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092 施计使诈
    “我要去西域沙漠获取炎泉。”卿歌说道。

    肖文身子僵了一下,将飞行法器停了下来,颤声道“那是四大绝地之一,你难道不知它的凶险?”

    卿歌点了点头,道“知道,只是此行非去不可,因为关系到一个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需要西域沙漠的炎泉才能给他解毒。”

    卿歌将重要的人这四个字咬得很重。

    肖文沉默了一会,他读懂卿歌字面的意思了,若是亲人或朋友,她就不会用很重要的人这些字眼了,可想而知那个很重要的人应当就是她的心上人。

    “我知道了。”他点头说道,心里有无限的失落感,同时也感激她顾及了他的面子,若是他表白被她拒绝,关系就会变得更加的尴尬。

    “肖公子,你就在前方放我下来可以了。”卿歌说道,这里离南丹城已有一百里了。

    肖文应了声好,将飞行法器降了下来,两人跳落到地面上。

    “西域沙漠真的很危险,你确定要去么?”肖文不放心的问道。

    “我知道,但此行我非去不可。”卿歌坚决的说道。

    “你要小心。”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那我走了。”

    “走吧。”

    肖文上了飞行法器离开。

    卿歌看肖文的身影和黑暗合为一体,才祭出她的飞行法器。

    “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一个声音传来,然后一个身影在黑暗中出现。

    是萧黑天,卿歌暗恼,不用想也知道他不怀好意。

    “可有事?”卿歌没好气的说道,同时施展出火龙术,登时将方圆几十米照得一片亮堂,萧黑天那猥琐的脸庞也清晰可见。

    “我爹说喜欢你的上阶真火,所以我就请命前向你讨取了。”萧黑天回答道,这个差事还是他向萧奇一再保证不会有任何闪失得来的。

    “看来你们父子还真是一路货色。看中什么都想要,不过你想取我的真火还得问问我的真火同意不!”

    “小贱人,你白天落我面子,我还没和你算账。你现在最好乖乖的把真火交出来,然后再和我之欢,我便考虑放过你。”

    卿歌大怒,驭使着火龙向萧黑天冲去。

    萧黑天反应可谓得相当快,马上从嘴里吐出一个葫芦法器。

    那葫芦法器银光大盛。壶口喷出的冰霜包围住火龙。

    一时间光线暗了下来

    卿歌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喷向被冰霜包围住的火龙。

    舌尖的精血蕴含着一个人最深厚的法力。

    瞬间,那火龙的温度又上升了不知多少倍,那本是包围着火龙的冰霜瞬间被蒸发。

    一时间,方园几十米又亮如白昼。

    萧黑天早有妨备,只见他手掐法诀,一条水龙又狂啸的迎上火龙。

    卿歌再次喷出一口精血催动了火龙。

    火龙术的火可不是一般的真火,而是世间罕见的高阶真火,又经过精血的催动法力更是大增。

    那水龙終於和火龙撞击在一起。

    瞬间水龙化为气体消失不见。

    萧黑天颤声“饶命啊。”

    “你现在说太晚了。”卿歌冷冷的说道,同时控制火龙冲向那萧黑天。

    正在萧黑天以为必死无疑时。虚空中伸出一个大手,将他一扲,火龙便扑了个空。

    “桀桀桀,好歹毒的小女娃。”一个声音阴森森的笑道,然后空中闪现出一个黑衣人。

    卿歌一看,正是杜叶。

    “杜叶前辈。”萧黑天惊喜的叫道。

    卿歌直呼倒霉,这个杜叶也来了,其实她仔细一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按道理她进了前四,肯定会参加完比赛才走的。一般人不会想到她半夜离开。

    最有可能的是,有人想置于她死地,通知了萧黑天和杜叶。

    虽然她不愿相信是周茵通知的,但除了周茵以外。她想不出有其它人了。

    “桀桀桀,你爹也太大意了,居然敢让你来对付这个小女娃。”杜叶说道。

    卿歌一听到这个桀桀桀的笑声就想起那血雄蛛,不由得一阵恶心。

    “是是是,还是杜叶前辈子最厉害!”萧黑天奉承道。

    “你想怎么样?”卿歌警惕的退后。

    “桀桀桀,把你的高阶真火交出来我就让你离开。”杜叶阴森森的说道。

    卿歌咬牙。道“若我说不呢?”

    “桀桀桀,女娃子你莫逞强,现在给我还能保住你的小命,过一会就不一定了。”

    卿歌沉默了一会,将青莲真火收回,道“好,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听得卿歌答应了下来,杜叶的语气好了些“桀桀桀,只要你给真火我,十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听说你是个九星级的丹师,那想必你就有六到九级的炼丹秘笈,你拿秘笈来换。”卿歌说道,心里暗喜,这个杜叶就要上勾了。

    “桀桀桀,小女娃,你这是狮子开大口,我顶多只可以给你六级的炼丹秘笈。”

    “七级,你也知道高阶真火的珍贵,我要是拿它去换到八级的秘笈大把人换,只换你七级你赚到了!”卿歌一脸的肉痛表情。

    “桀桀桀,你这小女娃倒是识相,七级就级吧,你先给我。”杜叶说道,此时他已完全放松了警惕性。

    卿歌将头摇成拨浪鼓,道“不行,若是我先给你,你跑了怎么办,还是你先给我吧。”

    “桀桀桀,小女娃,倒是忴牙利齿得很,只是那我先给你,你又跑了怎么办?”杜叶反问道。

    “杜叶前辈您修为高深,法术了得,又是南瞻部州最了不起的丹师,谁敢在您面前耍花招嘛,若是那样我不是寿星公嫌命长,找死嘛。”

    卿歌这一通高帽带下来,杜叶听得心里十分舒畅,而且这修为的差距就摆在那,一个元婴境都没到的小女修还不会飞行术,给她一对翅膀也飞不远,于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玉简,道“桀桀桀,我就允了你,谅你也不敢耍花招。”

    “抛过来。”卿歌叫道。

    杜叶很顺从的将玉简给她丢了过来,卿歌查看了一下,果然是炼丹的秘笈,于是道“杜叶前辈您是一个守信的人,我自是不能食言,我这就把真火给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