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14 南海边上
    卿歌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或许不久,或许不会再来。”

    闻言,田良的脸上满满的失望“夏姑娘我先回去了,你以后要是还来江阴郡记得找我。”

    卿歌笑了笑说声好,于是田良才和她告了别。

    看着田良离开落寞背影,老叫化忍不住揶揄卿歌“姑奶奶你伤了一个纯良少年的心。”

    卿歌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然后问道“雪豹呢?”

    老叫化拿出一个储物袋交给她,道“都在里面呢。”

    卿歌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有两个刚死去不久的雪豹,于是拿出一张早已抄好的桂花酿的配方,道“拿去吧。”

    老叫化接过化做一道残影肖失。

    卿歌也下楼结了房钱,然后吃过早点,便祭出飞行法器向南飞行。

    此前她早就在地图上了解过,此地向南一百八十万里便是南海。

    她计算过,若是以现在的速度就算一天一万多里路,她也需要一百三十天才能到达,算起来她就需要四个多月的时间,若是日夜兼程最快也要三个月。

    一直飞了三天三夜,天上又下起了飞雪,便在一个山谷停了下来。

    下来后祭出洞府变大,然后走了进去。

    小白看到她自然又是一阵欢喜。

    卿歌想到此前答应过它的雪豹,便三下五去二的将雪熊处理干净,在洞府的后院用树枝架起用青莲真火烤了起来。

    很快,那雪豹肉便被烤得焦黄,溢出的香味勾得一人一宠的口水直流。

    “主人快点。”小白抱着她的腿在催促。

    “不急不急,马上就好了。”卿歌边说边给雪熊肉酒上调料。

    这些调料还是当初她在禅城和上官流云一起去买的。

    想到上官流云,被那魔尊霸占了身体,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主人,就要焦了啦。”小白又摇晃着她的裙摆道。

    卿歌反应过来笑了笑,拿出刀将那烤好的雪熊肢解装盆。

    小白迫不及待的拿了一个雪熊腿就吃了起来,边吃边道“真香。”

    卿歌也比小白好不到那去。胃里早就被那馋虫勾起的,于是也拿起另一条腿出了起来。

    雪熊肉入嘴,软香可口,一滑入腹中。卿歌便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灵气从腹中流向四肢百骸,最后汇集到气海化成了真元。

    算起来,卿歌已好久没有修炼的资源了,没想到这雪熊的灵气这么浓郁,难怪十万一斤也有价无市。

    一头雪豹。少说也有上百斤,卿歌和小白一人愣是各自吃了一半。

    卿歌并没有觉得撑,因为雪熊肉全化成了真元,而小白那个奇葩则从来都是有多少吃多少的,就没有吃撑过的时候。

    气海处的真元终于饱和,卿歌默念那早已滚瓜烂熟的口诀突破了凝丹境四层。

    “早知要那老叫化多抓几头。”卿歌自然自语道。

    一直趴在她脚边守着她的小白闻言直点头“是啊是啊。”

    卿歌笑了笑,把它抱到膝间,发现小白长得越来越象只小猴子了。

    半响她似问小白又似在问自己“你说我们到达南海能不能得到龙筋。”

    小白用头蹭了蹭她的手,用无比崇拜的口吻“主人最棒了,没有什么难得到主人你的。你肯定能得到龙筋救离哥哥。”

    卿歌点了点头,神情坚决“嗯,前面三种这么艰难都得到,龙筋肯定也能得到的。”

    未了放下小白,进入房间看东方离,他依旧在安睡。

    卿歌伸出手抚摸他的脸庞“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为了你就算前方有任何的阻碍我都能克服。”

    回答她的依旧是无休止的寂静。

    一夜过去,第二天鹅毛大雪还有飘扬,天气越发的冰冷起来了。

    卿歌已顾不得那么多,收起洞府,祭出赤火盾踏上金剑向南飞去。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她一直处于飞行的状态。这个时候一个飞行法器重要性终于体现出来了,她很是感激王安将金剑提升到上阶九品,若是她以前的一品就会慢多了。

    从江阴郡算起,她已经飞了整整一百一十八天。

    这一天,她的视野终于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她拿出地图比对一下。

    “没错。终于到了。”她欣慰的说道。

    临近南海的上空,她再次感受到那股来自空中的压制力,和其它三大绝地一样不能在上空飞行,她只好降落地面。

    落入地面再次看了下地图,发现最近的一个小村落叫沈家村,离她所在的位置相隔二十公里,她需要去那里向他们打听前往琉璃岛的办法。

    于是她便施展出燕行术向沈家村走去。

    沈家村是建在离海边几公里远的一个低洼处,四周用石头垒成高墙,形成一个弧圆将村子包裹其中以防台风的侵袭!

    很快她便进入村内,入目所见村中坐落了一排排规格一致的青砖绿瓦的房子,房子前有用竹子搭起的棚架,棚架上晾晒着鱼网、索绳、舢板等捕鱼工具,还有一排排的鱼干,风一吹一股腥咸味便扑面而来!

    有几位上了年纪的妇人正坐在村中的屋檐下闲话家常,有孩童正在媴戏,还有两只狗正在晒着太阳。

    而他们的脸都有着一种长年被海风吹袭的风霜。

    “汪汪汪。”

    两狗率先发现了卿歌叫了起来。

    一时间,其它人则齐刷刷的看向卿歌,眼中有探究的好奇。

    被这么多人注视,卿歌有些尴尬。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开了口“姑娘,你找谁?”

    “我是来打听怎么去琉璃岛的。”卿歌也顾不上尴尬直接说明来意。

    她此话一出,那妇人的脸色变了一变“你不能去。”

    “为什么?”卿歌疑惑道。

    “那是海神的居住地,若是冒犯了海神会被受到惩罚的。”

    “海神?”

    “隔壁村有人不听劝阻去琉璃岛捕鱼,结果触怒了海神都有去无回,听说那海神吹一口气就能将南海翻起滔天巨浪。”

    妇人一打开话匣子便收不住嘴,便又举例谁谁不信邪靠近了那琉璃岛而被海神生吞了,谁谁的船又被卷入了海底等,总之琉璃岛是一个不能靠近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