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8·神经病
    空寂的街,一排大门紧闭的沿街商铺,偶有湿冷的轻风吹过,也让嘉靖禁不住抖。

    5层民宅,只有他一户人家。

    其余的,都回各自老家过年了。

    客户还欠他一万三不知何时归还,姑妈那边催他一万块催了三年又紧得很。

    花呗欠的钱他打算再从借呗贷款来偿还,可姑妈欠的钱呢?

    瞧她每次碰到自己那厌恶的小眼神,巴不得要杀了自己似的。

    网络世界的土豪级玩家,同学眼中的富家子弟,妻妾成群。

    嘉靖自嘲的笑了笑,回头瞧瞧那两个越走越远的乘客背影,跟他一样的单薄苦涩。

    都是过年不回家的可怜虫,独在异乡为异客。

    旁边有只花猫从门窗店的废铁栏里钻出来,尾随嘉靖走过一段十来米路,又窜进了小卷子。

    那一刻,嘉靖好像听到那只头也不回的花猫甩下一句“帮帮她吧”。

    他怔怔的看着那猫的背影,它却跳上一处围墙,消失了。

    嘉靖苦笑一声,“猫怎么可能会说人话,昨晚这幻觉一来,搞得现在幻听都有了。”

    拿电子钥匙嘀一下电子锁,开门上楼,没去买菜,就算市没关门,他也没钱去买。

    就这么回到屋里头。

    推门锁门,呢喃细语:“冤有头债有主,少烦我了,我一穷逼能干什么?”

    是啊,我一穷逼能干什么?

    高中三年每个月生活费2oo块,算计着刚够温饱,却拿15o块给初恋吃喝玩乐,自己留5o块天天啃馒头,连温饱都成了问题。

    最后还是初恋好,跟个胖子勾肩搭背,一句“我现在很现实了,还以为你们家在gz也每人一套大房子,没想到却是个穷逼,压根配不上我”,这样一句不近人情的婊子台词,却可笑的给了嘉靖一个解脱,痛痛快快,替他日夜煎熬的三年长跑划下终点。

    一回想起那些往事来,嘉靖就恼得攥起了拳头,初恋毁了他的学业,间接断送他的前途,就给他的心理阴影,是一辈子的。

    比年前那个几次改口礼金,最后索到1o万天价的打工妹更可恶。

    即便自己重情重义,曾经为了娶那打工妹,不惜冷拒一个家庭条件很不错的官二代白富美。

    明明可以少奋斗许多年,他却傻傻的推掉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嘉靖放好手机钱包就去洗了个脸,没见那女鬼出来,嘉靖倒数落得更起劲,“这样吓人很过瘾是吧,以为我还是几年前那傻逼,一定会倾囊相助?”

    嘉靖自言自语,然后神经质般对着镜子笑,又凶巴巴的对着镜子叫嚣:“告诉你,没个十来万给,别想我会帮你这个忙。”

    “喵——”

    一声呜咽吓得嘉靖两腿往右咯噔一跳,惊诧的瞪着客厅跑步机上那只花猫,愣了一会,随后就纳闷的问:“你怎么进来的?”

    那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嘉靖哭笑不得的挂好毛巾,走出厕所,对着跑步机蹲下,也跟那猫对视,撇了撇嘴,“肚子饿了?哈哈,可我这家里只有白粥,没有菜也没有肉啊。”

    “你就帮帮她吧。”那猫嘴一张一合的,真就破天荒的说出一句人话来!

    嘉靖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你……”

    “我是谁对你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忘了你是谁。”

    嘉靖使劲的揉搓双眼,一看,那猫还在。

    他又转身回厕所洗了把脸,再看,那猫真在。

    “我是谁?刘付嘉靖,面包车司机。”

    那猫起身离开,它跳到客厅的窗框上,侧过猫脸瞄着嘉靖,“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被世俗牵绊了你。”

    落下这么句莫名其妙的话后,那猫就纵身一跃,从这5楼高处跳出去!

    嘉靖心头一惊,赶忙跑过去探出脑袋往下看——没见它的尸体,那就是说它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不但没死还跑了?

    擦,这也太夸张了吧。

    嘉靖一边摇头一边回屋,“太不现实了,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摔不死还能跑,怎么可能,现在这幻觉真是越来越真实了,我该不会要疯了吧?”

    “帮帮她吧。”

    脑海中回想那猫留下的话,嘉靖挠挠头,又哼哼一笑,一个人住太久,真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嘉靖回到旁边的卧室,重新拾起地上那张碎纸条,上面一排牙印有些小巧,符合女性牙齿的特征。

    “开大道。”嘉靖低声念叨着,又环顾这狭窄的出租屋,没再看到女鬼出没。

    正要把纸条放回床头柜上,余光扫过衣柜旁的一个塑料盒子,盒身透明,可以看到里边放着年前他家人替他在算命先生那求的,跟打工妹的护身符。

    上面是祈愿他跟打工妹风雨无阻,白头偕老之类的符咒。

    嘉靖轻蔑的笑了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很奇妙,也许那花猫的一席话并非毫无帮助,至少帮他放下了。

    拿上停车卡,车钥匙,钱包,3部手机,嘉靖随手抓来几包饼干,就出了门。

    几秒钟后又折回来,拿上口罩,披风,一把小巧玲珑的凤凰短剑。

    嘉靖看着倒后镜,依然没见那女鬼的身影,但他还是把话撂这了,“暂且帮你这个忙吧,但我这几天夜里都在家里睡着觉,真不是我害的你,下单找不着在线的司机就说是我个挂机狗害的,这叫冤枉好人,不对,是推卸责任,懂了没?”

    嘉靖一番数落,身后却没有动静,他都自讨无趣的斜起嘴角。

    到了开大道,嘉靖去附近的五金店买了蜡

    烛跟火机,根据新闻提及的位置找到案现场。

    瞧这警戒线围着一圈,路边还用粉笔画了个人形,她的死亡地点应该就这了。

    既然女鬼不再现身,那就通过别的什么方法来找线索吧。

    嘉靖走到人形前,点燃一根蜡烛。

    用手挡着风,问:“现在我点这根蜡烛,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只回答是或不是,是就吹熄,不是就甭管。”

    两手一合,“好,现在开始提问。1,凶手是不是操着东北口音?”

    蜡烛没反应,嘉靖承认他现在还对之前那害自己白白丢掉几千块的东北佬怀恨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