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64 醋海翻波
    东方离打着呵呵的回答“好好好。”。

    “咦,离哥哥她是谁啊?”云儿指着卿歌问道。

    东方离的脸沉了一沉,道“她…她是一个认识的人,顺路就带她过来了。”

    云儿拍了拍胸脯,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没在离哥哥身边,你就找了别的女子。”

    东方离尴尬的咳了几声。

    卿歌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道“是的,我和他只是认识的人而已。”

    果然只是一个认识的人,连朋友都算不上,想不到男人绝情起来比谁都狠。

    云儿显眼没有相信他们的话,她松开东方离的手向卿歌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有着不屑和挑衅“我叫郭云儿,你叫什么。”

    卿歌不由自主的反感,却不得不说“夏卿歌。”

    郭云儿点了点头又跑回东方离的身边将头挨着他的肩膀,似乎是为了卿歌下马威。

    只是卿歌压根没看她,郭云儿意识到有些冷场又开口道“离哥哥,你们此次来是去十大洞天修炼的吧?”

    “嗯,正是为了此事而来,不过是送她去。”东方离看了一眼卿歌说道。

    云儿的脸上先涌上一丝狠毒之色,但很快又一脸平静“为什么啊?你来都来了为什么不去。”

    “傻丫头,十大洞天是元婴境以下才能进的。”东方离宠溺的说道。

    郭云儿很满意东方离这个动作,声音更是娇嗲了几分“看我糊涂的,那离哥哥这次来了是不是就不走啦。”

    东方离摇了摇头,道“我还有事,待你们进去修炼后我就得离开。”

    郭云儿一听,便摇着他的手臂“不嘛,云儿不舍得离哥哥,离哥哥你不要走嘛。”

    “云儿别闹,我答应你办完事就再来看你好不好。”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去十大洞天的名额你想办法帮我弄一个。”

    郭云儿知道那名额是帮卿歌弄的,不由得脸上出现恨意,但语气却古井无波“这个好办,我到时就和爹爹说一声可以了。”

    “你爹爹身子骨怎么样?”

    “好得很,就是时常念叨你的。”

    卿歌看着他们聊得那么开心,心里打番了醋坛。

    所幸这种煎熬不过半天,前方便出现了一座城市。

    “终于到洛伊城了,和几年前没有任何变化。”东方离边说边将飞行法器降低道。

    飞行法器落地,三人跳了下来。

    双目所及,这里的街道更是繁华热闹,人来人往,而街道的两旁有药房、食肆、客栈、街边还有卖灵草和兽灵丹的。

    云儿吐了吐舌头,道“离哥哥,我先回去门派,这一次我出去偷玩了几天,爹爹肯定要生气了,晚点再来找你。”

    “嗯!代我给你爹问好。”东方离笑了笑道。

    云儿挥了挥手便离开。

    东方离目送她远去,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吧。”

    卿歌点头跟上。

    东方离熟门熟路的带着她去了一家叫九天的客栈,开了二间上等房。

    两人的房间刚好是对面。

    “你休息吧,一会吃饭叫你。”东方离看也没看她一眼,说完便转身进了房间关上门。

    卿歌也进入房间。

    房间里有洗澡的澡间,她急忙放水进木桶。

    她不象东方离会去尘术,这么多天没洗澡早就难受得不行了。

    洗完澡换好衣服感觉神清气爽。

    想起小白那厮在灵兽袋呆了那么久,便将小白放了出来。

    小白看着她愤怒的叫骂,似乎是在责怪卿歌将它放在兽灵袋那么久。。

    卿歌给了它一个白眼,道“我要不是将你放在灵兽袋上,你在那飞剑上蹦来蹦去早就摔成肉泥了。

    小白依旧不满的嘟嚷了几句。

    卿歌径自的走到梳妆台的铜镜前左照右看。

    “我发现我也算是美人,和那个叫云儿的比起来也没差太远吧。”她自顾的抚脸,说完回过头问小白“你说我好看吗?”

    小白用眼角斜神着她,似乎还在生气。

    “哼!难道我不好看么,连你也嫌弃我。”卿歌忿忿的说道,那郭云儿不就是好看点吗,就把那东方离迷得神魂颠倒了,果然男人都是视觉的动物。

    小白依旧没理她。

    卿歌眼珠咕噜的转了一个圈,然后打开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糖果在小白的眼光晃了晃,道“说我最美,我就给你吃。”

    她必须要找到点存在感,那怕面对一个不会说话的小白。

    “你…最…美”一个含糊不清的稚嫩声音响起。

    卿歌惊得糖果落地,神情呆滞的看着小白,半响才道“你…你会说话了?”

    小白点头看着她手中的糖果。

    不是只有十级妖兽才能说话么,小白这货据上官流云介绍它只是三阶的宝灵兽而已啊,想不到它为了吃居然能学会说话。

    想到东方离之前和那郭云儿那般亲密的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道“说,东方离是王八蛋,说了我就真给你了。”

    小白结结巴巴道“东…方离…是王八蛋!”

    “哈哈哈…你太可爱了。”卿歌笑得花枝乱颤,一扫之前的抑郁之气。

    而另一间房的东方离沉着一张脸,这两间房不过相隔三四米,她还当真自己听不到,在那旁若无人的教小白骂自己。

    “再来再来,东方离是个贱人。”

    “东方…离是个…贱人。”

    “砰”

    突然间门被撞开,东方离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道“夏卿歌你够了没有。”

    卿歌被东方离突然闯进来吓得不知所措,不过她的反应极快,马上想出先发制人这一招“你!懂不懂礼貌,姑娘家的房间男人能随便进来的吗。”

    她说得理直气壮,似乎道理全在她这一边,只是她下意识的搓衣角来的动作出卖了她的心虚。

    东方离逼近她,双目喷火“夏卿歌,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就说你为什么要骂我。”

    这个死女人,今天看到自己和云儿亲密就象吃了陈年老醋那么酸,所以他也故意做出对云儿宠溺的样子来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