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30 夺取宝物
    魔陵上空的赤红光芒越来越盛,卿歌已有一种压逼感,她便急忙运转凝神静心术来守住心神。

    汪洋等人站在魔陵的上空施法。

    只见那一道道神芒、一条条火龙、一枝枝冰箭、还有滔天的大铁捶、一道道的闪电,均向魔陵袭去。

    初时魔陵还安然无恙。

    汪洋再次祭出他的法宝,那方从气海冲出的绿印辗压魔陵。

    二个时辰后,一声“咔嚓”声响起,魔陵终于裂开了一道裂缝。

    又一个时辰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魔陵终于倒塌。

    就在倒塌的瞬间,魔陵上空有众多光芒冲了出来。

    卿歌定睛一看,那些金芒却是一件件法器。

    有鼓、剑、刀、盾、塔、灯、枪、茅……等,正在向四处飞出。

    “快拦下这些宝物,很可能有我们的人界至宝。”汪洋叫道。

    于是众人拦截,但却有一小部份逃了出来。

    一柄漆黑的剑落在卿歌的面前,卿歌急忙捡起。

    法器啊,发达了,她无比的高兴,想她到目前为止却还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器呢。

    刚捡起,只觉得眼前突然掠过一个身影,下一刻手中的剑便已易了主。

    她定睛一看,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小叫化,年纪不过比她大些,不过修仙之人通常看不出年龄。

    只见他衣衫褴褛,赤着脚,腰间别一酒壶,全身散发着一阵浓烈的酒味。

    “小丫头,这个玩意魔气太重不合适你。”小叫化笑嘻嘻的说道。

    “你!”

    卿歌气得鼻子都歪了,但此人修为肯定比自己高,她便忍了下来。

    “小丫头再见。”小叫化一说完便向其它漏宝的地方快速掠去,其所经之处只留下一道残影,可见速度之快。

    卿歌庆幸刚才忍了,虽然她不知道小叫化的修为,可肯定比自己高多了,若是一个不忍和他打起来,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鼓落在她的面前,她心一喜捡了起来,可下一刻又一道身影伴着酒味出现。

    没有任何意外,她的鼓又落入了小叫化的手中。

    “小丫头,我们真有缘。”小叫化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鼓说道。

    卿歌的脸都绿了,这小叫化欺人太甚。

    深呼吸将怒火忍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鬼和你有缘。”

    “小丫头再见。”老叫化说完便又飞速的离开。

    接下来卿歌捡了三件,都被小叫化一一夺了去。

    卿歌简真气疯了,可是却有气不敢撒。

    就在此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响彻四方。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人类,敢闯本尊的陵墓,我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卿歌的身子一僵,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是上官流云。

    她起身看去,看到的果然是上官流云,只是此时的他,脸上有黑色纹路在流转,全身上下溢出一阵阵黑气。

    她的心痛了起来,上官流云到底怎么了?自重生后唯一对她好的人除了小翠就是上官流云,她可不想他出任何不好的事情。

    “糟了,魔尊还没有死。”汪洋惊叫道。

    “这可怎么办?魔尊的法术可不是我们能承受得来的。”说话的是罗石。

    “惨了,早知我们不来的好啦。”

    “……”

    “师傅,他不是魔尊,这个人我见过,我……我还抢过他的兽魂丹。”

    说话的是大虎,他见过上官流云,自然是记得。

    闻言,汪洋慌乱的神情消失,声音阴狠了起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是魔尊的魂魄附这小子的身上了,进来五常山的修为都不过是凝丹期而已,魔尊的法术由他施展出来威力肯定会大减,合我们十一之力定能将它诛杀。”

    “对对对,一个凝气期的小子能有什么大作为,大家冲上去杀啊。”其它人附和道。

    于是众人便各施法术对付被魔尊附身的上官流云。

    只见上官流云冷笑一声,便祭出一件象铜钟似的法器,只见那铜钟发出一个又一个的金色字符,为自己布下了一个法阵,来档住各方的攻击。

    “他只不过是凡人之躯,只要我们一直轮番作战,不给他机会休息,他一会就会受不了,到时我们就能杀了他。”汪洋说道。

    卿歌骂了一声卑鄙,十几个人打一个。

    同时她也不由得更加担心上官流云了,可是自己修为低,若是帮忙的话只是找死,对着汪洋他们一招也接不下。

    突然间魔陵又冲出更多的宝物,汪洋等人一看便又四处拦截。

    就在这一瞬间,被魔尊附身的上官流云便化作一道虹光飞走,其速度之快,待众人反应过来时早就没了踪影。

    “上当了,他用了调虎离山之计。”汪洋懊恼的说道。

    卿歌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明知现在占有上官流云身体里的是魔尊,但身体却是上官流云的,纵算上官流云已死,她也不想看到他的身体被汪洋他们伤害。

    有几件宝物落在她的脚边,她捡都懒得捡,明知一捡那个小叫化便会过来夺了她的。

    果不其然,她的念头刚落下,小叫化便出现了“小丫头,我们今天太有缘了。”

    卿歌努了努嘴,示意他自己去捡。

    小叫化将落在地上的宝物捡起收入储物袋,将其中一块锈迹斑斑的铁块丢在地上。然后将她打量一番说道“小丫头,把你的储物袋借我看一下。”

    卿歌一下就紧张起来,储物袋里有燚火剑,宝物可以不要,但这个剑却是受炎帝所托,万万不能丢失的。

    “我什么都没有捡。”卿歌警惕的退后。

    “你没捡担心什么。”老叫化说完,一个虚幻的大手便往卿歌的怀中袭去。

    卿歌还来不及反应,储物袋便落入老叫化的手中。

    “你,还给我!”卿歌又气又急的叫道。

    老叫化没有理会她,打开了储物袋,拿出了那把燚火剑,道“这把剑似乎不错。”

    “这个剑是我朋友的东西,可不是我捡的。”卿歌欲夺回来。

    “我只是看看而已。”小叫化嘻嘻一笑掠了开来,卿歌落了个空。

    “你个臭叫化不要脸,抢人东西,你的心比你的人还丑陋,我祝你一辈子都是个叫化子。”卿歌口不择言,气急败坏的骂道,此时她完全忘了自己根本不是小叫化的对手。

    小叫化没有理会她的叫骂,而是将燚火剑从剑鞘处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