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32·多此一举
    原以为这话出口,江枫会不会又有什么救治方法,哪知道他听后只是两条眉毛一耸,对自己吹鼻子瞪眼的,“叫你救,你都忘了我们的真实身份,为什么要对区区一个人类那么打紧,现在好了,把自个儿整成个残废,什么狗屁振兴阎魔,早知道那时候老夫就一巴掌拍死你!”

    嘉靖与他那怒不可遏的圆目对视,半晌,又移开视线:这老头,指的是我刚道明身份那时候吧?

    尤娜似也知道江枫话中所指,她双手抱胸来回游走,躯体粗大的蛇尾在褐木地板盘绕几圈,微微弯曲的食指轻触下唇,似在陷入思考,“这下麻烦大了,我们真是白忙活了。”

    “此话怎讲?”几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她。

    “可能也就这几天,雷兽就算不被血殿吸收完也得为它们所用,到了那一步,我们这些天就都白忙活啦。”原来尤娜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雷兽,这多少伤到了重伤不起的嘉靖。

    江枫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我就说不用搭理那个人类,只管脱身就是,蛮人一族骨骼清奇,它们的“绝对防御”跟血族的“九条命”大同小异,都是与生俱来的血之界限,从种族天赋来说,人家就比你们好过几倍不止,更遑论它们人数众多,哼,这小子还斗胆用‘王’压我。”说到这时,便是更加恼火,一掌拍得圆桌四面碎裂,轰然倒塌。

    嘉靖看着一地的木板碎屑,又扫一眼墙角那已经傻了眼的女人,“江老头,这屋子是她的吧,打坏了东西还得你来赔。”

    “赔什么赔,你救了她的命,现在你废了,就是老夫拿她的命来抵都不为过!”江枫说话间,还真就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把掐住那女人的脖子。

    吓得那个姑娘花颜失色,拼命挣扎,但力气太小,脖子都被江枫掐到通红通红,“别,求,求求您,别杀我……”

    看她眼眶都被泪水打湿。

    屋里几个姑娘都一脸惊诧,只尤娜嘴角上扬,似想看他杀人找乐子。

    “喂喂喂,冷静冷静,把她放下吧,要真把她杀了我这伤可就白受了。”真是拿那江枫没办法,平时一副优哉游哉,一旦心急起来却能要人命。

    又看始洛瑶已经忍受不了这争吵,一下趴在床边小声啜泣。

    倒是香鳞的眼神暗含怨恨,她瞥一眼嫣儿,又紧抿下唇的看着那个女人,偷偷的小声嘀咕:“干嘛要去救她,我们就那样离开更好吧……”

    等江枫松了手,那个女人就顺着墙壁滑跌在墙根,一边呼呼的喘着气,低着头,一边偷偷用余光瞄着屋内几个神态各异的女人,看到江枫转过身,她就悄悄的往门口挪。

    那边的尤娜却是冷冷一笑,“你要去哪,他为救你都弄成这副下场,你就这么想要一走了之?”

    那女人扭扭捏捏的蜷缩着,“是,是你们说等他醒来就放我走的。”

    “那也是小魔头自己的能力不足好吧,而且郡主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魔头救了她就不应该再埋怨什么了吧?”嫣儿厚积待说出的话好像一根根冰冷的刺,扎得嘉靖心脏一悸一悸的。

    把原本没有头绪的嘉靖气的冷哼一声,懒得开口,也闭了眼,想着干脆眼不看为净吧,这妮子都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居然胳膊肘往外拐了,向着外人说自己。

    这会儿,大老远的有个声音传进来,“就是就是,我们又没求你们来救,那是你们自个儿多管闲事,现在杀了人家的头头,指不定哪天又有更多蛮人杀过来,我们这村子肯定都保不住啦,让你们这群妖魔鬼怪住这疗伤,老娘我都嫌弄脏了地!”

    听声音是上了年纪的农妇,嘉靖闻声望去,果不其然,推门进来一个村姑大妈,进屋一瞧这遍地的木板碎屑,一下上了火,张口闭口就叫嘉靖他们赔桌子钱,再滚出去,别占着他们的屋子拖累人。

    尤娜想要动手杀了那村姑都被嘉靖及时叫住。

    “娘,算啦算啦,就让他们多住一晚吧,而且现在这天色也要暗了……”听那女人的语气,好像嘉靖为此卧床不起也跟她无关紧要。

    大妈立马左手叉着腰,指着姑娘鼻子破口大骂:“叫你这死浪货跟何村长到野林子里现在他被蛮人杀了,县官还得拿我们问话,搞不好你还要被他们抓去浸猪笼死了这条烂臭命!”

    一番话直说得那姑娘脸红耳赤,也低下头不再劝说她什么。

    嘉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妇女,跟现实世界很多素质低下的村姑一般模样,沉默良久,看那村姑终于不再顾忌这屋里几个妖女,开始挽起袖子走过来作驱逐状,嘉靖只好主动开口:“尤娜,香鳞,帮帮忙把我抬出去吧,还有,始洛瑶,你也别哭了,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香鳞过来扶住嘉靖胳膊时,却哪知道尤娜忽然就转过身去,“我不帮,要走你自个儿走,我又和你没关系。”

    嘉靖一脸愁容:这家伙,该不会看我现在废了,就索性撇清关系一了百了吧?果然啊,女人都是那样现实的生物。

    再看始洛瑶,她终于振作起来,眼角虽有泪光打转,却还是听话的过去床尾,小心翼翼扶着嘉靖的脚。

    两位姑娘准备抬起嘉靖时,那江枫却也忽然开口阻止,“谁都别抬,反正我们抢夺雷兽的计划已经搁浅了,就在这村子里头住段时间。”他转而看着村姑,“刚才听你说的,那些蛮人背后似乎还有其他厉害势力,给老夫说来听听。”

    “哼,我凭什么要跟你说!”村姑叉着腰指桑骂槐,“你们这一个个妖魔鬼怪都别得尺,村子东南角有纶月的道士驻守,只要我们喊一声,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这母女都没有告诉的打算,江枫只好叹一口气,挥手时,身前空间竟然破天荒的扭曲起来,凭空钻出的一个黑洞,只把那吓破了胆要夺门而逃的村姑跟姑娘一并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