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9·别坑我
    “嗯,2,凶手是不是本地人?”

    嘉靖想缩小一圈侦查范围,又低头瞄这蜡烛,火苗还是燃得旺。

    嘉靖不免有些失望,提问的语气都开始变得没劲,“3,你的脑袋是不是被凶手拿走了?”

    “噗!”

    突然刮来的一阵强风,严寒刺骨,直把那蜡烛刮倒在地,火光也被灰尘扑灭。

    这变故吓了嘉靖一跳,他四处张望着观察,一边说:“妹子别生气别生气,待会还有问题要……”

    那边有几个条子服装的人正气势汹汹的跑过来,嘉靖话没说完就大叫不好,一手抓起地上的火机跟蜡烛就惊慌失措的钻出警戒线。

    “站住,别跑!”

    听到身后那警告渐拉渐远,前面又是工业区的卷子口,嘉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些,却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枪响!

    吓得嘉靖七魂都丢了六魄。

    他只好立马刹停,乖乖杵在那里,听着身后条子杂乱无章的脚步声,随他心脏咯噔狂跳。

    嘉靖瞅见前边一厂门口走出来一群杀马特打工仔,忙冲他们挥手叫嚷:“喂,兄弟,你们来得正好,就是这班条子,快,操上家伙!”

    “什么?!!”那群杀马特一脸懵逼的看着嘉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远处的几个条子拿枪指着命令“不许动!”

    嘉靖抓住时机不要命的撒腿狂奔,不出两秒,身后又传几阵枪响震耳欲聋,像新年人家放鞭炮一样,仿佛还能听到子弹从他边上“嗖嗖”疾驰飞过。

    “快点,快点,往这边,你们两个去那边,堵死这条卷,千万别让他跑了!”

    嘉靖趴在3楼楼顶,偷瞄下边小卷五个条子正兵分两路拼命的找。

    他就勾起嘴角偷偷缩回头来,瘫坐在地,背靠着护墙,“呼呼”的喘着气。

    嘉靖童年在老家可没少跟兄弟比拼这种爬墙技巧,顾名思义,聪慧过人的刘付嘉靖能够在相隔一米左右的两堵墙间,在2o秒内爬到3、4楼,是小伙伴里度最快的。

    摘下口罩的时候,还忍不住笑:“gz灰霾这么大,戴个口罩出个门都能被你们当成替死鬼,要换作普通人,这会肯定已经屈打成招了,还好老子跑得快。”

    休息够了,嘉靖再瞅下边那几个条子还在挨卷挨卷的找,他就戴回口罩,再使劲一跳脚,立即窜到另外一处楼顶上。

    学生时代作业太少,嘉靖无师自通的跑酷技巧,这回总算得以挥。

    等他一直窜到一家工厂的屋顶时,才终于摘下口罩,反穿披风,悠然自得走楼梯。

    现在是吃饭时间,就算没有穿工服,被这些车间主管什么的看到也不好说他什么。

    只是被他们多瞪两眼而已,身上又不会少几块肉。

    找替罪羔羊的门路肯定是越低调越保险,所以嘉靖这次脱身也不怕会被条子追查,而是大摇大摆的绕个半圈,多走几公里绕回他的宏光小面包。

    只能说千错万错,听那不知是真是幻的野猫相劝,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查什么命案本来就是他的错。

    事到如今也只能在心里一顿骂:哪来的野猫,合着那女鬼一块来算计?

    面包车开过一个小区门口的时候,余光瞥见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正鞠躬请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进去大门。

    两人都是行色匆匆,瞧那德行,好像招惹到什么不得了的脏东西。

    这年头,还有人信这个?

    嘉靖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开出一段路,看后视镜里那两人背影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个人。

    是啊,这俩家伙长得还挺像。

    要不跟过去瞧瞧?

    嘉靖靠边停车后,又自卑的想,他一面包车司机,就算走到小区大门口,那门卫也不见得让他进。

    到那时得多丢人,唉,还是算了吧。

    正要点火,就听旁边传来一句猫语:“那道士全身上下没点正气,看背影倒是挺邪乎,你不跟过去瞧瞧?”

    这猫语神出鬼没,但嘉靖已有些习惯下来,它音线有些尖锐,但听起来却莫名的悦耳。

    所以嘉靖并没多少惊讶的表情流露,他左手托腮,一脸嫌弃的瞅着副驾驶座上那花猫,“刚就是听了你的,害我差点被条子乱枪打死,现在看我死里逃生,你又想挖坑给我跳是不?”

    这花猫一本正经的摇摇头,“我一开始就没叫你到那里烧蜡烛,而是现在劝你跟踪他。”

    片刻,它又接着说:“当然,我可不能指挥你,不然就坏了规矩,听不听劝也全在你。”

    瞧那若无其事说大话的德行,要不是看它是只母猫,嘉靖真巴不得捏它蛋蛋赶它下车。

    嘉靖轻蔑的一笑,点火启动,语调都变得争锋相对:“你是那女鬼的宠物吧,我帮你们这一次又有什么好处?”

    它一动不动的瞄着嘉靖,像一尊雕塑,良久,才忽然迸出让人忍俊不禁的三个字:“积阴德。”

    “哈哈哈。”嘉靖无所谓的挂档走人,还一边骂:“傻逼,那女人跟我毛线关系没有,要帮你就自个儿帮去,反正你也只是一只猫,没人能给你判刑,老子干涉条子的命案可是妨碍公务,要拘留的!”

    嘉靖推开右门,对这同样一脸恼怒的花猫做一个“请”的手势。

    “噢?那个孤身夜闯乱葬岗,又与死人共枕的刘付嘉靖在人间混的不好,碰着这么点俗事就认怂了?”

    嘉靖愣了愣,手势都突然静止在半空,与这花猫沉默着对视,它那英锐的目光似乎对嘉靖望眼欲穿,让嘉靖不寒而栗,只能坐回来驾驶位,“前面有个调头位。”

    一人一猫进去小区的时候,那门卫满脸的鄙视排斥:“喂,停,停,干什么的?”

    嘉靖客客气气的嬉笑着回复:“嗨,大哥,我送快递的,业主昨天说不在,叫我今天送过来。”

    旁边那花猫则是满脸孤高自傲的望向右边车窗。

    “手脚利索点,出半小时要收1o块钱的啊!”

    “噢,好的,好的,大哥谢谢你啊。”嘉靖点头哈腰着道谢。

    嘉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小心翼翼的停好车,“都没见他们了,鬼知道他几号楼几单元。”

    “8栋,9o2。”那来历不明的花猫居然还能准确无误的报上住址。

    “你是她家里养的宠物吧?连人住哪都那么清楚。”

    “不可说。”

    “哟,还会说佛语。”嘉靖刻薄地调侃它。

    它嗤笑一声,“这是猫的天赋,人类的身体学不来。”

    也不知它指的是不是佛法只有自然界的动物才懂,人类一辈子都甭想参透。

    反正嘉靖就没再追问。

    “我们就正面刚?”嘉靖一想起那虎背熊腰的大老爷们,还有个背着桃木剑的道士,他又打起了退堂鼓。

    花猫抬头瞅着嘉靖,“时间紧迫,难道你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嘉靖苦笑着摇头,一边拉伸双臂,揉搓拳头,“先说好了,魂魄到手就走人。”

    不过魂魄怎么带走我也没个谱,这猫应该会知道。

    “咚咚,咚咚咚……”敲门声。

    嘉靖轻咳两声,又装模作样的大嚷起来:“喂,开门开门,所里的,人口普查。”

    那花猫却偷偷躲到楼梯口。

    催促好几十秒,这门才终于从里边打开。

    这么近的距离,嘉靖才终于看清——这小样不就是前段时间害老子白白丢掉几千块的东北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