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07 再遇故人
    “去天山受了点轻伤。”田良回答。

    “你明知那个地方危险,为什么还要去,你是不要命了么。”赵蓉责怪道。

    “赵姑娘你莫要怪你师兄,他是为了帮我忙才去的。”卿歌急忙道。

    闻言,赵蓉用眼神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田良看在眼里,急忙替卿歌辨解:“师姐,你就别怪夏姑娘了,是我主动陪她去的。”

    只是他此话一出,赵蓉更恨了,只不过她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扶起田良“师弟你受伤了,我先和你回去疗伤吧。”

    田良点了点头,然后对卿歌说道“夏姑娘,我们就先回去了。”。

    卿歌微笑“好的,今天谢谢你了。”

    田良刚欲说些什么,赵蓉打断他“敢上天山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一会我告诉爹看他怎么罚你。”

    “师姐,你可千万别告诉师傅,他会打断我腿的。”

    两人还在说着什么,卿歌想到田良有赵蓉照料肯定会没事的便放心的离开。

    她知道今天此事会惹下麻烦,刚才赵蓉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一个女人妒忌起来是非常可怕的,身为女人的自己太了解了。

    果然,到了深夜她正在修炼的时候,赵蓉带着一男一女来找她的麻烦了。

    虽然她是凝丹境,而赵蓉三人也是凝丹境,但是她却会元婴期的法术,所以赵蓉三人倒也没有占到便宜。

    一番打斗之下,赵蓉等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第二天的响午,她刚出去客栈门口,便碰到了那食肆的店小二。

    店小二一看到她便急匆匆的跑到她的面前,气喘吁吁道“姑…姑娘,那位卖雪豹肉的仙修又来了。”

    卿歌一听便急忙道“那他现在人还在食肆么?”

    “刚才在的,现在就不知道了。”小二回答道。

    卿歌一听便施展出燕行术向食肆的方向掠去。

    由于她的速度极快,刚到食肆门口便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她急忙说道。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女娃,怎么是你啊。”

    卿歌一看。这丫不正是在五常山里抢她法器的吴良老叫化吗,现在穿的还是当初在五常山身上的那套破烂的衣衫,脸和手还是布满了乌黑的泥垢,不由得没好气道“这世界真小。在这也能碰到你。”

    “小女娃,你怎么从中原跑到西域来的了。”老叫化好奇的问道。

    “关你什么事。”卿歌白了他一眼,想起当初他夺了自己的法器还数落自己没有女人味比不上清羽宫主,要知道这女人可忌讳被人拿来和情敌比较了,在当时来说清羽宫主的确算得上是自己的情敌。虽然现在江凌风已是过去式,但这会小账卿歌可是记住了。

    而她此行是要找那个猎雪熊的修士,于是推开老叫化“让让。”

    说罢便冲入了食肆。

    老叫化在她身后叫道“小女娃,你看你风风火火象个野小子般,那会有人喜欢。”

    卿歌顾不得和他抬杠,她只想找到那位卖雪豹肉的修士。

    可一进食肆她就傻了眼,里面坐了百多号人,到底那么多个人谁才是那位修士?

    正在她准备回头找那店小二问清楚时,那店小二已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一看到她便道“姑娘。那位仙修已走了。”

    “走了?”

    “是啊,我刚才在门口刚好碰到他。”

    “快随我去找。”卿歌边说边冲出食肆。

    店小二也跟着追了出来,指着街口的方向,道“那位仙修就是往这个方向走的。”

    卿歌想到店小二的脚程肯定不如自己快,便向店小二打听那位修士的模样。

    店小二一听便道“那位仙修很好认,象个乞丐一般。”

    乞丐?难道是那个无良老叫化?

    “他的腰间是不是还别有一个葫芦的酒壶。”卿歌急忙问道。

    “对对,就是那位老叫化仙修,姑娘您认识啊…”

    卿歌一听,没待他说完便施展出燕行术往街口的方向掠去。

    人群中,那还有老叫化的身影。

    卿歌不甘心的又找了几圈。还是没有发现。

    “难道我注定得不到那雪莲花么?”卿歌沮丧的说道。

    正在她转身准备离开时,不经意的往街边的小酒馆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那跷着二郎脚,抱着个酒坛子正在大喝特喝。

    这不正是无良老叫化吗。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真笨,酒鬼肯定是在酒馆的嘛,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卿歌拍了拍自己的头说了一句才往酒馆走去。

    无良老叫化的眼睛极尖,一眼便看到走进来的卿歌,于是笑咪咪的道“小女娃,你也来喝酒啊。”

    卿歌本就是为了他而来。老叫化这一招呼便让她刚才无礼找到了台阶下,于是走到老叫化的酒桌前,道“是啊。”

    老叫化指着长凳“坐下来再说。”

    卿歌坐了下来,老叫化将头凑近,道“小女娃,想不到你也好这一口,这个酒馆里的桂花酿可是一绝,比起其它大型食肆里的酒好过上百倍。”

    老叫化正口沫横飞的说着,口水都飞到了卿歌的脸上,卿歌嫌弃的将脸别开。

    “小女娃,即然相隔那么远都能再次见到,说明我们俩有缘,今天你想喝多少我请你。”老叫化豪爽道。

    卿歌狐疑的看着他,道“你会这么大方?”

    她可没有忘记在五常山时,他捡到那么多法器却渣都没有给自己留一件,这么吝啬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大方请自己喝酒。

    老叫化一听便吹胡子瞪眼“什么话!今时不同往日,我一个雪豹腿就能换数几十万两,随便你怎么喝都可以。”

    他这一说卿歌便想到是有求于他,于是两眼咕噜一转,道“是是是,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前辈英明盖世又怎么会是小鸡肠肚之人。”

    老叫化一听,心里乐开了花,用他那脏兮兮的大手抚摸那打结成一团胡子,道“小女娃说的话合我胃口,小二,来二十斤桂花酿。”

    “好咧!”店小二说道。

    卿歌暗暗叫苦,二十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