……

    嘉靖心里有了气,也就没那么恐惧,开始闷闷不乐的走回去,随手抓出一包子就往嘴里送。

    嘉靖一脸严肃的趴在车窗上,瞅瞅后排,瞧瞧更后排,可这车里空空如也,人影都没一个。

    嘉靖扭头看看四周,也没见那红衣服女乘客的影子。

    嘉靖也是牛脾气,这鬼没找着,乘客走了再没来,他就很不爽的哼笑一声,暗骂:傻逼女鬼,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凉快去!

    刚在心里骂完,就听最后排突然出“嗤”的一声轻响。

    这声响一下又把嘉靖的心给提到了嗓子眼,他愣愣的瞪着最后排,那里没人坐,空着,但下面座垫的位置被前一排的靠垫遮着,得挺直身板凑过脸去,或者绕过这前一排的座位才能看完全。

    这轻响听着可熟悉,让嘉靖联想到昨夜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人头。

    他没敢再去检查,咽了咽唾沫,也不转身,就这么蹑手蹑脚的往后退,一直退到车门外。

    虚脱一样的靠在人行道上栏杆边,也再不回车了。

    看到有人来瞅就直接搭讪问对方想坐去哪。

    这一天下来快到头,天色渐暗他也拉不到客,终究还得回去车里面。

    可里边有那脏东西,一个人他又不太敢开。

    嘉靖只好在平台上再挂一个顺风车的服务。

    这不,很快就有两个订单过来了。

    这两个订单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天的饭钱总算有了着落。

    回家的路上,嘉靖总是时不时的看看倒后镜,因为那个红衣服的女鬼又肆出现在最后排,不出意料的是——那脖子以上的位置是个截面,可以看到血淋淋的喉咙管道,却不见头颅。

    看得嘉靖胆战心惊的,看两眼后就再不敢看了。

    惴惴不安的一直把车开回到停车场才给那不停喊下车的乘客开门。

    那俩乘客下车时还一个劲的大声嚷嚷要给嘉靖上差评。

    嘉靖无所谓的笑了笑:差评就差评,反正差评又不能要了我的命。

    瞅两眼那孤零零的面包车,到保安亭拿了停车卡。

    道别了闹鬼的面包车,又得回去那闹鬼的出租屋了,这下嘉靖又犯起难来。

    从停车场出来,还得步行一公里路,走路的时候还很犹豫,可不回家又能去干嘛,我总不能睡大街吧。

    偌大的城市,四分五裂的家族,举目无亲。

    只好轻握胸前玉佛,念一句“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