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35 回到夏家
    “别哭了啊,你是不是打算就让我站着。”卿歌笑道。

    小翠抹了一把眼泪,道“看我都忘了,小姐咱们进屋再说。”

    进得前厅,小翠给卿歌斟上茶水,卿歌端起喝了一口,问“我走了后,东方离没有找你麻烦吧?”

    “没有,听人说他去找你了。”

    “噗”

    卿歌含在嘴里的茶没有忍住喷了小翠一脸,睁大眼道“你说啥,他去找我了?”

    “对啊。”小翠边回答边拿出手帕擦脸上的茶水。

    卿歌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他不在我就放心了。”

    她本来打算回来看一眼小翠就走的,现在东方离不在,她大可以放心的留在家几天了。

    小翠把脸上的茶水擦干,以劝慰的语气道“小姐,我觉得离公子这个人挺好的,长得好看,修为又高强。反正女人终归是要嫁人的,嫁谁不是嫁,干嘛不嫁一个长得好看,修为又厉害的人啊。”

    卿歌给了她一个白眼,道“我一想到他当初置我于死地,我就没法对他有感觉。”

    “功能抵过,离公子后面不是知道错也在积极补救了嘛,小姐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小翠继续劝道。

    卿歌撇嘴,道“死丫头,我发现你净帮他说话了呢,是不是被他收买了?”

    小翠剁了剁脚,道“那有,小姐你不能冤枉我,我那是旁观者清,你是当局者迷而已,我知道你喜欢那个江凌风,他好看是好看,可是我总觉得有些邪气不可靠…。”

    闻言,卿歌的脸沉了下来,她想到在五常山碰到江陵风的事,他是那般的陌生与绝情。

    小翠一看她脸色不一样,便急忙道“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卿歌的脸色逐渐恢复,端起茶水轻呷了几口来平熄内心的纷乱,道“没事了,去帮我放热水吧,我要洗个澡。”

    这一路回来,身上沾满了灰尘,她又不会去尘术,再不洗澡就变得酸臭不可。

    小翠应了下来,然后便离开。

    过了一会,小翠便告诉她洗澡水已放好。

    卿歌洗过澡换上另一套衣裙,回到房中打扮了一番。

    “小姐,我发现这次你回来更好看了呢。”小翠在旁边笑呤呤道。

    卿歌仔细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比起前几个月,的确是美艳了几分,尤其是肌肤,越发的白皙细嫩。

    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药瓶交给小翠,里面有二滴灵泉。

    “小姐,这是什么呀?”小翠不解的问到。

    “这是灵泉,本想早就给你的却拖到了现在,你拿去服用了吧。”卿歌说道。

    “这是打通灵脉的灵泉?”小翠惊喜道。

    她也是和大部份人一样,是无法修炼的体质,用灵泉打通灵脉这种事情想也不敢想。

    卿歌点了点头,道了声是。

    “小姐,我太感动了,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一辈子做牛做马都要侍候你。”小翠声音因为激动变得有些抖。

    卿歌汗颜,那灵泉按理她早就该给小翠服用,可是之前她是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只是在五常山的一番经历让她倍觉身边人的重要,才想起给小翠而已。

    “做牛做马就不用啦,你对我好我自会对你好。”卿歌笑了笑回答,又继续说道“你先服用,然后我教你怎么打坐吐纳。”

    小翠急忙将灵泉服下,不一会便打通了灵脉。

    紧接着卿歌便教小翠最基本的打坐和吸纳。

    她不敢教小翠圣心诀,免得她象自己那般走入火魔。

    看小翠已经掌握要诀,卿歌便让她独自一人慢慢体会,便离开了碧落宛去看望夏云轩。

    夏云轩虽然从小对自己不好,但他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父亲。

    夏云轩看到她的到来,神情激动“你这不吭一声就走了几个月,派了人去找你又没音讯,都担心你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卿歌笑了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这么大的人了,我以后不会再干涉你的事情,只要你去那和我说一声好让我放心就成。”夏云轩抹了一把眼泪。

    卿歌有些感动,说了声知道,然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丹药放在夏云轩的面前,道“爹爹,这丹药是强身键体的,长期服用对身体好。”

    夏云轩拿过,打开一看了一眼就将瓶子推回卿歌的面前,道“这是三级中品的乾金丹,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

    卿歌将瓶子推了回去,道“爹,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已经打通灵脉能修炼了,而且这些丹药还是我自己炼制的,你就放心的拿去服用吧,我想要随时都能炼。”

    闻言,夏云轩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你能修炼了?还学会了炼丹?”

    卿歌点了点头,编造了一套谎言,就说这段时间在外面游历得到了机遇,然后就能修炼和炼丹了。

    “好好好!”夏去轩激动的说道。

    “听说你给大哥说了门亲事,下个月就成亲了?”卿歌将话题转移,说刚才从小翠那听来的八卦消息。

    “杜家是大宗族,也算是门当户对。”夏云轩满意的说道。

    “可是我听人说大哥好象不怎么同意这门亲事啊。”卿歌疑惑道。

    夏云轩一听就吹胡子瞪眼,道“自古儿女婚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那有他不同意,况且杜家有几个修为高深之人,不是我们能得罪的!”

    卿歌想起之前夏云轩也是不问自己意见,先将自己许给东方离,之后又想将自己许给江凌风,心里面多少又有些不舒服起来。

    草草的说了几句,她便道别。

    当她回到碧落宛里,前厅里坐着一个女子,她一看到卿歌便马眉开眼笑,道“卿歌姐姐你回来了。”

    只见她漆黑的长发高高盘成云髻,黛眉画得淡淡,一双秋水目,身穿一袭浅绿色罗裙,裙边镶着银丝,细腰轻盈一束,美得可爱又优雅。

    卿歌翻遍了脑海中的记忆也对眼前的女子没有任何印象,于是疑惑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