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17 冷嘲讽热
    “夏卿歌,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看来你是把我的警告给忘了,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东方离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他早就知道她会想着逃跑,所以这段时间他没事时就来后门堵着她,果然被他堵到了。

    “东方离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卿歌咆哮如雷,她快要被他逼疯了。

    “放过你!别做梦了,我说过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卿歌知道和他是说不通了,便从储物袋里拿出火符。

    “看符。”

    一声娇喝便向东方离掷去,她还没到凝气境不会法术,只能用符篆去攻击。

    那黄色的符篆并没有如她想像中爆炸发出火球,而是稳稳的落在东方离的手中。

    东方离摆弄着符篆,脸上布满了嘲弄,道“你不觉得拿一张符篆去挑战一个洞虚境的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吗?”

    洞虚境,东方离居然是洞虚境!

    她一直知道东方离不是废材,而是一个境界很高的修士,但却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强者,年纪轻轻便到达了洞虚境,这是何等妖孽的存在?

    “你不是一个废材吗?为什么会是洞虚境。”卿歌无力的问道。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东方离冷冷的说道。

    卿歌跌坐地上起不了一点反抗的心思,下一刻她已被东方离拦腰抱起,驭剑飞回碧落宛。

    她觉得人生从来没有过的黑暗,跑不掉、打不嬴,太憋气太窝囊废了。

    接下来的日子,东方离便来到碧落宛住,美其名曰怕她跑了。

    这种日子让她感到窒息,让她感到发疯发狂,她想去打听江凌风的消息,她不要呆在这如牢笼般的碧落宛!

    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动不动就发脾气摔东西,时常不吃不睡,人也日渐消瘦。

    小翠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端着燕窝道“小姐你吃点吧?”

    卿歌摇了摇头道“我不饿,陪我到花园走走吧。”

    她想去花园看看,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江凌风的地方。

    “好吧!”小翠无奈的回答。

    在夏家她可以活动,只是一切都在东方离手下的监视之中。

    到达了花园,那里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她想起江凌风的样子,忆起他身上的味道,不由得暗自惆怅。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哎哟,我道是谁呢,三小姐终于出来晒太阳啦,我都以为你老死在碧落宛不出来了呢。”

    卿歌顺着声音望去,看到是灵玉和云漓两姐妹。她叹了口气,暗道可真是冤家路窄,这么久没有出来,一出来就碰到她们。

    “可不是,人家在碧落宛日日和离公子颠龙倒凤,怎么舍得离开碧落宛。”夏云漓冷嘲执讽道。

    “先是和离公子订亲,然后又和江凌风勾搭,江凌风失踪后又腆着个脸回去找离公子,真不要脸。”夏灵玉也跟着说道。

    “姐姐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那狐媚手段多着呢。”

    “哼!什么狐媚手段,说白了不就是陪那东方离睡,还未出阁就和别人上床,说出去丢死我们夏家的人。”

    “就是,和她做姐妹我都感到恶心。”

    灵玉和云漓这一唱一和将卿歌气得脸蛋煞白,她指着她们气愤道“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是清清白白的。”

    “姐姐,你听到没,和一个男人同住一个院子了还清清白白呢,说出去谁信啊。”

    “可不是,现在下人都在讨论呢。”

    “讨论什么啊?”

    “哈哈哈,说三小姐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蹄子了。”

    卿歌气得浑身颤抖。

    正在此时一个冷咧的声音传来“你们给我闭嘴!”

    卿歌一看,是东方离。

    灵玉和云漓看到他,便急忙低头施礼,齐声道“参见离公子!”

    东方离冷冷的看着她们“警告你们离卿歌远点,若是让我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她,休怪我不客气。”

    “是!”灵玉两姐妹惶恐的回答。

    不知是不是下人的通报,裹着小脚的李氏正往花园赶来,看到东方离急忙施礼,道“参见离公子。”

    “无须客气。”东方离语气冰冷。

    “离公子不要怪灵玉她们,是老身不懂教导女儿。”

    “那你以后可就要好好教导她们了!”东方离的声音依旧冷咧。

    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支发钗,意味深长道“这支钗有个秘密,夏夫人可想知道?”

    李氏神色迷惘,摇头道“老身实在不明离公子所指!”

    东方离沉声道“我说过倚红之死会给你们一个答案的,现在就是给你一个答案的时候了。”

    闻言,李氏的脸色变成了土色。

    卿歌一头雾水,她只是出来花园溜一圈怎么会引发这么多的事情。

    恰在此时,夏云轩也赶了过来,和东方离便见了礼,道“离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离没有回答,而是将发钗的一端扭动了几下,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发钗便分开成了两截。

    原来这个发钗是组合空心的。

    他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交给夏云轩“夏老爷,你还是自己看吧!”

    夏云轩接过一看,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只见他指着李氏,愤怒的说道“想不到你这么狠毒,杀了碧荷还把卿歌害成个痴傻儿。”

    夏云轩的话如同响雷一般落在每一个人的心窝里,翻起滔天巨浪。

    李氏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我……你不要诬赖我,凭一个破发钗就说我害了她们谁信啊。”

    “来人,将王妈带上来和孙大牛上来。”东方离冷声道。

    李氏听到这话,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两然翻白的晕迷过去。

    很快就有东方离的人将一个男人和王妈压了上来。

    卿歌认得那个男人,他就是那天晚上杀她的黑衣人。

    王妈一被押上来便跪地求饶“离公子饶命啊,都是大太太指使的。”

    “将你所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东方离厉声道。

    “是!”王妈颤声回答。

    接下来王妈便便将年迫害迫害卿歌母亲之事托盘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