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13 天山救人
    “咳…给你可以,但是我有条件的。”卿歌说道,然后走出空间洞府。

    老叫化紧跟着走了出来,陪着笑脸“姑奶奶,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第一,你得去帮我救个人,第二你得给我两头雪豹。”卿歌两眼滴溜的转,此时不宰他更待何时。

    “这个好办,你说吧要去救什么人。”

    “你跟我去天山就知道了。”

    老叫化将头摇成拨浪鼓“不去不去。”

    “配方。”

    “我去!”

    卿歌收起空间洞府祭出金剑和老叫化一前一后的往天山飞去。

    到了天山脚下停了下来步行上山。

    很快他们又碰到了雪精和雪妖,老叫化如临大敌般准备应对。

    卿歌摇了摇头“你就收起来吧,它们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老叫化一看可不是,那些雪妖和雪精对他们点头哈腰很是恭敬,不解问“奇怪,它们好象很怕你的样子。”

    “它们不是怕我,而是怕雪女。”卿歌回答。

    “雪女是谁?”

    “就是我们现在要去见的人。”

    很快,卿歌带着老叫化走到山腹,远远便看到雪女已出来迎接。

    雪女一看到卿歌便笑道“老远便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了。”

    卿歌莞尔“雪女姑娘,这是吴良,我让他看看秦清的毒能不能解。”

    雪女的脸上激动起来“两位快请进。”

    一行三人进入山腹,雪女急忙将老叫化引进秦清的冰床边“吴良前辈,你看他还有救不?”

    “他中的是冰蚕毒,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无药可解,不过……”老叫化故意的卖了个关子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呀。”雪女急忙问道。

    “只要经过我施针,七日内必然能醒过来。”老叫化说道。

    “那你快快帮他施针。”雪女说道。

    “帮他施针得脱光,你们二个女娃子是不是要看。”

    闻言,卿歌和雪女的脸上都红得跟苹果似的,急忙跑出屋外。

    两女在屋外都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一个时辰过后,老叫化才走了出来“好了。”

    两女急忙走了进去。秦清脸上的黑纹果然不见,还有了微弱的呼吸。

    雪女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跪倒在老叫化的面前“谢谢吴良老叫辈,你可是我的大恩人了那。”

    老叫化平时嘻哈习惯了。应付这样的场合反而尴尬“使不得,你快快起来。”

    雪女又三叩头才起。

    卿歌看到雪女的事已了了,也算是报了她救自己的忙,于是道“雪女姑娘,你这没事我就下山了。”

    雪女握着卿歌的手。激动道“好妹妹,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妹了,若不是你,秦清的毒不知何时能解。”

    卿歌笑了笑“算起来是姐姐你的心肠好救了我,我也才能找来人帮秦清解毒,算起来这是你自己帮了你自己。”

    老叫化捊了捊胡子,文邹邹道“此乃因果是也,我要去猎杀雪豹了,小女娃我会去客栈找你的。”

    说罢便化成一道残影离开了。

    卿歌摇了摇头,笑道“真是个老顽童。”

    “妹妹。吴良前辈真是个好人。”

    “那是你没看他抢我东西和埋汏我的样子。”

    “哦,说来听听?”

    卿歌想着今天也是走不了,于是就和雪女聊起了五常山碰到老叫化和到天山发生的事。

    雪女“噗”的一声笑起来“这位老前辈真有意思,他若是喜欢雪豹可以随时来山上猎杀,我保证雪妖和雪精不会再为难他。”

    又聊了一会,卿歌看天色已晚才和雪女告别回了客栈。

    一夜无事直至天亮。

    卿歌起床准备去吃早饭,顺便买些干粮杂物,今天她打算前往南海去寻那最后一味解药—龙筋。

    刚打开房间门口,她被吓了一跳,那老叫化和田良早已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了。

    “你们俩在这做什么?”她狐疑问。

    田良一看到她急忙站了起来。道“夏姑娘对不起,昨夜无法师兄回来和我说了赵师姐找他来杀你的事,我一听便匆忙赶过来的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她。”

    闻言。卿歌笑了笑“你放心,就算是看在你面子上我也不会怪她的,不过你和我上天山你师傅没责怪你吧?”

    “没有…不过…”田良支支吾吾。

    “不过什么了?”卿歌着急道。

    “他要我和蓉儿成亲。”田良低头说道。

    “你答应了?”

    田良点了点头。

    卿歌的心里一阵内疚,此事是因她而起,却要田良赔上他的幸福。

    “你可以逃走的。”

    田良摇了摇头“没用的,我家世代都生活在江阴郡。就算我能逃,可是我的家人怎么办?”

    卿歌看着在一边静听的老叫化,眼里一亮,道“有了,老叫化此事你去帮他解决。”

    正听得起劲的老叫化愕然“我?”

    卿歌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是你了,难道是我啊,你不是说那掌门赵公明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嘛,这就是赵公明的徒弟了,你去和他师傅说说,他师傅一定会给你面子的,这样他就不会为难田良了。”

    老叫化一听,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道“这些是他们儿女之情的私事,我一个老叫化怎么管得那么宽…”

    “配方!”卿歌打断了他。

    老叫化一听,脸上的为难之色一扫而空“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

    田良一听,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一个劲的向老叫化道谢。

    “不用谢,老叫化是个乐意助人的好叫化。”老叫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卿歌无比的鄙视他,刚才也不知谁说儿女私情不好管,如今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田良看得出老叫化有事要和卿歌谈,便告辞“夏姑娘,我就先回去了,改明再请你吃饭赔罪。”

    卿歌笑了笑,道“吃饭就算了,我一会就要离开江阴郡。”

    田良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你今天就要离开了?”

    卿歌点了点头。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卿歌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或许不久,或许不会再来。”

    (。)

    ps  非常感谢brgner的月票,太有爱了啦,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