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16 凌风失踪
    “这不过是第一波雷劫威力较小,你速速离开,不然后面的雷劫会波及伤到你。”夏百川催促道。

    “好吧,曾爷爷你小心点,以后我去仙界找你。”卿歌说道。

    她在妖界曾看过她的师傅清乾子飞升,那九波雷劫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好!”夏百川说道。

    卿歌急忙的离开了飞天院。

    当她回碧落宛时,小翠看到她就哭了“小姐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离公子都要扒了我的皮。”

    “他敢?”卿歌翻了个白眼,四下看了一眼“那个恶魔没在吧。”

    “刚走了。”

    卿歌松了口气坐到凳子上,随意的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发生吧。”

    小翠一边给她倒茶一边回答“有啊,江家的公子失踪了。”

    卿歌的脸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紧张道“你说是德都江家的江凌风?”

    “对啊,据说有人和他约战,然后再也没有回来,估记是死了吧。”

    小翠的话彻底的打她打击到了,只见她的眼里涌出泪水,神情激动道“不会的,凌风他不会死,他说过要娶我的,他就一定会娶我的”

    “小姐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小翠慌了神。

    卿歌神情呆滞,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道“他一定没死,我要去找他。”

    刚出门口,便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怎么?你就那么急迫去找他?”

    声音如万年寒冰,没有一丝温度。

    小翠急忙行礼“见过离公子。”

    “滚!”

    “奴婢告退!”

    卿歌抬头恨恨的看着他“是不是你害了江凌风?”

    她记得上次东方离得知江凌风对她有意思时,眼中弥漫出的杀意,想必江凌风失踪之事肯定和他有关。

    东方离上前钳住她的下巴“是与不是又怎么样?我本以为你和我退婚,要和和江凌风的订婚是夏云轩的意思,看来我高看你了,你只不过就是一个见异思迁水性扬花的女人而已。”

    卿歌痛得眼泪直流,手脚并用对东方离又打又踢,嘴里嘟嚷道“你个凶手,放开我。”

    或许是她的眼泪激起他怜香惜玉之心,他突然松开了她。

    得于自由的卿歌趔趄倒地,白嫩的脸上有两个清晰的指印,她抬头恨恨的盯着东方离,道“你要是杀了江凌风,我恨你一辈子子。”

    东方离手上青筋尽显,握紧的拳头松开又紧,紧了又松开。

    最终他一把将她象提小鸡般提起丢到大床上,欺身便压了上去“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卿歌再笨也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欲叫喊双唇已然被人堵住。

    悲愤的卿歌反口咬住他的唇,东方离吃痛松开了她。

    恢复自由的卿歌躲到床的角落处,指着他骂“你个死色狼,占我便宜。”

    东方离站在床前他冷冷的看着他“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除了你身体还有你的心!”

    说罢便拂袖离开。

    “你个凶手,你个色狼”卿歌将枕头砸在他的背后。

    东方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良久,小翠才进得房来小心翼翼的问“小姐,你没事吧。”

    “还活着!”卿歌没好气的说道。

    “小姐,不是我不帮你啊,你也看到离公子有多凶的了……”

    “行了,我没有骂你。你退下吧。”

    小翠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卿歌想起和江凌风的点点滴滴来。

    虽然她和江凌风只见过两次面,但有的人便是一眼万年,而有的人,比如那个臭恶魔,天天见着也没有任何感觉。

    “只是失踪而已,他肯定还活着,我还要等着他来娶我呢。”卿歌自言自语道。

    想通了后她的心情好了很多。

    不一会小翠就过来叫她吃饭,一直蜷曲在院子角落睡懒觉的小白闻到菜香便醒了过来跑到她身边蹭啊蹭的撒娇。

    小白的嘴里呜呜哇哇的说着什么,卿歌听明白它是要吃的,便让小翠将小白的食盆拿过来将桌上的肉菜分了它一大半。

    看到肉小白马上从她身上跳下去埋头开吃。

    吃完便回房收拾包裹。

    “小姐,你要去那里?”

    “我要出门一段时间。”

    “可是……这碧落院的四周全是离公子的人,怎么走?”

    “老虎都有打旽的时候,总会找到机会的。”卿歌轻哼了一声说道。

    “那小姐你要小心些。”

    接下来的半个月,东方离是日日来到碧落宛报道,常给她带来一些灵石,还给她带来一些高阶符篆。

    卿歌就是不和他说话,但灵石和符篆悉数收下,权当他禁锢自己的利息了,况且都全是她需要用到的。

    有了东方离的资助,她的修为突破猛进,一下到了引气期第五层。

    今晚她一如往常盘膝修炼来吸收灵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引气期第六层便会在今晚突破。

    果然如她所料,修炼不过二个时辰,引气期第六层便如期到来。

    “小姐。”

    门外传来小翠的低叫。

    卿歌将门打开,低声问“他们睡着了?”

    小翠点了点头,卿歌内心窃喜,从床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包裹。

    “小姐,你自己一个人在外头要小心些。”

    “我知道了。”她点头说道,说完便悄无声息的向大门走去。

    果然如小翠所说,看守碧落宛的二个门卫正在抱着长枪昏睡。

    为了怕他们突然醒来,她还是將之前给灵玉她们准备的迷烟点着。

    “你们安心的在这睡吧,姐姐我走了。”她拍了拍手向后门走去。

    出了后门她松了一口气,想不到这么顺利就能出来了,东方离明天要是发现自己失踪会不会发疯?

    一想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她的心里不由得一阵舒爽,脚步也欢快了几分。

    一个黑影拦在她的前面。

    “怎么,很想离开吗?”

    清冷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让卿歌浑身打颤。

    “东方离你想怎么样?”她忿忿的说道,这人是魔鬼吗,死缠着她不放。

    东方离逼近她,黑暗中卿歌似乎能看到他眼中的火苗在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