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16·脱胎换骨
    可惜啊,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奇怪的,连续着的梦,时间的运转又跟现实的世界搭不上规律。

    梦醒那天,我依旧只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穷光蛋,未婚妻跟人睡了,我都无能为力,只能在这极度逼真的梦里泄痛苦……

    望着数百米外白花花的一大片人山人海,那是附魔学院身穿清一色星纹白袍的学员们,有男有女,似乎在对嘉靖议论纷纷。

    嘉靖一头红竟然无风自动,通红的眼眶,似要溢出血来,“我要把他们全杀了。”

    那异常可怕的杀伐气息,吓得李嫣儿几位姑娘都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不敢靠近。

    “辰夕哥哥真的好像变了……”始洛瑶小声的说。

    香鳞微簇着眉,也觉得始洛瑶说得确实是那么一回事。

    “噗!”

    闷响过后,江枫后背突然伸展过来一只巨爪,当即就将嘉靖身体紧紧的束缚到半空,林咏儿的纤体也因此跌落在地。

    李嫣儿三个小姑娘没反应过来,倒是尤娜慌忙赶来,边以紫色毒蛇威胁至江枫鼻尖当前,她大骂道:“臭老头,敢伤辰夕一根汗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枫抬眼淡扫尤娜所纵毒蛇,“姑娘见笑,老夫只是替他压制内心的杀伐意识,避免打草惊蛇而已,这家伙要是再胡来,惊动了刑天,谁都跑不了。”

    尤娜抬头看看嘉靖,觉得江枫说的有道理,毕竟刚才他们俩人切磋时,辰夕就因控制不住,下手太重,最后将整个半路形成的洞窟都给掀了顶。

    不,他也不是御辰夕,我都听到了,在你们真正开始切磋之前,我就已经全部知道了。

    御辰夕,虽然不知你去了何方,但你一天披着这副皮囊,我就一天需要保护你,这是女王陛下交予我的使命。

    看着嘉靖眼眶边上胀红的血丝慢慢退散,尤娜才慢慢收回毒蛇,“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心事,不过还是尽早振作起来吧,别忘了,你可是阎魔的王啊。”

    望着嘉靖只是敷衍一样的“嗯”一声,尤娜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却也只能转身走,她扭头望向李嫣儿三人,最后目光定格在始洛瑶的身上,半晌,才弯腰行礼,“公主殿下也跟在下一起走吧。”

    “我不回去,我已经加入阎魔一族,不再是你的族人,也不是你的公主。”始洛瑶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倒让尤娜吃惊不少,要知道,以前的始洛瑶只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内向女孩。

    不过尤娜有命在身,岂会就此作罢,“女王有令,任何人一旦见到公主殿下,就是押也要将您押回去,公主殿下,失礼了。”尤娜话一说完就快逼去,一心要把始洛瑶带走。

    李嫣儿跟香鳞出手相拦,却立马就被尤娜浑身散出来的强悍灵压震得头晕,一时之间失了神。

    也是这时,始洛瑶双手已被尤娜紧紧缚住,她只能不停挣扎着哭求,“不,我不回去,你放开我。”

    看她泪眼盈眶,嘉靖却只是麻木的笑着,看着前边几个姑娘在拉扯,感到烦人,又疲惫。

    忘了自己已经几天没合眼,睁眼就在现实世界,闭眼又是这个梦,眼皮沉甸甸的如同注铅,可嘉靖却怎也睡不着。

    看着执拗不过的始洛瑶任性的躺在瓦砾上,死死抓住任何可以被她抓住的石块砖瓦,手被割出了血也全然不顾。

    嘉靖便哼笑一声,像头冷血的动物,“江枫,你放我下来。”,

    等江枫遵令松了手,嘉靖便俯身抱起林咏儿,对尤娜说:“你就让她留在我身边吧,你刚也听说了,她已经加入我的麾下,是我的人。”

    “可是……”尤娜柳眉微蹙,不很情愿,可当她回头目光触及嘉靖那双猩红色的瞳孔时候,又奇怪的不敢反抗,她俏脸浮上一抹红晕,“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公主殿下呀。”

    尤娜撒了手,隐有失落的转身游走,背影孤零零的就像现实世界那嘉靖。

    嘉靖苦涩的笑说:“你也不用回去,雷兽跑了,没抓着,但它还没死,我们还可以再去抓,你也继续留在我身边。”

    以前那个吊儿郎当又很好色的御辰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雷厉风行?

    几位姑娘都是如坠雾里,都以为辰夕是因为肩上的负担太重,几个月不见,灵力境界飞成长的同时,那原本幼稚的心也变得成熟了。

    不过这种状态的“御辰夕”,才恰恰就是江枫最满意的。

    也不知为何,江枫突然萌生一种非常强烈的预感:阎魔的王位,唯此人方可驾驭。

    “江枫,你那纳戒里头还有药不,拿点出来替始洛瑶敷一敷吧。”辰夕从始洛瑶的身边经过,去向那人多密集的废墟区域,“雷兽往哪个方向跑的。”

    “孔雀河,恐怕又是血殿的某个分部。”江枫边回话边从纳戒找药材,末了,又给嘉靖提醒一句:“血殿今非昔比,数千年的厚积待,这次又有雷兽在手,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现在的实力堪与神族比拟。”

    “那我们阎魔一族算什么?”嘉靖头也不回,迎视那一堆穿白色星袍的学员目光。

    江枫沉默,不语。

    嘉靖冷笑又问:“长老怎么不回答?”

    “恕老夫直言,我们阎魔也今非昔比,在外人眼中如同丧家之犬。”江枫卑微的低垂下头,神色黯淡。

    嘉靖这才转头望向尤娜,“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尤娜只感阵阵心痛:辰夕竟拿我当外人……

    俏丽脸蛋却是平静如水,她摇摇头:“我不那么认为。”

    “嗯,那我们就不是丧家之犬,总有一天,这世界都得听命于我阎魔一族!”嘉靖眼神迸射无尽凶残,紧紧攥起了拳头。

    诸位姑娘此刻神色皆是大同小异,为辰夕年间天翻地覆般的巨大变化深感惊诧。

    江枫却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嘉靖迈开步子,朝前方围观的人群走过去,嘴角挂上邪魅的笑。

    这边的学员们原本受院长大人的命,要参与神族对阎魔余党及血族的搜捕工作,但现在阎魔余党御辰夕就那样光明正大的站在前边,还一步一步往这边来,大家就都慌了神。

    面面相觑,数百名学员,皆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竟无一人胆敢逗留原地!

    在场的女学员,曾在背后拿御辰夕开玩笑“小心你男朋友以后变得像御辰夕那么废”的她们,此刻更是感觉脸蛋肿得烫似的,无地自容。

    那陈家的几个幸存者,原打算要对辰夕赶尽杀绝,这时满脑子只剩潜逃的想法。

    “江枫,你替我驮着她。”嘉靖忽然把咏儿交到江枫手上。

    然后“铛”的一声,把背后阎魔刀扛到肩膀上,“我听说燕三娘的尸体就在银目梓杰的手上,谁替我将他揪出来,我饶他不死。”

    燕三娘这事,也是在刺客公会大本营开会时,安晓倩私底下偷偷跟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