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39 恶魔归来
    杜伯仲的脸沉了下去,这个刘大海是什么人,全城皆知,怎么可能将女儿许给他。

    “刘老爷,我家明珠暂时还不会考虑嫁人这么快。”他不悦的说道。

    刘大海一听便急了,道“这可不成啊,明珠她都是我的人了,她让我来提亲的。”

    “什么?”杜伯仲高声说道。

    刘万财站了出来“杜老爷,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即然他们都有夫妻之实了,早成亲晚成亲不都一样。”

    “不可能,阵婶你去请小姐出来。”杜伯仲的脸比那锅底还黑。

    “是!老爷。”

    下人阵婶急忙去请杜明珠了。

    不一会杜明珠出来了,刘大海一看到她脸上便笑成了一朵花,杜明珠瞪了他一眼,才问杜伯仲“爹,你找女儿有什么事?”

    “爹问你,你昨晚上去那了。”杜伯仲怒气冲冲的问道。

    “女儿就在家中那也没有去啊。”杜明珠疑惑的回答。

    刘大海一听便急了,站了出来说“你说谎,你昨晚明明和我在小竹林幽会,和我做完那种事还让我今天来提亲,现在却不肯承认了。”

    闻言,杜明珠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气愤的指着刘大海“你不要胡说八道来污蔑我的清白,象你这种垃圾的男人就算全世界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和你发生点什么的。”

    杜明珠这一番话刘万财就不干了,站出来道“杜小姐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家大海对你一心一意,你却是这样来评价他。”

    刘万财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家儿子我知道,这么多年喜欢你被你拒绝他也未曾来提亲,若你不是和他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会让我来提亲。”

    他这番话说得在场的人都觉得有理,就连杜伯仲也忍不住问杜明珠“明珠你和爹说实话,昨晚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杜明珠急得都快要哭了“爹,他是求爱不成就陷害污蔑我,你可不要信他们的。”

    最终二方争夺不休,刘万财等人被杜伯仲扫地出门。

    可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夜之间洛阳城的人都知道杜家小姐杜明珠和刘家公子刘大海有了那苟且之事。

    又过了两天刘家的粮仓在夜里着火了,慌乱中有一人叫道“快来救火啊,粮仓被杜家派人烧了。”

    刘家自然是不干了,上门提亲被拒和赶出门就不说了,这下被放火烧了粮仓,自是不干的,于是夜里放火烧了杜家的酒楼。

    卿歌很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个杰作,接下来也不用她出手便是大戏登场了,她只需要观看好戏就可以。

    夏逸风的身体已经恢复,在卿歌的说情下,夏逸风让赵兰儿进了门。

    她现在只需要待香香离开洛阳她也走了,留在此处她总是不踏实,生怕那个讨厌鬼东方离突然间回来了,到时走都走不掉。

    又过了两日,杜家远在仙派的人回来了,据说将刘家砸了个稀巴烂不算,还将刘大海变成了一个从此不能人道的废物。

    这不是断刘家的根么,刘万财急召刘家远在其它仙派的人回来。

    这一天刘家的修仙者回来了,和刘家的人打了起来。

    卿歌做为这一事的作俑话,自然是不能落下那么精彩的画面。

    在杜家门口的上空,有二个个男子驭虹停空,其中之一是身穿蓝衣的中年男人,他的身边有紫金色的宝塔在围绕。

    “敢断我刘家的后,我就要你们杜家的人通通陪葬。”

    蓝衣男人声如洪钟,震得卿歌的耳膜生疼。

    “大哥,不要和他们废话,直接开打就是了。”另一个灰衣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说道,他的头上方旋转着一把绿剑。

    “刷刷”

    两道身影从杜家的地面驭虹而上停留在空中,同样也是两个中年男人,一个身着黑衣一个身着白衣。

    黑衣男人站了出来,手持黑色长茅,茅尖处有神光流转,只见他不屑的看着灰衣男人道“我道是谁这么大口气,原来是刘千之和刘一德你们二兄弟啊,你们不好好在修炼,回来湊什么热闹!”

    灰衣男人向前一步,对黑衣人道“杜老六,你敢断我们刘家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刷”

    绿剑划破空气的声音,向杜老六冲去。

    说得迟那时快,白衣男人手持一盾牌冲了出来。

    “让我杜老七来领教领教绿龙剑的威力。”白衣男人说道,说罢迎了上去。

    “轰”

    手中的盾神发出一阵赤红的光芒死死顶住绿龙剑。

    而另一边厢,另外二人也打起来了,一个冰箭一个火龙,一时间杜家门口的上空不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很快杜家的黑衣男子人被刘家兄弟打伤,而白衣男子一人对上刘家兄弟节节落败。

    卿歌看得心情舒畅,大哥的仇总算得报了,她能想到杜家是什么下场。

    “怎么样?好看不?”一个声音在卿歌的耳边响起。

    “好看!”卿歌下意识的回答道。

    可是在下一刻,她想死的心都有了,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不然怎么会碰到东方离。

    东方离象老鹰抓小鸡般将她扲起,然后祭出飞行法器带她离开。

    “放开我,我还没有看够。”卿歌挣扎着叫道。

    “我要是你,还是想想怎么和我解释吧。”东方离冷冷道。

    “你谁啊,我要和你解释。”卿歌气急败坏的叫道。

    东方离停在半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松开。”

    “不要啊,人生很美好,我还不想死。”卿歌颤声,死死抱着他的腰,心里暗骂卑鄙。

    美人投怀送抱,某男心情愉悦,嘴角泛起一个好看的狐度“那还想去看吗?”

    卿歌急忙摇头“不看,不看了。”

    东方离满意她的表现,将她紧了紧,飞往碧落宛的方向。

    卿歌在他的怀中一动也不敢动,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气息,她莫名的心安。

    东方离看她乖顺的在自己怀中一动也不动,她就这么真实的在自己的怀中,觉得这几个月的寻找都是值的。

    一刻钟没到,便飞回碧落宛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