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59 无耻混蛋
    卿哥有一丝失落感,半天才反应过来,暗骂“混蛋,又吃我豆腐。”

    这算起来她一天都被人吃三次豆腐了,可心底为什么却没有厌恶的感觉,他松开自己为什么还会有失落感?

    且不管如何,他终于去洗澡了,而自己也可以找个机会逃跑。

    卿歌回到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上一杯茶,耳朵倾听着澡间的动静。

    她听得他跳进木桶溅起水花的声音,还听到他哼着愉悦的小调。

    “混蛋,你自己慢慢享受吧。”她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当然那是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骂,骂完她便蹑手蹑脚的向门外走去。

    刚走两步,一个嘲讽的声音响起“怎么,想跑啊?”

    紧接着衣着整齐的无名出现在她的面前。

    卿歌脸色惊变“你…你不是在洗澡么。”

    无名又开始把玩着手中的小火球,阴阳怪气的道“我是洗澡,然后你就想着有机会逃跑了对吧。”

    被他揭穿,她愤怒交加可又发作不得,他的手段她可是看过的。深呼吸几口后给了无名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就是四周看看,这天字号的房间就是好……”

    无名用鼻孔轻哼一声,从储物袋里拿出那一块感应命符,用命令式的口吻道“把它放在身上,不要弄丢了。”

    卿歌沮丧接过,今天是她前世今生最最最窝囊废的一天了。

    看她接过感应命符,无名道“做我的丫环不会亏侍你的,要是表现良好嘛,修炼用的灵石和口诀功法都不会少你。”

    闻言,卿歌两眼咕噜的转了一圈,这个无名的提议似乎不错,有资源修炼,还有这么一个修为高深的人呆在身边,安全感十足啊。

    想通了的卿歌眉开眼笑,用讨好的口吻,道“是的,公子!”

    无名拿出一个储物袋丢给她,道“我看你已是凝气七层了,这里面的灵石刚好够到化气期的,还有口诀,拿去用吧。”

    卿歌接过,却总觉得那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她储物袋里的灵石不刚好是到化气期吗?

    她急忙将储物袋打开,里面堆放着的灵石无比熟悉。

    她记得其中有一块有个大缺口的,而这里面也刚好有一块一模一样。

    这就证明了,她丢的储物袋是被这个无耻混蛋偷走了。

    这么存心积虑的偷走,又还回来,这绝对是个阴谋!

    谁会这么无耻的做这些事情?

    答案昭然若揭!

    “东方离你个混蛋!”

    一声怒吼振响云宵!

    那是卿歌声嘶力竭的怒吼,她肯定这个叫无名就是东方离,只有他才会那么可恶。

    无名捂耳,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东方离是谁?身为一个女子,叫这么大声有失淑女风范。”

    卿歌一把伸手去扯无名的脸,道“我让你装,看我不撕下你的面皮让你哑口无言。”

    据说有的易容术,只需要带上一张薄薄的面皮便能将样貌幻化成第二个人了,她之前不敢肯定所以一直没敢动手,而现在她肯定他是东方离才敢去撕扯他的脸。

    可是她什么也没的撕扯下来。

    无名却也没恼她,脸上带着捉狭的笑意,道“要不要我坐在凳子上让你细细观察我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要!”卿歌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无名自顾的坐在凳子上,任凭她那白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摸来摸去,惬意至极,心里却暗笑这么容易让你揭穿我还混个啥。

    “没道理啊!”卿歌在他脸上找不出一丝易容的痕迹,无比郁闷。

    “什么没道理。”无名用力的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察觉到他的动静,卿歌一个弹跳离他一米之远,骂道“死色狼!”

    随即她又想起了什么,指着无名骂道。“就算你不是东方离,你也是偷了我储物袋的人。

    无名眼神躲闪了一下,道“我不知你说什么!”

    卿歌从储物袋里拿出那块有个大缺口的灵石放在桌子上,道“这块灵石明明就是我挖的,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就凭这个缺口你就认定我偷你灵石也未免过于武断了吧。”

    “总之就是你偷了我灵石!快把其它东西还我。”

    “我没偷你的,不过嘛……你要表现良好我可以负责帮你追回来。”

    “你!”

    “怎么?你不乐意啊,那你走吧!”

    “我……我还偏不走了。”卿歌气呼呼的说道。

    明知那燚火剑、小狼小白还都在他手上,怎么可能走。

    “本公子累了,休息一会!”无名打了个呵欠便走到床上去。

    卿歌郁闷得无比伦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偷自己的东西还要挟自己,现在好了,就算他还自己自由,自己也不愿走了。

    很快无名便嚊声四起。

    卿歌起身去柜子里翻出被褥铺在地上,从无名给她的储物袋里拿出灵石,便运用圣心诀吸收。

    那绵绵不绝的灵气转化成真元输入她的气海处。

    不知过了多久,气海处的真元已经储满,她拿出口诀默念。

    只听得一声细微的声响,气海处的真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终于到第八层,气海的面积变得更大了。

    她内视了一下,气海里的青莲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那混沌天书静静的躺在中央处。

    她打开窗,看到外边的天色还是一片漆黑,而床上那个可恶的男人睡得正香。

    虽然她有一万个想杀了他的心,可是她却知道,如果她真做了,她的下场一定很悲惨。

    她再度回到地上,盘膝打坐吸收灵气。

    直到天亮,那可恶的男人起来后,她也停止下来了。

    内视了一下,气海的真元已有三分之一,估计再多两晚,她便能突破到第九层。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早饭。”无名开口道。

    卿歌点了点头,和他一起去吃了早饭。

    接下来的九天,卿歌都是在吸收灵石突破第九层和十层。

    在他们入住第十天的时候,卿歌终于到了化气期。

    无名带着她驭虹离开了琼亚小镇。

    “喂,你带我去那里?”卿歌狐疑的问道。

    “说了你要叫我公子。”

    “是!公子。”卿歌咬牙切齿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