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21·解决问题
    这夜里的集市也是热闹,跟gz那种灯红酒绿完全不同,仿佛一下就从现代大都市来到这古色飘香的小城邦。

    兜兜转转,沿途的美人可不少,来往的行人似乎都对这群妖魔鬼怪见惯不怪,因为其中还有不少长得奇形怪状,偶有三三两两疑似乡下客才偷偷多瞄几眼嘉靖一行人。

    倒是嘉靖戴上兜帽与口罩,不知道的只当是个不便露脸的隐士,没能投入多少注目。

    沿街快到头,身穿白袍星纹服的年轻人便越多起来,前边一大片的废墟尽收眼底,嘉靖不知道弥安雅跟纳兰诗仪在哪待,瞅见那边有座建筑造型独特,在高空悬着好几个楼阁,周边又是碎石环绕。

    嘉靖就领着一行人走过去,逢人便拦下打听:“你好,请问弥安雅院长现在哪里。”

    那人原来还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可一留意到嘉靖身后那几个人,面熟得很,立马就感头皮麻,忙低声下气指个方向,“院长大人就在上边第9栋宿舍……”

    那小伙子没敢把“请”字说出口,这御辰夕如今变得如此强悍,杀人不眨眼的一魔头,谁敢给他带路,指个方向,伺机开溜罢。

    到了宿舍门,只见弥安雅跟纳兰诗仪正在里边商量着附魔院重建应该怎么设计的事宜,嘉靖一进去便拨开兜帽,摘下口罩,“两位院长,我这有位姑娘劳烦你们帮忙照顾照顾。”

    俩人一惊,赶忙放下手中图纸,过来弯腰行礼,“魔王大……”

    嘉靖甩甩手,“叫我辰夕就得了。”

    “辰夕大人,您的吩咐,我们必定全心办好!”纳兰诗仪一自视甚高的贵族千金,这时都不得不对嘉靖毕恭毕敬。

    嘉靖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睡梦中受这待遇够美啊。

    “大乔,你就留在这等我回来吧,可能几个月,可能好几年,还可能回不来,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嘉靖看到大乔一脸为难,“你妹妹在我们这可以美貌永驻,没准以后我还有办法让她起死回生。”

    嘉靖这大话越吹越牛逼,大乔都情不自禁的点点头,相信了。

    留下了大乔,嘉靖瞅瞅后边的江枫早就一脸的孰不可耐,这才伸个懒腰,“好咧,现在真的可以出了。”

    这天天刚亮,嘉靖便翻了个身,摸来他的xp1ay5,“6点了,还可以再睡一个钟。”

    “嘉靖,华韵今天去下订呢。”一只长着人脑袋的花猫蹲坐在床头柜上,用后爪挠它的。

    嘉靖略有些惊讶:这野猫怎么知道她名字。

    “什么下订。”嘉靖面无表情的看着月上静。

    月上静一边在床头柜上来回走动,一边嬉皮笑脸的看着嘉靖,“房子呗。”

    嘉靖“哦”了一声,看看微信,华韵并没来任何信息,他哼笑一声,又把手机放一边。

    月上静跳到嘉靖床上来,顶着个大脑袋,看着就恶心。

    嘉靖冲她摆摆手,“你洗脚没啊,就这么上我床。”

    “你不去?”月上静并没下床,反问起他。

    “关我鸟事,又不是我买房。”

    “你的家人亲戚不都指望你能娶个公务员光宗耀祖,以后也方便他们子女到gz就读免除十来万的借读费?”月上静一旦开启反问模式就没完没了似的。

    嘉靖受不了的拿手推它,“出去出去出去,少烦我。”

    “唉,自暴自弃。”月上静一边顶着不走,一边装作表情难过的叹气。

    但嘉靖还是把月上静推下了床,又拉起棉被盖住脑袋,“她连看房都不通知我一声,八成是跟别的男人去看的房,顶破了天,我就是个小瘪三,去了能管什么用。”

    “她不就区区一凡人,带点儿拜金主义,瞧不起像你这个样子的穷人,倒对你的性能力充满期待,所以……”

    “所以你想说什么。”嘉靖语调透着恼怒。

    “所以问题很明朗,她在耍你,拿你当做她解决的工具。而我却可以替你解决问题,只要你一心一意跟我……”

    嘉靖笑了笑,“你怎么解决这问题?”

    “去了你就知道。”

    小面包开进按场时,几十个售楼部员工连着门卫都是一脸嫌弃,鸟都不鸟他。

    嘉靖心里拔凉拔凉的,不过这人嘛,他就这个样,你总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孔子知书达礼。

    一万个人里头,总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是这德行。

    嘉靖自嘲的笑,然后进去里边停好车。

    “喂,干嘛的!”

    车刚停好,一保安就气冲冲跑过来作驱赶状。

    “啊,我是来看房的。”嘉靖急中生智,来了这么句,“不知道售楼部怎么走?”

    “看房的?”保安将信将疑的拿手指,“呐,就在那。”

    “好,谢谢你哈。”

    嘉靖领着月上静大步流星赶过去。

    一进售楼部,这儿人还挺多,个个穿得是人模狗样,端着酒杯装作文人雅士一般的高雅,牛逼哄哄的侃侃而谈。

    售楼小姐一瞧嘉靖这地摊货打扮,连搭讪都懒得,瞥一眼就过去了。

    嘉靖不以为然的环顾这人群,终于——她正跟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男人勾肩搭背坐一块,对面又是一个售楼小姐,正拿着合同叽哩嘎啦说着话。

    嘉靖气不打一处来,可能咋办,他一搭客司机,一身衣服加起来还顶不上人家一件西装的十分一。

    人一肥头大耳土豪款,他一瘦不禁风穷丝。

    去捉奸?

    去徒增笑话?

    慢慢的转身,心累得想离开。

    “喂喂,嘉靖,她就在那啊,你上哪去?”

    “去接单,少烦我。”嘉靖头也不回的走向大门处。

    “瞧你那德行,一辈子都不了财!”

    月上静在后边的埋汰很刺耳。

    嘉靖也火了,“你不叫我积阴德吗?好啊,老子积了,不做那奸商缺心眼,你又说我不了财,这不自抽嘴巴呢?”

    “保安,保安,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个捡破烂的神经病都放进来!”

    “啊,陈,陈经理,刚他说他来看房,我这,也没想到会是一个疯子啊,您消消气,我这就把他赶出去,这就赶出去,啊。”

    “喂,喂喂,说你呢,你呢,出去出去。”

    气头上,前边一保安正冲自己不停的摆手像赶小鸡一样“嘘嘘”的嚷不停。

    余光扫向角落那些土豪们,个个都正扭头看着他,大都是一脸的嫌弃,与鄙夷。

    嘉靖头脑好像变得空白了一样,什么都没法思考,因为他还看到,她正挽着他胳膊,面无表情的看自己。

    “月上静,你,好,好你个月上静,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目的,耍我。”嘉靖在心里骂,转身离开。

    微信来了信息,嘉靖掏出手机低头一瞧,“你怎么来啦?”

    是她来的。

    嘉靖回了个笑嘻嘻的表情,“听说你跟你老公来买房,所以来看看。”

    “喂,喂,喂,走啊,还不赶紧滚!”

    有个保安往嘉靖屁股狠狠踹了一脚。

    这一脚,瞬间让嘉靖回想起他念初二的时候,跟谢军丽打羽毛球时,嘲讽她是肥婆,然后被她喊来跟她开过无数房的大哥龙荣聪,当场扇他一耳光,在小卖部门口还狠狠踹他一脚。

    他不敢还手,因为龙荣聪的小弟囊括整个初一届,打起架来把人往死里打的那种,还扬言要统治整个中学、中垌镇,甚至小县城。

    是啊,那种耻辱,嘉靖可都记得,有一段时间放下了执念,想放下一切。

    现在这一脚,他又全部想起来了,清清楚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