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13 被退婚了
    这一天卿歌正在吃饭,灵玉气冲冲的走进碧落宛,扬起手欲给卿歌一耳光。

    卿歌反手将她的手扣住“夏灵玉你是不是有病,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灵玉用力的将手抽脱,恨恨的看着她道“夏卿歌你个贱人,勾搭我的凌风哥,他现在和爹爹说不想娶我说要娶你,你满意了吧。”

    “夏灵玉我看你是病得不轻,凌风是谁我都不认识,何来抢之一说。”卿歌气愤的说道。

    “看招!”夏灵玉娇喝一声,手中便出现一个火球。

    只见火球越变越大,象排山倒海般冲向卿歌。她绝望的闭上双眼,这个火球以她目前的速度一定避不开,只能等死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光幕落在卿歌的面前,硬生生的隔断了火球。

    “砰”

    火球碰在光幕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落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东方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他冷冷的注视着灵玉,道“我的女人我自会管教,何时轮到你来动手?”

    灵玉看到是东方离急忙行礼,道“参见离公子。”

    她的内心愤怒不已,不是说东方离是废材吗,就凭刚才东方离使出的清灵术,她便可断定他最少在元婴期以上了。

    元婴期,在南瞻部州已是无比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是她得罪得起的。

    东方离轻啍一声,道“还不快滚?”

    灵玉不甘的看了卿歌一眼,才转身离去。

    “怎么回事?”东方离的声音冷了几分。

    “不知道。”卿歌回答,她也是一肚子的气,无缘无故的被灵玉说她抢男人。

    东方离看向小翠冷冷的说道“你说。”

    被东方离这么一扫。小翠两脚发软跪倒在地上“回公子,是大小姐说我小姐抢了她的男人。”

    此言一出,空气寒冷了几分。

    “说下去!”

    “是!”

    小翠将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东方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中弥漫了杀意“很好!我东方离的女人也有人打主意。”

    卿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看来那个叫凌风的人要倒霉了,但是这个凌风是何人她却没有任何印象。

    而另一边厢的夏云轩在房中不安的渡步“这可怎么办好,江凌风他看上的居然是卿歌。”

    “一个巴掌拍不响,若不是卿歌对他做了些什么,他怎么会不娶灵玉而要娶卿歌。”李氏忿忿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没用了,东方家和江家拒绝那一方都会得罪人。”

    李氏也惊慌起来,若是夏家落魄,她的荣华富贵也到头了。

    一时间夏云轩夫妇一筹莫展。

    半天后夏云轩开口“权衡利弊,算起来江家有一个元婴境,二个养神,一个分神境,一个窥虚境。而东方家不过是二个养神境,一个窥虚境而已。还是将东方离的亲事退吧。反正当初他也没有签下订婚书不作数。”

    “那你快修书一封给东方离吧。”李氏说道。

    于是夏云轩便休书一封派人送去夏家给东方离。

    夏云轩在信中说得委婉,说东方离当初上门订亲惹得他不喜拂袖而去,这门亲事也不再强求,夏家还有另二位小姐,若是他愿意可以另择其它二位迎娶。

    “啪!”

    东方离用手狠狠的拍在大理石的桌子上,登时桌子碎裂成片,吓得下人喘气都不敢大声。

    “好你个夏云轩,居然摆我一道。”东方离怒气冲冲的说道。

    不过无论他怎么愤怒,事实就是摆在眼前,夏卿歌没他什么事了。

    夏卿歌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这么多变化,所以当她听到夏云轩说她已和东方离解除婚约后还是很高兴,终于可以摆脱那个无赖了。

    “江家的公子无论人品和相貌都是千里挑一,比起东方离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寻思着将你许配给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夏云轩抚须说道。

    闻言卿歌的脸沉了下来,当她是什么?这边和东方离解除婚约,那边就要将她许配给别人,就算她再傻也知道夏云轩是将她当棋子般下了。

    “爹爹,卿歌还小,大姐二姐还没出阁你先操心她们吧。”卿歌冷冷说道。

    夏云轩叹了一口气,神色没有象以往那般意气风发“我知道你心底有怨气,你娘死得早我又没管过你,不过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之前的东方离就不说了,但是现在江家的公子配你只会有好处没坏处。”

    “呵呵,爹爹怕是为了利益没得选择才会将我许配他人吧。”卿歌冷冷一笑,毫不留情的拆穿他。

    夏云轩的脸上涌上了尴尬之色,轻咳了二声“算是我亏欠你的,你出嫁时我自会给你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你凭什么要我听你的?娘亲死后你尽过做爹爹的责任吗?我挨打挨饿时你在那里?从小到大我又见过你几次?你以为你让我嫁,然后给一笔嫁妆就能弥补?凭什么大姐二姐她们吃香喝辣时我就白饭青菜?到为夏家付出时却要将我奉献出去,我恨你!”卿歌愤怒的咆哮,说到最后她的眼泪忍不住滴落下来,她有原主的记忆,原主过去的经历感同身受,让她忍不住的发泄。

    夏云轩如当头棒喝,他从来没有想到,或者是说他从来想过这个痴傻的女儿心里头对他积满了怨恨。

    卿歌抹了一把眼泪说了一句“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嫁的。”

    说完便跑出了夏云轩的书房。

    当她两眼通红返回碧落宛时却碰到了东方离。

    一身冷咧气质的东方离本是来兴师问罪,可一看到她红肿的双眼语气便软了下来“你去那了?”

    卿歌抽了抽鼻子瞪了他一眼,道“与你何关。”

    却不曾想卿歌这句话触碰到东方离的痛处,他神情一下悲呛起来,道“是……你现在的确不关我的事了,我居然被人退亲,传出去面子何在。

    卿歌突然内疚起来,和自己相比,他不也是个可怜儿吗,如果不是的话谁愿意被许配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