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82 金乌美女
    “这个金色代表了金元素,绿色代表了木元素、蓝色代表了水元素、红色代表了火元素、黄色代表了土颜色。”

    卿歌伸手接过,花灵继续说道“五行又分八卦,八卦为乾、坤、艮、兑、离、坎、巽、震八个经卦,正东方震木、东南方巽木、正南方离火、西南方坤土、正西方兑金、西北方乾金、正北方坎水、东北方艮土。”

    “然后呢?”

    “阵眼的位置往往是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你只需在阵中多寻找几次便能发现了,然后在相隔十米开外的对应方位插下五行旗便可破解。”

    “好,我明白了。”

    卿歌告别花灵退出混沌空间。

    她在木屋四周很快便找到了阵眼的位置,在阵眼十米外将不同的方位插上对应的五行旗。

    刚一插好,远处朦胧的的地方便清晰了起来。

    “轻松搞定。”她得意的说道。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白“主人你好棒哦。”

    “那当然,也不看谁啊。”卿歌一边臭屁一边将阵旗收起。

    突然一声高亢的鸟鸣响起。

    卿歌记得这个声音,就是上次她在传送阵看到的那个,那可是十阶以上的妖孽,甚至可能是十一阶。

    她便急忙拎起小白返回木屋。

    “它眼睛看不到看不到。”

    “主人,你叫谁看不到啊。”

    “刚才在天上叫的大鸟。”

    “它很可怕么?”

    “十阶以上的妖兽呢。”

    “主人,我还是回去灵兽袋吧。”

    卿歌给了她一个爆粟,骂了声“没义气。”骂完就将它丢进了灵兽袋去。

    过了快一刻钟她还是没有听到动静,不由得一阵窃喜,看来那金乌真的没有注意到她。

    “看来那金乌飞走了。”她自语道,便踏出木屋。

    刚出木屋,便发现木屋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女子。

    只见她身穿一件青绿底镂花织金的纱裙。腰系珠线穗子腰带,上面挂着一个百蝶穿花锦缎香袋,脚上穿的是绣玉兰花的小靴。

    松散的长发的垂在半腰,一个鲜花编织的发环套在头顶上。那美艳绝伦的脸上肌肤白里透红,五官精致分明,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象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卿歌忘记了害怕。她完完全全被眼前的女子吸引住了,她记得曾在五常山见过清羽宫主,当时惊叹于她的美貌,可是和眼前的女子相比,就逊色多了。自己和她相比,差别就更大了。

    那如仙女一般的女子不悦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可不就是我和豹狮兽打架碰到的女子?”

    卿歌呆呆道,道“原来是你啊。”

    “我不过就拿了那老东西一个宝贝,它就非缠着和我打了几天几夜,最后还不是得死在我手下。”那仙女一样的女子得意的说道。

    “你真厉害啊。”

    “那是当然的,喂,你看够我没!”那仙女一样的女子皱眉道。

    卿歌急忙将眼睛移开“啊,够了!”

    那仙女般的女子“噗哧”一笑,道“你们这些人类真是个呆子。”

    卿歌脸红了脸。不可否认眼前的女子真的很美,那种美并不是只有男性看到才会心动,就连女子看到都会被她吸引,以至于她都忽略了女子话里的意思。

    看到她不说话,那仙女一般的女子又轻笑起来,道“你为何在我家里。”

    “啊!这是你家啊,对不起啊,我朋友受伤我就带他过来了。”卿歌急忙的回答。

    那女子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迈进木屋中。

    卿歌急忙跟上。

    女子看到躺卧在木床上的东方离,脸上有些许不悦。

    “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卿歌赔着笑脸道。这个仙女能化成人身代表了她是十一阶的妖兽了,可不是自己能冒犯的,何况还有小白和东方离,该装孙女的时候一定不能装姑奶奶。

    说罢便去扶起东方离。刚才她已破阵,已经可以出去了。

    “慢着!”那如仙女般的女子叫停道。

    卿歌惴惴不安的看着她,道“姑娘可还有什么事?”

    女子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哼!侵我地盘,你破我阵法,就想这么轻易离开?”

    卿歌摸不准眼前女子的心思,一时怒一时笑。不过心里纵算万般不甘愿,脸上还是硬挤出笑容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们被血蛛追杀然后就闯了进来,进来后发现出不去了,而我又恰巧会破这个迷阵,所以……”

    “哼,谁要你解释了,我只知就是你闯入我的家,破了我的阵。”女子不依不饶。

    “那依姑娘的意思?”卿歌压低心里的不爽问。

    女子轻启红唇“你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女子说道,说完便转身走上二楼。边走边继续说道“不要妄想离开,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卿歌虽不愿,可是那如仙女般女子的话她却不敢不听,于是只好留了下来。

    一直到第二早上,也没有看到那女子下来的踪影。

    卿歌鬼鬼祟祟的跑到二楼上,木屋里除了那张画,那有什么人。

    “看来她不在了,不趁这个时候跑还待何时。”她窃喜的说道。

    突然间,画中一片虚幻,然后露出一个身影。

    “那可未必。”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

    卿歌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昨天那个女子吗。

    “你…你…怎么在画中。”

    女子柳眉横竖“这本是我的家,我爱在那就在那,倒是你还是想想怎么和我解释的好吧。”

    被人抓了个现形,卿歌恨不得打自己二巴掌骂自己多嘴。

    看她没说话女子又冷冷道“怎么,你无话可说了?”

    卿歌想到东方离现在的情况必须要带他出去找解药治疗,于是鼓足勇气道“姑娘,你也看到我的朋友中了血蛛毒晕迷不醒,我急须将他带出古荒医治……”

    “血蛛毒的毒我可以解。”女子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

    “真的?”卿歌惊喜道。

    “可是要我帮你的朋友解毒,你便得再答应我一个条件。”女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