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40 只是朋友
    东方离看她乖顺的在自己怀中一动也不动,她就这么真实的在自己的怀中,觉得这几个月的寻找都是值的。

    一刻钟没到,便飞回碧落宛的上空。

    小翠和小白都在,看到他们都一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便找了个借口双双离开了。

    东方离将她丢在宽大的大师椅中,把她禁锢其中,“说,为什么要跑?”

    距离之近,他的鼻息吹在她的脸上,痒痒的。

    她急忙将脸别开低头的嘟嚷了一句“傻子才不跑!”

    东方离将她的脸板正了过来,对着她的眼“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知为何卿歌莫明的心慌,不知是因为他的啒啒逼人的态度还是因为他那炽热的气息。

    “我说我再也不跑。”卿歌无力的说道,心里却想着不跑才怪了,再让她找到机会就有多远跑多远,最好一辈子都不会再遇上他。

    东方离似乎没有打算这么轻易的就过放她,将她拦腰抱起走向房中“我很可怕?你要躲我几个月?”

    卿歌挣扎尖叫“你想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此刻她的内心活动是崩溃的,这个恶魔该肯定是想对自己不轨了,他要是真的对自己不轨,自己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那。

    东方离将她抛到大床上,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怎么,你也知道害怕了?”

    说完便压身上前钳住她的下巴,姿势暧昧至极。

    “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卿歌急得都快哭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象一个豹子,而自己却象一个小白兔,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一口吃掉。

    东方离没有理会她的话,狠狠印上那粉嫩的樱唇,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整整让他找了几个月,这次再怎么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最初卿歌用力的反抗却无济于事,只是后面全身为何会软软麻麻的?

    “嗯。”她情不自禁的低吟出声。

    本想惩罚她的东方离被她的一声嗯撩得浑身燥热,忍不住的将手伸入了衣裙。

    那里异常丰满和有弹性,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这一摸,卿歌便清醒了过来,不由得脸红心跳的怒骂“死色狼。”

    一边骂一边想将他推开。

    可一个女子的力气,尤其在一个爆发的男子面前是多么的弱小,任凭她怎么挣扎却无济于事,只是惹来某人更暴风雨的侵袭。

    眼看就要被人吃干抹净,卿歌气急败坏的用膝盖往上一顶,这一顶可谓用尽了全力。

    “哎哟”

    一声惨叫在碧落宛响起。

    东方离一吃痛,便弹跳起来落在地上,弯腰捂着下身怒吼“夏卿歌,你是不是想让我绝后!”

    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卿歌暗爽之余又有些许担心,该不会真的将他废了吧?

    “你没事吧?”她小心的走近东方离,试探性的问一下。

    东方离的表情沉得出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生气,道“没事?你给我用膝盖顶一下看看。”

    看到他怒气未消的样子,卿歌有些心虚“喂,我先说好啊,是你先那个我,我才那个你的,这算是本能的防卫。”

    东方离逼近她“我那怎么你了,你就那怎么我啊!”

    卿歌退后了二步,给了他一个白眼,道“你做梦,离我远点,不然我就真的让你绝后!”

    东方离得意的笑了一下“夏卿歌,你以为我还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吗”

    他的笑在卿歌的眼中看来是无比的猥琐,她没好气的说道“你懂不懂礼貌,随便进入一个女子的闺阁,快给我出去。”

    “你的床我都睡过了,你的房间进来又怎么的了,还有你都是我的。”东方离说得理直气壮。

    卿歌气绝,她知道要是再和他探讨下去,他肯定会说,你是我的女人,只能是我一个人之如此话的话题了。

    不过经过这一番小风波,东方离也没有了那心思,径自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花,道“夏卿歌!”

    接着就没有下文了,卿歌本不想理他又没忍住,问“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闻言,东方离不悦的说道“闺阁女子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怎么能说屁字。”

    “我何时说自己是大家闺秀了,再说我就说了你又能怎么地吧。”卿歌道。

    “泼妇。”

    “我就是泼妇,那你找我干啥啊。”

    “我爱你,所以找你”

    东方离的话风转换之快,卿歌突然尴尬起来,脸红得象个苹果般“咳……”

    就在此时,碧落宛外面传来了香香的叫声“卿歌姐,你在吗?”

    “在!”卿歌慌乱回答,打眼色让东方离开。

    东方离不情不愿的起身,两人刚走到大厅的门口,香香便到了。

    香香愣了一下,将两人打量一番,眼中有不可言喻的暧昧神色。

    卿歌一看,身上的衣裙有些褶痕,那是刚才东方离丢她床上压到的,不由得急忙解释“你可别误会。”

    香香忍住笑,打趣道“卿歌姐误会什么啊。”

    “咳……”

    “好了,不逗你啦,不给我介绍介绍你的这位谁。”香香用眼神示意东方离说道。

    卿歌瞪了她一眼,道“这是我朋友东方离。”她特意把朋友二字咬得很重,说完又和东方离说“这是我的好朋友香香。”

    “离公子好。”香香行了一礼。

    “香香姑娘好。”东方离回答完转身对卿歌说“即然你有朋友,我明天再过来。”然后用嘴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别妄想跑掉,不然……你懂的。”

    闻言,卿歌又有一种想让他绝后的冲动,但考虑在香香在不想在她面前失了礼,便咬牙切齿的说了声“知道了。”

    东方离听后,得意的离开了。

    待他远走,香香好奇的道“快坦白他是谁。”

    “不是说了嘛,就普通朋友啊。”卿歌回答,只是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有普通朋友是亲过嘴的吗。

    “真的是普通朋友?”

    “当然。”卿歌强自镇定。

    “哈哈哈,你在说谎,你眼神在闪烁。”

    “我才没有。”

    “就有。”

    卿歌给她翻了个白眼,道“随便你说,快进来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