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21 入五常山
    她妖界的师傅清乾子曾是九星级炼丹师,只是她入门迟并没有学到什么师傅便飞升了。

    她曾在他那看到过一次龙涎草的样子,它是九级灵草,将它配合其它的灵草炼成龙涎丹能解百毒、治百病、疗百伤之效,可谓是千金难买,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清乾子在飞升之前将最后一颗龙涎丹给了她,后因金圣月和鬼君决斗受了重伤,便用它救了他。

    想到金圣月便想到青玉,那两个背叛自己的人,她誓要回去将他们挫骨扬灰方能解恨!

    抛却纷杂的念头,她走向老者拿起龙涎草,道“老人家,请问您这棵灵草怎么卖?”

    “十万!”老者眼也不睁,似乎不怕别人偷走他的灵药。

    卿歌犯了难,这龙涎草的确值十万,只是她出来的这些日子花费了几百两,现在只有九千九百多两了,而且她以后还要生活,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不可能全都拿来买这颗龙涎草了,可是这般珍贵的药草平生难得见到一次,错过了这村就没了那店,这可怎么办好?

    思量一番她最终决定要将灵草买到手,道“老人家,能不能打个商量便宜些,能不能九万卖给我?”

    如此一来,她还能剩下几千两足够维持日常所需。

    “你一个十多岁的小子要龙涎草有何用?”老者声音缓和了些,只是依旧没有睁眼。

    卿歌一惊,老者乍看之下只是普通人家,可却能说出龙涎草的名头,就说明他是识货之人,并且一直不睁眼,也不怕别人将那贵重灵草夺了去,看来不是简单之人,只好实话实说“不满老人家,我是一个炼药师,曾从书中看过龙涎草,所以知道它的存在,今日得已一见便想买下来以后能炼时再炼”

    老者听完她的话,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道“若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将龙涎草送上,还有这个鼎。”

    说完老者从储物袋拿出一个青铜小鼎。

    一种古朴远久的苍桑感扑面而来,卿歌定睛一看,此小鼎有三足,巴掌般大,身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飞龙,似乎下一刻便要破鼎而出。

    她一眼便认出这个青铜小鼎正是她最想要是通灵鼎,不由得激动道“老人家,您请说。”

    老者叹了一口气“知道为什么我没睁眼吗,那是因为它已经瞎了整整二十年,只有龙涎丹才能解了我中的毒,让它重见光明。”

    老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天天在这摆摊卖龙涎草,算起来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人过问它,你是第一个,所以我将赌注压在你的身上,它日你若能炼制出龙涎丹记得回来给我一颗。”

    卿歌犯了难,犹豫道“老人家,实不相满我目前只能炼制二级丹药,距离能炼制出龙涎丹还有漫长的时间,我……”

    老者打断了她“修仙之人,时光弹指刹那便已过去,就凭你刚才推辞的话我便相信你是个可信之人,这个鼎是我当年历练所得,是无主之物,一会你滴血将其认主就可以了。”

    老者说完便将鼎交给她“就这样说定了,你拿去吧。”

    卿歌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然后咬破手指头将血滴在鼎上,只见那血快速的渗了进去,一条虚幻的飞龙从鼎中飞出,围绕在她的头上发出欢快的龙吟。

    “就叫你龙鼎吧!”她对着小鼎心满意足的说到,那虚幻的龙便飞入鼎中又沉寂起来。

    随即老者又将龙涎草交给她,卿歌接过将它和龙鼎一起放入储物袋放好。

    这一切做罢,卿歌拱拳道“在下夏卿歌,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杨子荣!”老者回答。

    “谢谢您的信任,它日我要是能炼制出龙涎丹第一时间就会回来找您。”卿歌感激的说道。

    老者没有再说话,扬了扬手让她离开。

    她从街头扫到街尾,将能炼制三级丹药的灵草全部买了下来,现在只差真火和炼三级丹的秘笈了。

    看到储物袋里面堆成小山般的灵草,她无比满足的哼着歌儿回到客栈。

    回到客栈的发现上官流云还没有回来,她百无聊赖便打坐修炼。

    感应到苦海中那可怜兮兮的真元,她不禁叹了一口气,到达第七层到底是猴年马月。

    不一会敲门声响起,她下床开门。

    是上官流云回来了,看到她开门便紧张的将门关上。

    卿歌不解的看着上官流云,道“大哥你被人追杀了?”

    上官流云摇头,然后得意的从怀中拿出二个玉牌,道“这可是去五常山的通行证,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得来的。”

    卿歌看着上官流云突然大笑起来“大哥你说费了好大功夫怕是顺手牵羊吧。”

    被卿歌揭穿,上官流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进得五常山只有那六大门派才有资格,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了。”

    “那六大门派?”

    “除了苍云派还有无影门、天山剑派、天罗教、玄衣阁、百宣堂。”

    卿歌点了点头将这些门派记入心中。

    接下来的两天禅城的人越来越多了,六大门派的弟子都已全部集合在禅城,待五常山一开便进去历练

    今天东方流云和她外出购卖大量食品清水,甚至锅碗瓢盆都置办了一份。

    疾走符被炒得三千两一张了,卿歌咬牙买了三十张,只是这样一来她身上的钱只剩几千两了,可是如果命都没有了要钱有何用。

    想了想又花了五千两买了一把普通的利剑做防身之用。

    她将疾走符给了上官流云十张,自己留了二十张,加上原本东方离给她的十二张便有三十二张答,万一在里面碰到危险时,用它们来逃命足够了。

    上官流云则一直象个百事通一样,为她介绍六大门派的由来和要注意的事项。

    “总之进去五常山看到苍云弟子我们就离他们远些,他们自持是六派之首自视甚高看不起人。这一次进去五常山的五百人,苍云就占了半数以上,若是得罪了他们我们会难脱身。”上官流云一再叮嘱她。

    卿歌点头将这一切都记进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