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32 心如刀绞
    吴良,无良,果然是人如其名是个无良之人,卿歌暗自骂道。

    看到卿哥不说话,吴良接着说道“你可知道清羽宫主是什么来头吗?”

    本不想理他的卿歌被他的话勾起了好奇心,于是撇嘴道“她什么来头?”

    吴良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她可算是半仙了,早听说她可以破碎虚空登仙,但却选择留下来,这修为别说南瞻部州了,就是四大州都是最顶级的修士。”

    卿歌不解,道“修仙之人的终级梦想不就是修仙吗,何为她不升仙?”

    吴良伸出那黑漆漆的手,抚摸那早就打结成一团分不出颜色的胡子,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有的人宁做龙头不做凤尾,仙界强者无数,去到那只是低卑的存在,还不如留在人界称王称霸呢。”

    卿歌点了点头,老叫化说的可谓是有一定的道理,想了想又问道“她比汪洋他们厉害?”

    “当然了,百花宫在西域虽然是个小仙派,清羽宫主却生得国色天香,但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多年来一直单身。不过依我看啊,她边上的美男子多半是她的意中人。”老叫化指着江淩风说道。

    “不是!”卿歌莫名的烦躁。

    “你怎么知道。”老叫化不解的看她。

    “总之我说不是就不是。”卿歌怒眉瞪眼,大有老叫化再说是的话就和他拼命的架势。

    看她态度强硬,老叫化便不再和她争,于是道“好好好,不是就不是,看人干架吧。”

    “轰!”

    一道神芒爆破发出巨响,魔陵上空打得正是激烈,分不出胜负。

    看了一会,老叫化道“小丫头,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跑路吧,不然一会被人发现就跑不掉了。”说完便伸出那脏兮兮的大手拉住卿歌。

    卿歌不想走,她好不容易碰到江凌风,她想问问他过得好不好,想知道为何他失然失踪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她还想和他一起,她没有忘记过那天在花园中他说的话,他说过要娶自己的。

    “放开我。”她用力甩开老叫化的手说道。

    因为着急,卿歌这个声音过于大声,一下被正在魔陵上空的人听到,于是众人同时收手向她这边飞过来。

    说得迟那时快,吴良一看情况不对,就化成一道残影开溜了,只剩下卿歌一人。

    果真是个没良心的人,卿歌暗骂道。

    “刷刷刷”

    十几道虹光便落在她的面前,江凌风也在其中,他还是那般俊美的动人心魄,而清羽宫主则依在他身旁,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

    此刻卿歌的眼中只有江凌风一个人,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的面前,她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和他诉说。

    “凌风,你还好吗。”她泪湿眼眶。

    江凌风看向她的眼神冷漠而疏离,似乎卿歌只是一个陌生人。

    “师傅,就是这个臭小子害死四位师弟。”说话的是大虎。

    “臭小子,害死我几个徒弟,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汪洋恨恨的说道,他话刚落,那个法宝青印便向卿歌飞来。

    青印从拳头大瞬间澎涨了几百倍,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往她的头顶压下去。

    她忘了危险,忘了一切,她的眼中只有江凌风,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

    眼看她就要死于汪洋的法宝之下,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将她推开。

    “轰”

    青印落地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跌倒在地上的卿歌终于反应过来,刚才若不是被人推开,此刻自己怕是变成了肉泥。

    “清羽宫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汪洋恨恨的看着清羽宫主。

    清羽宫主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汪掌门,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汪洋脸上尽是杀机,道“这个人害死我的徒儿,你若是要护她,定是要与我中原作对。”

    “汪掌门何须给清羽上纲上线,用中原压我,我只不过是想看一眼混沌天书而已,若是汪掌门让我看上一眼,她便由你随便处置。”

    “我说过我们没有得到混沌天书,不管你信或不信,若是要拦着,只怕会两败俱伤。”汪洋忿忿说道。

    清羽宫主在江凌风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江凌风便点了点头。下一刻她便将胡琴楼于胸前,素手轻拨弦,一阵天籁之音便传来,如皓月当空,清风徐徐。

    “守住心神,这可是她的看家本领,仙乐九杀。”汪洋急忙叫道。

    突然间琴音激荡而缭亮,似万马奔腾,又似天雷滚滚,整个大地都在颤粟、天空中的云雾象海啸般翻滚。

    卿歌只觉得五脏六腑阵阵剧痛,她终于见识到这个世间顶级的修士是何等的强悍。

    汪洋等人纷纷祭出各式各样的法器或法宝对抗。

    突然间,卿歌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抬头发现是江凌风,他的味道一如几个月半那般好闻。

    她无比欣喜,可是江凌风却没有再看她一眼,便抱着她跳到飞行法器上飞走。

    她看到汪洋等人欲拦截她,却被清羽宫主拦了下来。

    一路上,江凌风没有说半句话,卿歌抬头看着他那如雕刻般的棱角,心里暖暖的。

    一刻钟后,江陵风在一个传送法阵处将她放了下来“这是清羽构建的传送法阵,你可以从这里离开!”

    他的语气很冷淡,仿佛在对待一个陌生人。

    “凌风,你还记得我吗!”她定定的看着他问道,这么久以来,他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本想问的是你有没有想我,到了嘴边却成了你还记得我吗。

    “对不起,虽然我是叫江凌风,但是我并不认识你。”他淡淡的说道。

    卿歌想起自己是男装,急忙扯下头上的头巾,一头乌黑的秀发便飘散开来,道“我是卿歌啊,你现在再仔细看看。”

    江凌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

    闻言,卿歌无比心碎,眼中有雾气漫延“在夏家的花园里,你说过喜欢我要娶我的,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