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37 逸风受伤
    夏逸风正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全身紧缠白色的磞带,磞带上隐隐约约渗出血迹,可见受伤不浅。

    “啪”

    夏云轩狠狠的一拍桌子,额头上青筋尽显“欺负夏家无人了是吧,财叔你去帮我请刘家老爷来,就说我找他有事商议”

    这个刘家卿歌知道,在洛阳城和杜家实力并齐,家中也有人在其它大仙派供职。

    “是,老爷。”站在夏云轩边上的仆人财叔答道,回答完跑了出去。

    “爹,大哥现在怎么样了?”卿歌担扰的问道。

    夏云轩看得是卿歌,语气比起刚才要好了些,道“刚大夫来查看了一下,说他脏腑被震,血经气脉被伤,情况挺严重的。能不能捱过去就看今晚了,杜家的狗杂种敢伤我儿子,我就散了夏家的财也不会让他们好过。”说到最后时,他的语气又气愤起来了。

    卿歌看他激情,忙道“爹,先别急,再请过别的大夫来看。”

    “看我糊涂的,贵姨你快把洛阳城全部大夫都请过来,谁能救我儿子,我就尝他十万两。”夏云轩回答。

    叫贵姨的仆妇急忙应了声是,然后便离开了。

    卿歌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颗三级中品的金创药走到夏逸风的床边,道“大夫没来之前先让大哥服用金创药,可以舒缓他的伤情。”

    说完便将夏逸风扶起把金创药喂了下去,喂完药将他放下去平躺好,才抬起头对夏逸轩说“爹爹,你别太担心,大哥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夏云轩老怀宽慰的点了点头,道“还是你有心,你那二个大姐,风儿受伤到现在影都还没有看到,就整天知道去外面晃荡,也没个女儿家的样子。”

    卿歌刚准备说话,灵玉和云漓两姐妹从门口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灵玉率先叫道“爹爹,我们回来了。”

    夏云轩本就在气头上,看到她们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由得老脸一黑,气呼呼道“你们俩个又野那去的了?”

    灵玉却是看不懂神色似的,满不在乎道“爹爹,我们不就是去看皮影戏了嘛,那又惹你不高兴的了。”

    闻言,夏云轩怒气冲冲“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玩玩,都是你们娘将你们纵坏了,自己看大哥都成什么样了,你们还有心思玩。”

    云漓撇了撇嘴,道“大哥受伤了就找大夫,我们回来也帮不上忙啊。”

    “就是,这不是有你们嘛。”灵玉附和道。

    “你们!”夏云轩气得吹胡子瞪眼“家门不幸啊,我们夏家怎么会出了你们这两个不懂事的畜生,那个可是你们的亲哥,你们就不担心吗。”

    “谁说我们不担心了,只是我们真的帮不上忙啊。”云漓翻了个白眼道。

    夏云轩气得两手发抖,道“你们两个禁足两个月不能出去。”

    “爹爹不要啊。”灵玉急忙的叫道,这禁足两个月不是要了她的命啊。

    “对啊,我们以后不乱跑就是了。”云漓也急忙附和。

    “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二个月内不能出去,我会找西街的黄煤婆帮你们说亲,早嫁早着,免得在家碍眼碍鼻。”

    夏云轩此话一出,又惹来云漓和灵玉两姐妹哀嚎和求情。

    但夏云轩却不为所动。

    卿歌自顾的坐在桌子上喝茶看戏。

    被夏云轩拒绝的云漓,心中怒火正是无处发泄,看到她在休闲的喝茶便借题发挥,道“傻子!大哥受伤你还有心思在这喝茶,爹爹你偏心,为什么让我们嫁而不是她。”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应声而响,夏云轩指着云漓的手指不停的发抖“气死我也,还有脸说妹妹,她早就来看大哥了,还有以后不能叫她做傻子,若是让我知道你们以后还敢欺负她,你们出嫁时一分钱的嫁妆别想得到。”

    云漓捂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夏云轩“你打我,你居然为了这个傻子打我,我恨死你了。”

    说完便放声大哭的跑了出去,灵玉急忙跟上。

    卿歌没有想到夏云轩现在这么维护她,不由得有些感动。

    正在此时财叔匆匆走了进来“禀告老爷,刘老爷的下人说刘老爷染病在床,不宜见客。”

    夏云轩皱了皱眉,道“还是我亲自请吧。”说完便拂袖而去。

    待夏云轩走后不久,香香也来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和她们年龄相仿的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肌肤白嫩,丹凤眼,柳梢眉,小巧的琼鼻,樱桃似的红唇,,腹部微微的凸起。只见她一入得房中便扑到夏逸风的床前哭道“逸风,你怎么了,快醒醒啊。”

    卿歌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整糊涂了,香香似看懂她的疑惑到她的身边,道“我刚才来找你玩,在门口刚好碰到她和下人在起争执,我就过问了一下,她说是来看大公子的,但下人不让她进来,于是就将她带进来了。”

    “我知道了。”卿歌点了点头回答,观绿衣女子看到大哥受伤后哭得这么伤心的样子,想必就是大哥的心上人了。

    绿衣女子哭了一会,才站了起来拿出手帕抹了抹眼泪,低身向香香和卿歌施了一礼,道“两位小姐好,我是赵兰儿,我是逸风的……。”

    说到最后她变得尴尬起来,支支吾吾的没有说下去。

    卿歌笑了笑,怕是赵兰儿自己也不好意说吧,于是道“我知道你,你是大哥的心上人。”

    赵兰儿的脸红了一红,道“您是三小姐吧?”

    “是的。”卿歌点了点头。

    谁知赵兰儿一听便“扑嗵”一声跪倒在她的面前“三小姐,你想想办法救救逸风,我不能没有他,而且我腹中已有了他的孩儿。”

    卿歌知道她误会了,便急忙将她扶起,道“你起来,大哥他只是晕睡过去,不会有性命之危。”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大哥真的没事,顶多过几天就会醒过来的了。”

    赵兰儿松了一口气,道“这我就放心多了,只要逸风没事,我无名无份又算得了什么,只是我没有想到他那么傻,居然跑到杜家去退婚。”

    “嫂子,你别光站着,坐下来再说。”卿歌急忙将她拉着坐下来。

    赵兰儿脸上红了一红才坐下来,卿歌接着说道“你放心吧,你和我哥的事我会说服我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