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18·镜音
    嘉靖抬眼看来者,肤色粉嫩粉嫩的白里透红,她着绫罗绸缎织纱衣,玛瑙耳坠配银钗,容貌打扮像个3o上下的少妇,身材更是凹凸有致。

    白皙玉指捻一根古韵琉璃瓷烟杆,慵懒惬意吸一口,吐出一团散出悠悠芳香的轻烟,使人情迷意乱。

    学员们都自觉让道,让那女子走过来。

    嘉靖注意到她并没穿星纹的袍服,应该不是附魔学院的学生。

    “你又是什么人?”嘉靖煞气不减,质问她话也是盛气凌人。

    “莲塘城鸾仪卫镜音。”那姑娘暧昧的笑而不语,倒是后边的江枫接答了,那江枫还问:“妖魔自古不两立,你来这里做什么?”

    “哟,阎魔后裔跟附魔学院正院长打上了,我过来看看还不行吗?”瞧她迈开妖娆十分的猫步,仅那步姿都已魅惑万千。

    她旁若无人般从嘉靖身旁走过,嘉靖目光跟着游走过去时,突然暗叫一声不好!

    右手一松梓杰脖颈,立马转身飞奔追去,这一转身还没追出十米远,地底下便突然伸出两双黑手,死死抓住嘉靖双腿,不管他费出多大的劲都徒劳得无法摆脱。

    “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试试!”嘉靖怒得瞪大双眼,刀锋一斜,攥紧了拳头,一头血红长似要冲冠。

    那镜音却是视若无睹的抱起林咏儿,然后回眸一笑:“呵呵,小魔王,我们后会有期。”

    嘉靖情急之下,立马就将手中大刀冲她狠掷过去,怎料在她与嘉靖之间突然就从地底钻出一面宽约半米,高两米的镜子!

    刀尖触碰到镜面时,竟好像刺破了空气一般,整个陷入进去。

    嘉靖心头大震时,那镜面立即钻出一点刀尖,转眼整把阎魔刀都从镜里飞出,直夺嘉靖胸口而来。

    这女人,居然可以改变我刀的攻击轨迹……

    嘉靖紧忙侧身急闪,在刀刃险险擦过自己胸前时,嘉靖同时伸去右手,用力抓住刀柄处,于半空划一圈抛物线,刀尖重指地下,“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在此时刻,又有一个长得像蜥蜴,却如战马般高大的生物从人群里冲出,一下撞翻数十个挡路的学员。

    那生物也是无所畏惧的经过嘉靖身边,嘉靖挥刀下刺时,它却可以轻松跳跃避开。

    那生物一路狂奔到了镜音身旁才终于停下,镜音把昏迷不醒的林咏儿放到它背上以后,再盈盈一跃,也侧坐上去,再吸一口轻烟,吐出时一边回眸咯声娇笑着说:“干嘛要对人家那么凶嘛,你又伤不了我。”

    那声娇笑气得嘉靖浑身上下都在抖。

    她扬起玉手在半空晃悠两下,“呵呵呵,小魔王,我们后会有期。”

    她往江枫一行人身边过去时,江枫他们竟都是无动于衷,嘉靖顿时火冒三丈,“江枫,快给我把她拦下!”

    那江枫看似不太情愿,可一对视嘉靖这一副怒容,他又别无选择,随即从后背伸去一对巨爪,要将镜音连同那坐骑一并抓住,可巨爪快要触及她时,又被地底突然冲出的一面镜子给阻挡,那巨爪从镜面反伸出来时,已经对折了一百八十度,相当于是凭空折断了江枫巨爪。

    江枫痛得浑身冒汗,忍不住的跪伏在地,呼呼的喘着气,紧紧咬住牙关,不让内伤的血涌出嘴来。

    嘉靖都被眼前那一幕惊得呆了。

    直到她骑着那奇怪生物优哉游哉的走远,消失在废墟的天际,嘉靖腿上抓着的的两只黑手才终于松开,随后慢慢沉入地底。

    嘉靖这时才现江枫他们的脚上同样也有那些黑手退却的踪影。

    汗毛直竖,他怎都想象不到,江枫长老看上去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面对那样一个怪女人的时候,竟然毫无动手之力。

    原来是想在这光怪6离的睡梦中泄一通,却不料反被个女人当着众人面来了个下马威,这叫他这阎魔王的脸以后往哪搁?

    决意好好照料的林咏儿被人抓走,自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活像个废物一般!

    嘉靖怒火攻心,回头瞧见那梓杰偷偷摸摸往人群爬,嘉靖立马暴冲过去,一刀下砍深入地底,就此断了他的后路,“挖地三尺,也将三娘给我交出来,我要她完好无损的。”嘉靖沉声说。

    梓杰这会儿瞅着这锐不可挡的魔刀,近在眼前,吓得魂都不知丢掉多少,全没了昔日那般贵为校长的官腔官威,他为难得吞吞吐吐,“这,御,魔王大人,这总得耗费很大功夫啊……”

    嘉靖左手又将梓杰袍服领口紧紧揪起,脑袋一偏,轻蔑笑说:“一个时辰,叫上你的学员一起挖,过后要是人没找着,你们就到黄泉路上相聚吧。”

    撒了手,也提了刀,就这么定定的起身站着,俯视着地上躺着再慢慢爬起身的梓杰,嘉靖居高临下的神情,不严自威。

    瞧着梓杰毕恭毕敬的照他的话去做,吩咐所有学员挖这废墟。

    嘉靖才转身往江枫那里去,俯身在江枫面前,质问他:“刚才你为什么不早点动手!”

    江枫苦笑着,咳嗽两声,鲜血终于抑制不住的喷出来。

    嘉靖连忙挪脚闪开,皱着眉头盯着江枫。

    看他疲惫的摇摇头,“没用的,老夫年数已高,老年迟暮,如今她的实力远在你我之上,就算我俩联手,也伤不到她。”

    “你们就眼睁睁看她把咏儿抓走?”嘉靖把在场几位姑娘通通责问个遍,除了尤娜不理不睬的双手抱胸,扭过脸去。

    其余姑娘都是沮丧的低下头,任凭嘉靖责备。

    江枫拖着他后背那耷拉在地的巨爪,吃力站起身,“依老夫看来,她既然没有杀掉我们中的任何人,咏儿应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嘉靖笑了笑,在他前边来回走动,满含怨气的调侃起江枫来,“你的意思是她不但不会杀掉咏儿,还会喂她吃饭,替她疗伤是吗?”

    “你怎么不说她是因为怕了我,所以不敢拿咏儿怎么样。”嘉靖这几句只把江枫的嘴堵得严实,江枫心里冤也不好再说出来。

    倒是尤娜没好气的骂了嘉靖一句:“江枫长老说的有道理,她那么做无非是希望你能移步莲塘城,确实有可能会替你照顾你那小情人!”尤娜说到“小情人”三字时,还刻意加重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