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25·阴谋
    牙膏早快瘪没了,嘉靖只好将牙膏尾端卷起来,一边卷一边用力挤,直到圆孔溢出小小的一坨,忙拿牙刷去接。

    洗脸时,一只蝴蝶飞到厕所窗外,停留一会儿,又扑扇着翅膀翩翩然飞走。

    嘉靖把毛巾挂起,推开窗户,探头眺望蝴蝶去往的远方,烈日让这春季罩着盛夏一样的炎热,蝴蝶已经消失不见,嘉靖不由得抬手遮挡阳光。

    微微笑了笑,又关回窗,进屋瞧月上静还在睡,他便轻手轻脚的换好衣服鞋子。

    偷偷拧着门把手。

    “今天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身后突然传来月上静的说话,着实把嘉靖吓一大跳。

    “什么地方?”比起这莫名其妙的邀约,嘉靖想还不如去外边待客挣房租水电。

    “去了你就知道。”

    执拗不过,最后还是只能按着月上静的路线,穿过下新村那市场边的小卷子。

    嘉靖看到一个表情迷糊的小姑娘从他车头左前方走过来,瞧她身前身后那些行人与她没有任何接触,似乎都跟她不熟。

    “该不是迷路了吧,她爸妈呢?”

    要不要停车问问,可万一别人把我当做人贩子,她也害怕的喊救命呢?

    走吧,不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唉,还是问问她吧。

    嘉靖鼓起勇气,想停车问问,刚放慢些车,后边一辆宝马便使劲冲他按喇叭。

    嘉靖只好闷躁的提了些,与那小姑娘目光交接一秒钟,之后便只能看着后视镜里她那娇小的背影越来越远。

    “看什么呢,前边有辆破三轮。”副驾驶座的月上静一提醒。

    嘉靖就忙打下方向盘,避开一辆逆向行驶的三轮车后,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渐行渐远,想着要是那小姑娘真是迷了路,走失了,落入那人贩子的手里,他就是罪大恶极。

    月上静带嘉靖来的地方压根就不是什么旅游胜地。

    这里一座座孤坟胡乱填着小山坡,有的立了石碑,有的直接泥土一盖了事。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嘉靖看着这漫山遍野的坟墓,触景生情,略有些神伤。

    “你应该早就察觉了吧?”月上静老是问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嘉靖翻了翻白眼,“察觉什么。”

    月上静跳到一座墓碑上,尾巴卷到脑袋前,“好几次跑夜路,是不是音响一经过这里就会断开连接几秒钟,却从不会提示连接断开。”

    经月上静这么一说,嘉靖知道它想说这里有鬼,那几次跑夜路经过这时,都是鬼在控制他的蓝牙音响。

    嘉靖只好深呼吸一口气,“所以你想干嘛?”

    “也就是说这里的游魂野鬼不喜欢你听的歌,要你停一会咯。”

    “然后呢?”

    “我们可以把它们全收了,壮大实力。”

    嘉靖心底顿时涌起一股子反感,立马转身回去面包车里,“周思婷那次我还没跟你算账,就这样吧,你可以收你的魂,我要回去干活了。”

    “佛祖有几次保佑过你?”月上静仍不死心。

    嘉靖启动车子,还没松手刹,目视前方,“不知道,可能数不清,我也问心无愧。”

    “那些招惹你的人,是谁替你心想事成解决掉的?”

    嘉靖冷冷一笑,“那么多的暴户招惹我,你们都没能解决呢,比如那个马允。”

    月上静从那墓碑跳下来,一下窜到嘉靖车头上,“所以我们才需要这里的游魂!”

    嘉靖避开月上静咄咄逼人的目光,转头望向那一座座坟墓。

    黑白颠倒的游魂啊,昼伏夜出,你们没有触犯到我什么,只是——对不住了。

    月上静叫嘉靖光着膀子爬到山顶上盘坐,这阵阵阴风吹来,总能让嘉靖瑟瑟抖,玉佛又再被他放回车里。

    “现在吸一口自己的血。”

    嘉靖白了月上静一眼,咬破自己手指头,吸一点血。

    “抓一把土塞嘴里,最好是有尸蹩的。”

    嘉靖嘴里含着腥气的血,忍不住就开骂了,“你他妈耍我啊。”

    月上静瞪瞪眼,“别忘了,你是乱葬岗出来的,只有乱葬岗才是你最最可靠的归宿。”

    嘉靖心里很不忿,却也只能照做,这时他已经可以看到很多衣衫褴褛的人站在四面八方的坟丘上,有些缺胳膊缺腿,还有一两个连脑袋都没的,得用手来提着。

    他们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刘付嘉靖。

    天哪,我这是在做什么。

    一旦吃了这死人土,我就彻底与神佛无缘了吧?

    月上静似乎读懂了嘉靖心思,嗤笑起来,“嘻嘻嘻,佛陀成千上万,你以为成了佛就可以呼风唤雨,高枕无忧?”

    嘉靖低头瞅着这腿边的土,想起当年的誓:一旦离开乱葬岗,我定会更好的回来!

    是啊,当年就承诺了还会回来。

    可我的修行之途,已经走过大半辈子,前半生吃的苦,总不能就这样前功尽弃。

    虽受那无尽的孤独,也想过要出家当和尚,终究还是没有去,因为他害怕真的与这繁华切断联系。

    “与其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老天,还不如将它抓在自己手心。”月上静走到嘉靖眼皮底下,目不转睛仰视他。

    它的眼神里满是期盼。

    嘉靖此刻的脑子就好像凝固的石膏一样,耳际开始嗡嗡的响,看那游魂随他抓土的右手慢慢围拢过来。

    泥土入口,尸蹩从指间爬出钻进。

    “咔咔……”嘉靖豁出去了,皱着眉,咀嚼起来。

    “啊——”那围拢过来的游魂顿时好像见到猎物一样,尖啸着手舞足蹈,冲嘉靖争先恐后的狂冲过来。

    这一幕令得嘉靖触目惊心。

    “就是这样,让它们吸完你的阳气,我再把它们一口吃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嘻嘻嘻……”

    月上静的背影突然好像变得好陌生,正在跟前嬉皮笑脸的窃笑不停。

    不,它没有笑,它还闭着嘴。

    我这是,听到了它的心声?

    眼看一只血肉模糊的烂手裸着森白骨头,就要抓到他的眼球,他慌忙吐一口泥土,一边猛将脑袋往后仰。

    紧接着一头扎进身后的游魂堆里,一边使劲推那游魂,一边不停吐掉嘴里的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