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17·银目梓杰
    听见这话,那人群开始略有些鼎沸,大家都不敢大声议论,只是胆战心惊的窃窃私语。

    人群中,一名同样身穿白袍的银老者,额头开始渗出豆大的汗滴,浑身皆是不寒而栗。

    他开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一点灵力都不敢运转起来,生怕自己的灵力一旦运转,灵压立马就被那边的御辰夕给察觉到。

    那红的少年啊,在他刚刚入读附魔学院时,只是一只不足挂齿的小蚂蚱,梓杰碍于三娘的情面才接纳他到校长室来坐上一会,随随便便给他安排一间上乘的宿舍就打走。

    这上乘的宿舍在学员里边堪称稀世珍宝,多少家长日盼夜盼都想自己的孩子能够在那住上一晚,泡泡里头配套的珍贵药材聚灵液,以较之普通学员成几何倍的效进行修炼。

    可年前的御辰夕却穷高傲,压根不在乎那点名贵药材。

    时至今日,在这短短一年的功夫里头,他的实力竟已完完全全凌驾自己之上!

    看着杀神一般的御辰夕步步逼近。

    这里的学员退后的阵脚不由得慌乱起来。

    一面是臭名昭著的阎魔后裔御辰夕,一面是闻名大6的附魔学院正院长银目梓杰,得罪哪边都不好过。

    可现在附魔学院经历一场激战,已被夷为废墟,神族与血族的战事,其他从附魔学院毕业出去的学子更是不敢贸然插手,大家都持观望态度,不敢前来援建,也不敢表明立场。

    今日形势早就不同往日,眼下若是惹毛了御辰夕,大家必只一死。

    终究还是御辰夕的腾腾煞气占据上风,“他在这儿!”人群里终于传出一声告密。

    那声音传出的地方,众人开始惊慌失措的往四处作鸟兽散,最后腾出中间那个着银袍的梓杰。

    御辰夕这副身体挺好用,起码没有近视眼。

    嘉靖隔得远远的,就瞧着梓杰那银白色的瞳孔,嘴角露出嗜血的笑:这家伙就是附魔学院的校长了吧。

    嘉靖冲他扬扬眉,“三娘呢?”

    “什,什么三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梓杰想做最后的摆脱。

    嘉靖忍不住哼哼的笑起来,笑得激动,肩膀都开始剧烈抖,紧接着目露凶光,身形一闪,眨眼欺至梓杰跟前,同时一手掐住梓杰脖子,将他举至半空,脸目尽显狂妄,嘴角抹上狰狞,“你是想被我掐到窒息而死,还是被我掐断脖子而死?”

    嘉靖抡起手中这沉甸甸的阎魔刀,“又或被我拦腰截断?”

    梓杰两只手吃力的掰都掰不开嘉靖一只单手,他急得立马运转起灵力:这混账小子,横竖都是死,我跟你拼了!!!

    这边尤娜倒是多问江枫一句,“刚才要杀小喽啰你管了,现在要杀一个三阶灵聚,你却放着不管?”

    “罢了,三娘是辰夕养母,养育之恩重于泰山,舍命相报不为过,且看看三阶灵聚在他手里能过几个回合。”江枫的目的还是试探嘉靖的真实能耐,对于江枫而言:刘付嘉靖一个虚实不明的天外来客,还是谨慎为妙。

    所以不惜阎魔一族得罪这整座大6的附魔师,也要一探嘉靖的底细。

    反正凡是当上附魔师的人,都想图个荣华富贵,全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嘉靖用着辰夕身体真的杀了银目梓杰,也是重振阎魔昔日威风。

    杀鸡儆猴,顺便灭灭那些想靠追杀阎魔余党去邀功领赏的势力士气。

    正想着,那梓杰便突然从袖袍处伸出来一把半米短剑,剑柄采用上等乌木嵌红玉,剑穗也是冰丝配枣木,枣木浮雕瑞兽脸。剑刃则是八面精钢淬火,红艳得就像沐浴过血海一般。

    在此时刻,周围那围观者皆是忍不住的惊呼出声,他们不知嘉靖这把大刀的来头,却都知道梓杰拿一把名剑——大名鼎鼎的“红魔”,附魔武器排行榜第九,以血蟒魔核嵌入剑柄,再经附魔而成,威力较之普通刀剑大增百倍不止!

    这就是举世无双的高级附魔师银目梓杰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轻易示人,一旦示人,必见血光!

    这边的嫣儿等人也是暗叫不好,冷不防替辰夕捏一把汗。

    那梓杰名剑在手,先聚集灵力来个三寸冰封,霎那间就把嘉靖冰封原地,然后郑重其事的举手一挥,手起剑落。

    挥剑之间,“红魔”竟出“呜咽”尖啸,在半空划出一片艳红血幕。

    “哧啦”的一声轻响,梓杰露出得意的笑。

    瞧着辰夕那脑袋上的冰块紧接着裂开十几条缝,那梓杰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原来传说中的阎魔后裔也不过如此,这堂课正是告诉大家,只有附魔武器才能……”

    “砰!”

    一声脆响,嘉靖全身冰块一并碎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抓住梓杰手中“血魔”,然后再一劲,这“血魔”红刃便“咔嚓”一声从中截断。

    “哼哼哼哈哈哈……”嘉靖忍不住出癫狂的笑,冲梓杰睁大着一双猩红的眸,“院长大人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

    梓杰惊吓得大张着嘴,浑身战栗,大半天过去了,才害怕的咽了咽唾沫,讷讷的摇摇头,小声说:“没,没了……”

    “嗯,这才像条狗样,那,三娘呢?”

    “我,我不知……”

    嘉靖瞳中凶光迸现,手一劲,往下一沉,当下就把梓杰狠狠的压制在地,居高临下的可怖眼神,似要将那银目梓杰碎尸万段一般的狠辣,“最后问你一次,你交,还是不交。”

    梓杰全身已经颤抖得不行,这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前一秒还被学员当作最坚实的后台,后一秒就狼狈得如同辰夕手中一只蚂蚱,他也不知这御辰夕怎么几个月不见,就变得如此凶残,额头渗满了冰冷的汗滴,事到如今,即使藏了周身的招数,也再不敢使,“她,她,可能就在这废墟底下……”

    嘉靖又是一阵莫名的心痛,但他并不显露于色,只是微微一震,便左手高举阎魔刀,阎魔刀似是懂他心思,“铛”的几声转换形态,刀鞘上的几个模块自动凹陷合并重合,愣是在转眼间演变成为刀刃形态,刀尖几乎就要刺进梓杰那只银白色的眼球中,仅有一毫之隔!

    “我现在就要见到她的人。”嘉靖笑着说。

    “可,这,这……”梓杰感到极其为难。

    “那三娘的尸体早就被他侮辱无数次,如今已被填埋在这坍塌的学院底下,半个月前经历一场大战,哪知她还是否完好,可能早就粉身碎骨了。”在此之际,学员的人群当中忽然传来一声银铃般的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