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22·打回原形
    嘉靖回头瞪着那脸色就像吃了屎一样的保安。

    真想把他往死里揍!

    可他一个快要3o的成年男人,再不是十几岁的懵懂少年,打了架、杀了人是不受庇护的。

    况且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在看,她也在场。

    攥紧的拳头,还是只能慢慢的垂下。

    记得十年前的今天,他被龙荣聪当着一大群学生的面,在小卖部后门蔑笑着踹自己屁股一脚。

    十年前他孤立无援,挨了打,没人站出来替他说话,给他撑腰,都在暗处嘻嘻窃笑。

    十年后,以为白手起家,有了能耐,孰料还副模样。

    嘉靖铁青着脸,即便身后有几个保安开始哈哈大笑,叫他滚得越远越好。

    嘉靖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转过头,继续走。

    “哧——”

    一声尖锐的长啸,伴随一阵推背感异常强烈的劲风,尖锐声近在身后,直听得嘉靖头皮麻,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紧接玻璃破碎的清脆杂响,序乱无章的惊叫、呻吟。

    嘉靖心一哆嗦,等他好奇的回头去看,却见一颗脑袋下边正撒着血,“咕噜噜”滚来自己脚后跟。

    吓得嘉靖“咦”的一声惊叫,慌忙往后跳。

    遍地的玻璃碎片,隔着不出1o米远,一具无头尸体倒在血泊中,他的腿脚被跑底盘折断9o度角,上边正压一辆458。

    副驾驶一个女的蛮漂亮,丰乳肥臀的,倒是傻了眼,呆若木鸡的坐着不动,倒是隔壁那男的回过神来就神色慌张的窜下车,一瞧这惨状也立马傻了眼。

    刚才那群在背后叫嚣着辱骂嘉靖的保安,很多都被玻璃碎片扎破了皮,许多部位抹着血。

    这看房的土豪们则大都跟那458下来的富二代一个表情,满脸的错愕。

    嘉靖可是头一次看这车祸现场,还只隔着几米而已,他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嘴角不停的抽动大半天,才讷讷吐出那断断续续一个字,“靠,靠……”

    “嘉靖,快,把你那该死的玉佛摘下来!”

    “啊?”嘉靖还没怎么搞清楚状况,就看边边那月上静的脑袋七孔正不断往外溢着脓,乳黄色胶黏黏,稠糊糊的,特恶心。

    嘉靖忙把自己脖子上的玉佛摘下,攥在手心,“你这是怎么啦?”。

    月上静没再回复,只是面部表情极度扭曲,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外力拧成一团,痛苦不堪。

    它的五官还正不停的往里塌陷、萎缩。

    吓坏了的嘉靖忙把手中玉佛藏口袋里。

    “快,带我回……”月上静摇摇晃晃一会儿,瘫倒在那脓液中。

    带你回哪?回我家?

    这,你这脑袋鼓出来的像鼻涕一样的脏东西是怎么回事?

    喂,你快醒醒啊,这东西有没毒,能碰不?

    虽然还有一点嫌脏,也忌惮,但他真怕这会说人话的怪花猫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掉。

    瞅着月上静那腹部因为呼吸变弱而起伏得越加缓慢。

    嘉靖再不顾这脓液有多脏,赶忙弯腰抱它起来,往停车场撒腿就跑……

    “喂,刘老板,我跟华韵12年就认识了,你怎么可以插足别人的生活,充当小三啊?”那男的居然也守在停车场入口,正歪嘴笑着看自己。

    还有,她也从那车祸后边小跑过来。

    嘉靖狠狠的瞪他一眼,没有搭理,想绕过他,怎料被他突然间伸腿一撂,嘉靖重心失稳,就这么往前扑倒,当即摔了个狗吃屎。

    月上静从手心甩到跟前水泥地板上,擦出几道血脓。

    “!”嘉靖立即爬起身,攥紧拳头就要扑过去揍他丫的。

    “嘉靖,停手!”

    她也赶了来,拉住那男的胳膊,“洪强,我早就跟他分手了,他只是个开面包车拉客的,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刘老板,听见了没?华韵都说你配不上她啊,会做人就别再骚扰我们二人世界,不然有你好看。”那男的说话冲,还对嘉靖挽起袖子,舞弄拳头。

    华韵对这衣着邋遢的嘉靖也是嫌,她瞥一眼嘉靖,就略带哭音,撒娇般摇晃洪强的手,“老公,别生气啦,我们还是回去看房吧,这死了人没准房价还能降……”

    瞧着他们卿卿我我的走远,压根不把这傻站着的嘉靖放眼里。

    细雨恰到时机的落下。

    呵呵,连老天爷都在怜悯我吗?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老天一场游戏。

    “嘉靖,我来替你咒她去死!”边上的月上静摇晃着、颤抖着爬起身来,对那跑回去躲雨的俩人背影龇牙咧嘴。

    说着它就开始蠕动那歪斜开裂的唇。

    “你他妈给我闭嘴!”嘉靖一手就把月上静那不停鼓脓的小嘴死死按住地上。

    这一刹,华韵刚好回头,瞧一眼这半跪在地疯言疯语的嘉靖,还真那么像个神经病。

    “对不起。”嘉靖慢慢放开右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

    月上静病恹恹的趴在地上,也在淋着雨,声音虚弱:“快回去吧……”

    它一说完就两眼一眯,没动静了,脓液却还从七孔涌不停。

    脑袋也在不断萎缩。

    嘉靖只得再抱它起身,飞奔回去面包车里。

    用时1oo经1o6国道穿过闹市区,径直飙到楼下靠边就停,惊慌失措的抱着月上静直往楼上跑,嘉靖开门的手都在不停颤抖。

    把月上静轻轻放到床上用棉被盖好那一刻,嘉靖的眼角竟然莫名溢出两行泪来。

    他十指紧扣托着腮,目不转睛盯着它,任凭时间一分一秒在他眼角多割几道鱼尾纹,一个钟,两个钟……

    傍晚持续到深夜。

    嘉靖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你这到底怎么了,都已经到家了,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月上静还是没有睁眼的迹象。

    “你该不会要死了吧……”它还是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停了,嘉靖这才意识到它可能真的是死了。

    呢喃到这里,都忍不住苦笑起来,笑中却是带泪。

    “对不起……”有轻微洁癖的嘉靖个顾不上传染,埋头在它脓疱结痂的额上。

    “你才死了。”月上静微一睁眼,那猫脸吓得嘉靖一跳三尺高。

    瞧它瞄着自己的脖子位置,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好不容易吃个冤魂,这下又让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