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19 重获自由
    他不提倒罢,一提卿歌便想起他囚禁自己,害得自己不能去找江凌风的事来,随即赌气的说道“饿死最好。”

    一看到卿歌的态度变得恶劣,东方离的表情也僵了起来“你愿绝食而死也不愿接受我?”

    “谁说我是绝食了?对,我就是绝食了,你又能怎么样!”

    东方离冷冷道“你试下不吃看看?我拿你没办法,但不代表我拿你的家人和丫环没有办法。”

    卿歌一听便跳起来指着他怒骂“你这是威胁我?”

    “你试下看看就知道了。”东方离说道,说完便拂手而去。

    剩下卿歌象个泼妇般叫骂“东方离你个无赖去死吧。”

    听到叫声,小翠入得房来,道“小姐你骂啥呢。”

    卿歌没好气的说道“在骂一个王八蛋。”

    小翠坐到她的身边语重心长道“小姐,离公子可是好人,你不能骂他,他可是帮小姐你报了仇呢。”

    “看来没几天你就替他说话了嘛。”卿歌翻了个白眼说道,小翠说的道理她都懂,只是不知为何和东方离一起她总是轻易的就动怒了。

    也有可能江凌风在自己的心里过于重要了吧,一想到江凌风有可能是因为东方离而失踪,她就没办法给他好脸色。

    小翠继续说道“其实离公子挺好的,你前些日子失踪了十多天,他比谁都上心……”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卿歌打断了她“我饿了,可以吃饭了没。”

    小翠点头说道“我正是来请你出去吃饭的。”

    卿歌吃了饭后感觉有精神了很多,于是便打坐修炼起来。

    第二天东方离又象没事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卿歌也懒得和他再吵,反正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做也无法逃脱东方离的控制,倒不如安心享受这一切。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终于找了机会逃了出夏家。

    小翠这段时间总是帮着东方离说话,为防她走漏风声卿歌没有告诉她出走的消息。

    可是却没有瞒过小白,小白看她出门时便死死的跟着她,她只好无奈的带上它,幸好她之前买了一个灵兽袋,现在正好可以用来装它,不然带上它太显眼的了。

    她此行第一站便是前往德都的江家,打听江凌风的消息。

    她怀里惴着十万两银子,是她前些时日让小翠去问夏云轩要的。

    夏云轩对于卿歌觉得亏欠了许多,对于她的要求是有求必应,自然是要多少给多少。

    她知道东方离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为了以防止被东方离派出的人找到她,她便将自己打扮象个男子的模样。

    她在德都停留了半个月,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

    德都和洛阳太近了,这让她深有危机感,便决定离开德都前往禅城。

    据说禅城有大仙派,或许那能寻到些机缘也不一定。

    从江都到达禅城她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到,其实她有疾走符,是东方离给她的,但那是用来保命物品,在市面上卖要上千两一张,她并不想浪费。

    禅城和洛阳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虽不如洛阳的繁荣热闹,却是个修仙氛围很足的地方,就连大街边上都摆卖了很多仙丹灵药。

    而她目前最想拥有的便是一个通灵的鼎和炼丹的秘笈。

    她在妖界只是一个二星丹师就死了,所以接触到的都是二级的秘笈,也就只能炼制二级的丹药而已。

    她将小白放出来让它透透气,然后一起逛了一圈禅城,发现都是三级以下的灵草,却没有她所需要的鼎。

    最后她找到了一个出售灵石的店铺,店铺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扫地的小厮和坐在柜台前的老板。

    “老板,灵石怎么卖?”她站在柜前问道。

    老板抬起眼皮瞟了她一眼又将眼皮合上“下品灵石一块二百两,中品一块五百两,上品一千两。”

    毫无疑问上品是最好的,只是这样一来十块就要了一万,而她全身上下只有十万而已,全买了也不过一百块,远不够她到达七层。

    想了想她还是忍住没有买。

    在她转身欲离开时身后传来老板不屑的声音“都是混吉的,没钱也来问。”

    卿歌一下就气上心头,从怀里拿出银票在掌柜的眼前晃了晃,道“别狗眼看人低,本公子有的是钱,可就是不想买。”

    掌柜看到她手中的银票,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狗腿“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你想要多少。”

    卿歌扬眉,道“我不稀罕了,小白我们走。”

    小白便跃上她的肩头,耀武扬威般向掌柜呲牙裂齿。

    待她们出门后,身后的老板向小厮使了一个眼色,小厮会意便跟了上去。

    卿歌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跟踪,带着小白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来,想着第二天再看看有没有自己要买的东西。

    在房中休息了一会,小白便吵着要吃东西,于是卿歌便带着它出去找了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房。

    一人一宠在酒楼呆了二个时辰,待出来时已是夜幕降临。

    回到客栈,卿歌喝了几滴灵泉,自由上次走火魔的事件后她不敢再喝那么多,只是隔几天便喝上那么几滴。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因为长期喝灵泉的关系变得强大了很多,而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得到丹药和灵石。

    或者是半个月的奔波,不久后她便沉沉的睡去。

    半夜时分,她睡得正是香甜,一个黑影悄悄的潜了进来。

    就在黑影走到床前时,小白率发现发出了警报声。

    卿歌惊醒往床上一滚避开,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火符向黑影掷去。

    借着光华她看到一个蒙脸的黑衣人。

    黑衣人轻松避过,继续持剑而来。

    眼看黑衣人的剑就要刺中她的胸膛,一个虚幻的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击黑衣人的脸。

    “哎哟”

    黑衣人摔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叫,便彻底的晕死过去。

    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房间中。

    卿歌将灯点着,看到黑衣人正是日间卖灵石的掌柜,想必肯定是白天看到自己的银两,现在来谋财害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