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20 结拜事宜
    看来财不露白是对的,尤其是在自己没有实力的时候。

    而帮了她的白衣人是一个年龄介乎二十岁左右的男子,面容俊逸,身材挺拔,可谓是一个美男子。

    卿歌急忙向他施礼,道“谢谢大哥相助,小弟沐白感激不尽。”

    自她离开洛阳后便身着男装,化名沐白。

    “小兄弟你不必客气,我刚好住在你隔壁听到打斗声音过来看看而已。”

    “请问大哥做何称呼?沐白明日请大哥吃饭谢礼。”

    “我复姓上官字流云,你就叫我流云可以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用不着你破费。”上官流云爽朗说道。

    此时听到动静的店小二走入房来问怎么回事,卿歌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小二叫人报官,不一会便有人将那晕迷了的掌柜拖走。

    “沐白兄,现在已经很晚我就不打扰了,你也早些休息吧。”上官流云说道。

    “流云大哥明天若是有时间,请给我个机让我请你吃饭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卿歌急忙将旧话重提,她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不想欠人太多的恩情。

    “成!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也不矫情,有事大声叫我。”上官流云爽朗道。

    “好!”卿歌回答。

    第二天响午,卿歌和小白找到上官流云,一起去了一家食肆用餐。

    卿歌叫了十多个菜,又叫了一壶酒一起吃喝起来。

    在交谈中卿歌得知上官流云今年已是二十岁,修为已达化气期,来自一个叫英宗堡的小仙派,此次是出来历练的。

    “沐白兄你呢?”上官流云反问道。

    卿歌自是不能说实话,于是只好编造了一套谎言“我说来话就长了,我家中九代单传,父亲希望我早日开枝散叶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可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被婚姻束绑,所以我就只身出来闯荡。”

    上官流云一拍大腿,道“那正好,我们可以结伴而行也不至于路途寂寞。”

    卿歌自是求之不得,她本就修为低弱,多了个比自己修为高的人同行,路上定安全得多,于是一口答应了下来“那就有劳流云大哥照顾了。”

    上官流云端起面前的酒一口喝光,又给卿歌和自己满上,道“我自小没兄弟,今日和沐白兄你一见如故,如你不嫌弃流云想和你结拜做个异姓兄弟,你看如何?”

    “流云大哥救了我,能得到大哥的赏识沐白自是求之不得。”卿歌急忙回答。

    上官流云举杯,道“我比你虚长几岁,喝完之后我为兄你为弟了,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卿歌举杯和他碰了一下道“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两人连碰三杯,这结拜之事便戏剧性的定了下来。

    “二弟,你此次可有什么地方要去的?”上官流云夹了一颗花生问道。

    卿歌吃了一口菜回答“不满大哥,我的家乡是个小村落,平素我没有出过远门对于外面的世界了解得不多,便走到那算那,怎么大哥有好去处?”

    上官流云将凳子向她挪了挪,压低声音说道“过三天便是苍云派开放去五常山历炼的日子,到时咱们找个机会溜进去。”

    在上官流云的解释中,卿歌得知五常山是一个供引气境到凝丹境修炼的地方。

    传闻那里有宝物、灵石、灵草,还有很多低、中、高阶的野兽,击杀它们便可拥有兽魂丹,兽魂丹是可以产生灵气的好东西。

    可是机遇和危险从来都是并存的,五常山分为五层,而越深入便越危险,而化气期也不过只能到达三层而已。

    “大哥既然你说得那五常山有那么好,为何那些修为高强的修士不去寻找机遇?”卿歌不解的问道。

    上官流云抓了抓头皮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要是超过凝丹境进去便会被自动传出来。”

    “那我们怎么才能混进去?”卿歌问道。

    上官流云“嘘”了一声说道“小心点,我自有办法就是。”

    小白一直在边上吵闹不休要吃东西,之前卿歌请上官流云吃饭,不好意思将菜分给小白,这会和他已经混熟便不再拘谨,将两人吃剩的菜都全给了小白。

    小白自然又是将肉菜一扫而空,看得上官流云目瞪口呆,半响才反应过来说道“依我看它不是普通的野兽,而一只宝灵兽,传闻中宝灵兽喜好美食和仙丹灵药,体形能大能小,无论吃多少都吃不饱。”

    卿歌苦着个脸“你说对了,上次我好不容易炼了一颗二级特品丹被它偷吃了去。”

    上官流云更是诧异了“二弟你会炼丹?”

    “我只能炼二级丹而已。”

    “南瞻部州除了阵师便是丹师稀有了,二弟如此年轻便到达二星级,以后前程不可限量那。”上官流云说道。

    修仙之人也分职业,其中最吃香的是阵师、丹师、器师、符师。

    卿歌除了对丹师外,其它的了解得并不算多,只知道阵师便是施法布阵、器师便是打造祭炼法器、而符师便是制造符篆的。

    卿歌笑了笑没有回答。

    她这一笑颇有几分妩媚流露,看得东方流云呆了呆,心跳也加速了几分

    看到东方流云在发呆,卿歌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大哥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上官流云回神急忙说道,心里暗自责怪自己想法下流。

    不一会小白已吃完,卿哥便结了账和东方流云出了食肆的门口。

    “二弟,我有些事,就先行离开了。”上官流云说道。

    “行,我和小白逛会。”卿歌笑了笑和他道别。

    待上官流云走后,卿歌带着小白在禅城逛了起来。

    今日相比起昨天,街上摆卖灵草的人更多了,她边走边看,看有什么合适自己需要的。

    一路上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当走到街尾正准备打道回府时,一阵药香味传来。

    顺着药香的地方望去,一个年约六十的老者正在闭目养神,他的面前摆放着几株灵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