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03 风云暗涌
    目前她的体质不合适修炼,丹药可以不要,但银两她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闻言王妈沉不住气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了“那又怎么样,你以为大太太不知道吗,她都没有说我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看到王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卿歌的神色更是冷了几分“大太太纵容你不代表我不追究你,你觉得这事我要是告到爹爹那里去,你猜会怎么样。你是聪明人,我再怎么样也是夏家的小三姐,是他亲生的女儿,而你只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

    王妈的脸白了几分,卿歌的话正是击中她的要害,以前以为她傻好欺负,却想不到她有一天突然不傻还变得聪明起来了。

    “那你想怎么样。”她想斗败了的公鸡说道。

    卿歌伸出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敲打,不紧不慢的说道“不怎么样,我只要五百两。”

    “你不如去抢!”王妈大声的说道。

    “六百两!”卿歌不紧不徐。

    “你!”王妈的脸都绿了。

    “七百两!”

    “好,算你狠!”王妈恨恨的说道,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七张银票。

    卿歌一把夺过将银票交给小翠“点一下看对不对。”

    小翠接过银票眉开眼笑连着数了二遍“对了对了,是七百两。”

    “对了就行,我们走吧。”卿歌心情愉悦的说道。

    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沮丧的王妈“你可以去和你主子告状,我候着。”说完便扬长而去。

    路上小翠兴奋不已,两眼发出崇拜的光芒“小姐,你好厉害,七百两啊,我们发财了。”

    “小事,跟着本小姐以后让你吃香喝辣的。”卿歌得意的说道。

    第二天,夏家流传着一个传言,那就是傻了十五年的三小姐不傻了。

    卿歌一大早便和小翠从后门溜了出去,有了钱她要给自己买补品和漂亮的衣服,重生一次不能亏待了自己。

    各种鲍参翅茸、绫罗绸缎、胭脂水粉,两人大买特买,看着堆成小山一样的东西,卿歌咬牙花了二百两买了个储物袋将东西放进去,反正储物袋自己以后也是要用到的。

    两人依旧从后门回到院子里,把东西放好后小翠瘫坐在凳子上心痛的说道“小姐,我们今天花了五百多两。”

    卿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钱而已,以后有的是。”

    小翠吃吃的傻笑,似乎看到无尽的银票向她飘来。

    “哎哟喂!听说那个傻子不傻了,我们来看看。”院子外一个时刻薄的声音说道。

    话刚落便进来了二个身穿绿衣和红衣的漂亮女子,一进来就直勾勾的盯着卿歌看。

    卿歌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穿绿衣的是夏家的大小姐夏灵玉,已经十七岁,而穿红衣的是二小姐叫夏云漓十六岁,原主以前常被她们捉弄欺负。

    “原来是大姐二姐来了啊,快请座,小翠沏茶。”卿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夏灵玉狐疑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谁是你大姐二姐了!妹妹。这个傻子说话口齿仱利,好象是真的好了呢。”

    夏云漓用手帕扇了扇风“就算好了又怎么样,她也只不过是庶出的贱人而已,还能飞上天不成。”

    看着她们旁若无人的谈论自己,骂自己贱人,卿歌的眼神冷了下来“大小姐二小姐说得对,我只是个庶出而已,比不上你们高贵,大小姐和二小姐光临我这低贱的院子不怕有份么。”

    “谁稀罕来看你个傻子兼废物,我们这只不过是好奇你这个傻子是不是真不傻了,大姐我们走。”夏云漓用手帕捂鼻说道。

    卿歌冷冷的看着两人远离的背影,她知道争斗只不过才是刚开始而已。

    只不过她却不是原主,她是个活了二百多年的狐狸了。

    待夏灵玉两姐妹走了不久后,大夫人的贴身丫环倚红又来了“三小姐,我们家夫人请您过去。”

    倚红的话语虽谦逊,可是脸上却是高高在上的神态,显示出她根本就没有将卿歌放在眼里。

    看来得知她不傻后有人慌神了,卿歌老神自在的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后站了起来说“那就有劳倚红姑娘了。”

    倚红明显的愣了一下,看来传言是真的,这个以往痴傻的三小姐不仅从脸上看不出痴傻的样子,就连话语间都透出一种从容。

    “三小姐请。”倚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一次她的脸上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情。

    看来是个聪明的女人,卿歌想到。

    倚红将卿歌主仆带到东厢房,此东厢房和卿歌她们住的碧落宛相比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进得东厢房的前厅,厅的上方坐着一个不到四十的美貌夫人,此人就是夏家的大夫人李氏,她的身旁正站着王妈。

    王妈看到她怨恨的看了一眼,卿歌佯装看不到对李氏低身施礼“大夫人好。”

    她记得原主小时因为叫过她一次大娘而被毒打的事情来,从那以后她便称李氏为大夫人。

    李氏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卿歌来了啊,倚红快给三小姐看座上茶。”

    倚红搬来了椅子放在卿歌的身旁,卿歌拢了拢裙子才并膝端座其中。

    这一套大家闺秀的坐姿她做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李氏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是明了传言非虚。

    “谢谢大夫人。”卿歌不亢不卑的回答。

    “你这些年生病,我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幸好我们夏家先组庇佑,你现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氏一边抹泪一边说道,可谓演技十足。

    卿歌接过倚红送上的茶,吹了吹说“是卿歌让大夫人费心了。”心里却暗骂李氏的奸诈,知道自己不傻后便装出一副慈母的样子来。

    “那里话,你也是夏家的女儿,我自然是要操心的。”李氏一脸关怀备注。

    卿歌的心里冷笑,从原主的记忆里,可没少受到她的迫害,如今知道自己不傻后却故作亲近,怕是心里不知打些什么主意。

    “说的是,我是夏家的女儿。”卿歌回答,将女儿二字加重了语气。

    “王妈,去把我的碧玉钗拿出来。”李氏对身边的王说道。

    王妈应了声是离开。

    “你爹爹出远门了,还有几天才回来,我想你爹爹要是知道你的病好了,肯定高兴得紧。”李氏抿了一口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