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23·罪恶感
    “现在可以戴回你那玩意了。”月上静翻转身,侧卧着。

    “你还没跟我说白天到底生了什么。”嘉靖没有戴回,而是把手中玉佛放到展示柜上的棉被里。

    白天的车祸现场历历在目,一想到那血淋淋的,还有半截喉管黏连在外的脑袋滚向自己,嘉靖就不由得汗毛直竖。

    月上静瞄向展示柜上折叠好的棉被,头也不回,轻描淡写的说:“我把他的死期提前了几十年,其他人的运数也抽走一些,这样就可以制造一场阴差阳错的车祸。”

    嘉靖还是难以置信,坐到床尾,“你还可以左右别人的命数?”

    “是啊,所以你该庆幸让我找到了你。”月上静趴在床上,脑袋上的脓液早都结了痂,看上去一个疙瘩一个疙瘩的,怪吓人。

    嘉靖将信将疑的看着它,“这么说你当时真能把华韵也一块杀喽?”

    “那当然,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放她离开。”月上静嗤嗤笑着,“你是不是对人家余情未了?”

    嘉靖两手撑在身后,仰望着天花板,呼一口气,表情木讷,“不知道啊,我对她其实一整年都没有感觉,只是前些天想着还是听听家人亲戚的劝,毕竟这么多年来,我自作主张选择的全部都是贱女人,被我糟蹋的,又全部都是好女人,所以就尝试着接受她,想着跟她结个婚看看吧,没想就成这样了……”

    “被人当作解决的工具了吧?”月上静戏谑的抬起头问。

    “反正我是不会让她去死的,既然耍了我,我也不会让她跟那搞电商的好过。”嘉靖突然想起来什么,便到他的qq群问。

    没几分钟就得到了答复,果然,那男的并非什么电商老板,只是一个开网店卖马桶的自由职业者。

    这会儿,华韵也从微信来信息:“嘉靖,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欺骗你的,我一直都心不安,对未来生活没有信心,家里人也强烈反对,我提出多次分手,但是心太软,他一次次的挽回。所以,才有现在的尴尬局面。安全感这个东西太神奇,也造成他求婚那么多次,始终我没办法说服自己答应他。去年认识你,我就心动,但是仍然分不开。这个是我的个人问题……现在现慢慢真的喜欢上你,生活就是喜欢开玩笑。呵呵……我为自己欺骗自己,欺骗别人感到羞耻,对不起!”

    “其实过年我给你的短信里有说到,你肯定没有认真体会到。我有一个请求,请你不要和你家人说我这些事,可以吗?留最后的尊严给我。”

    嘉靖笑了笑,回:“放心吧,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他对你好吗?”

    “我的初恋,之前也说过的,就是他,分了几百回还是摆脱不了,分分合合一百回,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未来将要怎么面对,没有了信心,好想哭。”

    嘉靖皱了皱眉,继续在手机屏幕敲键盘,回复:“傻瓜,生活就是这个样,有舍才有得,你的未来始终掌握在你的手里。”

    其实他还是有点虚荣心作祟,是啊,如月上静之前说的那样,整个家族都盼着他能娶个公务员回家光宗耀祖,吃国家粮,是人人日思夜寐的铁饭碗。

    所以他还是想着得挽回点什么。

    “舍得就是这样啊,年前还买了房,借了他2o万,房产证写的是我名字。本来想开个先斩后奏的,这样家里就同意了,可是,过年还是被所有人做工作,要我分手。”

    ……

    之后的聊天内容全是华韵暗示嘉靖如果拿2o万出来给她还了付,她立马跟王洪强分手,跟嘉靖结婚一起供房。

    “嘻嘻嘻,傻逼了吧?很明显那姑娘现在还想从你身上套oney呢。”月上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窜到嘉靖头顶上,也在偷看嘉靖的手机屏幕,“嗯,让我猜猜,她这会一定在想,这刘付嘉靖不还有个作家职业吗?写的《阎魔传》虽然处于半封杀状态,可还拿过外站‘亚洲好书榜’的no2呢,一个推荐没拿过,订阅成绩却比那些一路重磅强推过来的作者强上十倍不止,他又收藏那么多的好东西,怎么可能连区区2o万都拿不出来?”

    这野猫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嘉靖不由厌烦的熄了屏幕,不搭理月上静,只是哼笑一声,“还真是个虚伪的女人。”

    月上静从嘉靖头顶跳下来,晃晃尾巴,“现在才来劲都晚喽,我可杀不了她。”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嘉靖白了月上静一眼,自个儿又拿起手机编辑起诉状来……

    这诉状加材料耗时三个钟,一份提交教育局,一份提交市政府。

    这会儿瞧月上静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嘉靖便偷偷去拿毛巾沾了热水,替月上静轻轻抹掉它脑袋上的部分结痂,再给它脑袋喷点酒精,涂点风油精,盖好被子,之后便是喝了顿白粥,坐在床上,倚着一排展示柜,背负着深沉的罪恶感,一夜不宿。

    第二天天一亮,嘉靖又刷牙洗脸喝完昨夜的粥,好不容易等到9点钟,这是公务员的正常上班时间。

    嘉靖就迫不及待的查看市政府那边的处理进度,结婚上边居然显示——“个人感情纠纷应私下解决,恕不受理。”

    嘉靖心头略有些怒,又去查看教育局那边的进度,果不其然,教育局那边同样也是杳无音讯。

    “简直是岂有此理!”嘉靖一怒之下,直接把诉状连着材料一并给了国务卿。

    之后便往后仰躺床上,呆呆的望天花:我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她身为公职人员,却生活作风有问题。

    可她毕竟又跟我有过一年的爱情长跑?

    傻了吧,那算哪门子的爱情长跑?

    我亲过她吗?我碰过她吗?我上过她吗?

    都没有,我们就是一对知道彼此姓名的陌生人!

    就算做错了又怎样,都已经到国务卿那里了,一旦让他下了双开令,想收回成命便比登天还难。

    唉,不想了,这糟心事真得把我搅得脑出血,我还不想死那么快呢。

    嘉靖扭头望望月上静那挠人的小屁屁,又疲惫的闭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