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14 嫁我可好
    重点是被配了一个傻子还被退亲,身为一个骄傲的男人,他或许比自己受的伤害更深吧。

    “对…对不起!”她低声的说道。

    他把耳朵倾在卿歌的嘴边“你说啥,声音象蚊子般小,再说一遍。”

    卿歌翻了个白眼,她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只不过他想听多一回来满足他那大男人之心而已,顿时她内心的一丝愧疚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手做喇叭状,在他耳边大声的喊道“我说对不起!”

    他弹跳开来用手揉着耳朵,瞪着她,道“你个女人疯了。”

    卿歌大笑起来,她第一次觉得他也没有那么讨厌。

    看她笑得开心,他一扫之前的阴霾,其实他也深知退婚之事不是她能作得了主的,操纵这一切的只是夏云轩而已,若是不看在夏云轩是她父亲,他早就会把他杀了。

    “喂!你干嘛盯着我看。”卿歌推了他一把道。

    “你真美!”他痴痴的说道。

    卿歌勾唇附在他耳边,轻道“你喜欢我吗。”

    东方离猛点头,道“喜欢喜欢。”

    卿歌向后退了几步将他打量一番,道“若我现在还是个傻子你会喜欢吗?”

    这个问题把东方离问住了,他想到她还是傻子的时候带给自己的耻辱,恨不得她死又谈何喜欢。

    看他不回答,卿歌轻啍一声,道“回答不上来吧,你也只不过是贪图我的美色而已,见不得有多喜欢我,既然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以后就不要再来我的碧落宛。”

    说完便走入房间重重关上了门,门外传来了东方离的叫声“夏卿歌,我说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女人,这辈子我就认定你了,别人想娶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卿歌没有理会他,而是盘膝坐在床上修炼,她要争取进入第三层。

    可是这两天她运功修炼,却感到气血翻滚,强行运功的话肯定会走火入魔,所以她不得不停下来,可是这样的话她就不会有任何进步了。

    到底问题出在那里?她一直没有想清楚。

    她想尝试直接服用灵泉看是什么效果,会不会加速自己到下一层境界。

    她听到东方离离开的脚步声,小白从窗子钻入房中,然后跳了上床坐在她的边上,讨好的用头蹭她的手。

    卿歌将手抽起不让它蹭,轻哼了一声道“吃了我的特品丹,我说过一个月都不会和你好,你走”

    小白跳入她的怀中,嘴里发出撒娇的叫声,仿佛是在说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嘛。

    看着它可爱的样子,卿歌气消了一太半,道“以后你要什么先问过我,不能偷和抢知道吗?”

    小白急忙点头表示知道了。

    打闹一番后,卿歌看着时间还早,想着自己要不要炼会丹,却被夏家的下人莲婶请了过去,说是老爷让她去见客。

    “就说我不舒服去不了。”她冷冷的推脱。

    “三小姐你就不要为难老奴了,要是请不到三小姐一会我会挨罚的。”莲婶急忙说道。

    这位莲婶她知道,原主傻时并没有象别人一样对她落井下石,算是个不错的人了,若是因为自己害别人受罚,她有些过意不去。

    最终她走出了门口,道“走吧。”

    莲婶喜出望外,道“三小姐请。”

    到达前厅时她愣住了,因为座上之人除了夏云轩还有那天她在花园中撞倒的男子。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想不到她还能再见到他。

    “卿歌,这位就是江凌风江公子了。”

    卿歌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整懵,半响也没有反应过来。

    他是江凌风,那个弃灵玉不娶要娶自己的男人?

    见她不说话,夏云轩急忙催促,道“卿歌叫人,怎么这么无礼。”

    闻言卿歌反应过来,身子福了福施了一礼,道“江公子好。”

    “三小姐好。”江凌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自从那天一别,他无时不念着她,今日得已相见,自是满心欢喜。

    卿歌脸红不知如何作答,夏云轩是个老狐狸自然看得出来这对年轻的男人都有意思,看来他不需要花太多的工夫来做卿歌的工作了。

    “卿歌,我还有事离开一会,江公子你就代我负责招侍了。”夏云轩对卿歌说完,然后转身对着江凌风道“江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有些急事需要处理先离开一会。”

    江凌风怎么会不知道夏云轩的意思,他那是给自己制造机会,他自是乐意不已,道“夏老爷你有急事先去忙吧。”

    夏云轩点头转身离开,偌大的厅中只剩下夏卿歌和江凌风。

    江凌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中有着醉人的柔情,卿歌抬头和他四目相望,心跳得更加快了。

    为了掩饰尴尬,她急忙说道“江公子您喝茶。”

    “叫江公子太见外了,以后你叫我凌风吧,我就叫你卿歌,你说可好。”江凌风温柔的注视着她。

    “嗯。”卿歌轻嗯一声,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江凌风看出她的不自在便提议“带我去看看你们夏家的花园吧。”

    “好!”她点头说道,然后走在前头出了前厅。

    江凌风急忙走了上前和她并排走到一起。

    距离之近,她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心里“扑嗵扑嗵”的跳个不停。

    恍神间她脚踩到一颗松了的石子,身子一个趔趄向前倾倒。

    眼看就要倒地,一个手拦腰将她抱走,她便跌落在他的怀怉。

    他的怀怉很温暖,让她有一丝贪恋不想起身。

    江凌风低头看着身在怀中的女子,那扑闪的睫毛,清亮的眼眸,小巧的琼鼻,娇嫩欲滴的樱唇,无一不透出致命的诱惑。

    他轻抚上她的脸“我喜欢你,嫁我可好。”

    卿歌的心跳得更快了,脸上比苹果还红,她没有想到江凌风的求爱是这么突然。

    暧昧的情怀在两人之间流转。

    江凌风深情的注视着她,再次问道“可好。”

    卿歌低头含羞道“会不会太快了?”

    “自我一见到你便认定是我一生要追寻的女人,不要拒绝我好吗?”江凌风温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