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42 万红坝村
    此行她并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着先行离开洛阳再做打算。

    值到天黑,她已在离洛阳一百公里外,一个叫万红坝的小渔村。

    想到东方离若是又再一次发现自己不见了,估计要气个半死,想到这她便忍不住嘴角上扬。

    当她到达村头时,前方不远有一间木屋,木屋里有微弱的灯光。

    她走了上前,伸出手敲门。

    “有人吗?”她大声的喊道。

    “吱啊”

    门被打开,一个虎头虎脑的脑袋探了出来,看样子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他好奇的打量她,道“姐姐你找谁?”

    卿歌蹲了下来,笑道“我路过,小朋友你家有大人在吗?”

    “大头,谁啊?”木层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妇人声

    紧接着一个年约六十多的老妇走了出来,满是风霜的脸有着一道道的沟壑,身上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

    卿歌一看到老妇便急忙将来意说明“老奶奶您好,我是路过的,您看这么晚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孩子,进来吧。”老妇慈爱的打断了她。

    “姐姐,快进来。”男孩丝毫不怕生的拉了她进去。

    入得木屋,卿歌不由得有些心酸,因为实在是太简陋了。

    除了一个灶台,就只有一张很旧的桌子和几个小凳子,除此之外就就是一张木床,床上的被褥布满了补丁,一张黑色的纹账让整个木屋又沉暗了几分。

    “我们刚准备吃晚饭,不介意的一起吃吧。”老妇慈祥的笑了笑。

    卿歌这才注意到桌子上摆放着两碗稀粥和一个馒头。

    “不用了,不用了。”她急忙摆手。

    “大头,去拿多一个碗来。”老妇叫道。

    大头一听便跑去灶台上拿来一个碗和一双筷子。

    老妇将其中的一碗粥分过去一大半,推到卿歌的面前,道“孩子,虽然简单了些,你就将就着吃吧。”

    看样子自己若真是吃了就相当于吃了老妇的口粮,她急忙推了回去,道“真的不用,我不饿。”

    “入得门来就是客,姑娘你别嫌弃。”老妇又将粥推了回去给她。

    “我没有嫌弃…我喝吧。”卿歌有些愧疚和心酸。

    “奶奶,我吃不完这个馒头你帮我吃了吧。”大头将桌子上唯一的一个馒头给了老妇。

    “大头乖,你还小要补充营养呢,奶奶不饿。”老妇摸着大头的头说道。

    刚说完,老妇就激烈的咳嗽起来“咳……咳……”

    卿歌急忙帮她顺背,半响老妇才缓过来。

    突然间大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道“奶奶,你不要死,你要死了就没有人理大头了。”

    老妇强颜欢笑“奶奶还没看到害死你爹娘的坏人得到报应,不会这么快死的。”

    看来这老妇家里肯定是碰到什么难处了,这一老一小怪可怜的,她不由得生起同情心来。

    “老奶奶,你们可是有什么难处,不妨和我说一下。”卿歌开口道。

    从老妇的口中得知,老妇姓池,大家都叫她池大娘,早年丧偶。

    池大娘有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孙千奇,十岁时已失踪,估计凶多吉少。

    而另一个儿子叫孙大志,他在六年前娶了个贤惠漂亮的媳妇,名字叫何静,一年后又添了大头。

    一家四口在小渔村虽然过得清贫,但也安静幸福,可是这一切都在三年前被打破了。

    那一年孙大志夫妇到镇上卖鱼,碰到镇上的一个恶霸谢天明。

    谢天明看到何静便惊为天人,欲霸占为妾,孙大志便和他理论起来,最后被恶霸谢天明活活打死,之后硬生生的将何静霸占。

    何静被污辱之后便上吊身亡,于是家中就剩下池大娘和未满二岁的大头。

    池大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伤痛之余便想到报官申冤,可谁想天下乌鸦一般黑,官府不止没将谢天明查办,而是将已经六十多岁的池大娘痛打了一顿,从那时便留下了这咳嗽的病疾。

    “岂有此理!”卿歌气愤的说道。

    池大娘眼角流下混沌的泪水,道“我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我死不瞑目啊。”

    “你放心,我定会帮你讨个公道的。”卿歌义愤填膺。

    “姑娘,万万不可,那夏家可不是一般之人,就连官府都要巴结。”池大娘急忙说道。

    “哦?”卿歌狐疑。

    池大娘神色畏惧,道“谢家有人在仙派,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得罪的。”

    原来如此,在这个世界,一个凡人断然是不敢反抗家有修士的人,不过她卿歌可不算是凡人,即然让她碰上,这事就管定了。

    “大娘你放心,我不去。”卿歌拍了拍池大娘的手,让她放宽心。。

    “姑娘,粥都要凉了,吃吧。”池大娘说道。

    卿歌点了点头,端起粥喝完。

    吃过粥,池大娘和大头将她领到另外一间木屋处“这间木屋是以前志儿和静儿住的,如果你不介意的先在这住一晚吧。”

    她自然是不介意,出门在外,时常荒山野岭渡过,现在有一屋遮头还有什么可奢求的。

    卿歌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丹药给了池大娘,道“这里是金创药,吃了它能治好您的旧伤。”

    池大娘接过,激动道“姑娘你真的是个好人,太感谢你的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大娘您客气了,叫我卿歌就好,太晚的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卿歌说道。

    “奶奶,我想和姐姐睡。”大头扯着池大娘的衣角道。

    “大头乖,姐姐累了要休息,你要是想和姐姐玩明天再找她吧。”池大娘劝道。

    大头听完想了一会,侧头道“那姐姐我明天找你玩哦。”

    “大头真乖,明天姐姐陪你玩。”卿歌笑着摸他的头道。

    “姐姐再见。”

    “再见。”

    看到大娘婆孙俩离开她才关上门,打开储物袋找银票。

    一看傻了眼,储物袋里一张银票都没有,她明明记得夏云轩给了她十万,除去雇人演杜明珠的二万还有八万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