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19 隐派掌门
    她运转圣心诀一看,果不其然此猥琐男是一个养神境的修士。

    那猥琐男看她没说话自顾的在她旁边的空凳子上坐下来“美人,我们喝几杯吧。”

    卿歌皱眉,此人先不说他的外貌如何,但此等轻佻的行为换作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喜的。

    “我不喝酒。”她冷声道。

    猥琐男色迷迷的看着她“美人儿,你不喝酒就吃菜,这一顿我结账。”

    边说边伸手过来摸卿歌的玉手。

    卿歌急忙将手抽出离他远些,如果此猥琐男不是一个比她高修为的修士,此等轻渎之罪她定不会让他好过。

    可是猥琐男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又挪过身子坐到她的边上“美人儿,我叫叶天生,我爹是天龙派的掌门叶子荣,我看你也是个修士,何不跟着我,有的是资源让你修炼。”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揽上卿歌的腰肢。

    卿歌一把将他推开,大声道“放开我。”

    四周的人都露出一副看热闹的神情,他们当中的大多人都有叶天生的调戏心理,只是被他抢了先而已。

    叶天生黑下脸来“臭娘们,别敬酒不吃叫罚酒。”

    卿歌无比气愤,这个男人让她想到了萧黑天,此等下流的行径如出一辙!

    “威胁一个弱女子你不觉得丢了修士的脸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卿歌一看,此男是和她相隔两张桌子的白衣男子,年纪大概二十五左右,只见如利刃般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睥睨天下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心理。

    卿歌看不透此人的修为,但知道他是一个高修为的修士。

    她能看得出来,叶天生自然也看得出来,但他却不想在众人面前怯场丢了面子,便佯装着强横“你算老几,凭什么管我的事。”

    白衣男子端起面前的酒轻呷了一口才将杯子放下“叶天生是吧。就算你老子叶子荣也不敢对我说这话。”

    “你…你是谁?”

    “玄元!”

    叶天生身子明显一抖“隐派掌门玄元?”

    “正是!”

    卿歌总觉得隐派两字相当的熟悉。

    她突然间想起肖文说起过七十二福地开放正是有隐派组织的。

    据说那隐派极其厉害,没有任何仙派都不愿与他们为敌,而当初她在五常山碰到的清羽宫主正是由隐派分离出来的。

    清羽宫主的厉害她可是有目共睹的。

    叶天生双膝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小的有眼无珠,请玄元掌门把我当个屁的放了吧。”

    “滚!”玄元道。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却带着一种威慑力。

    闻言,叶天生如获大赦般连爬带滚的逃了出去。

    卿歌急忙起身来到玄元的身边低身施了一礼“谢谢玄元掌门的相助。”

    玄元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他的眼神里包含着太多的信息。

    卿歌看他不说话以为他听不到又重复了一遍“谢谢玄元掌门的相助。”

    玄元终于回过神来,淡淡道“不用谢。”

    卿歌有些纳闷。因为玄元的表情太过奇怪了。

    她刚欲说些什么,玄元已招手叫来了小二说要结账。

    “你的这桌我来结吧。”卿歌急忙道,人家帮了自己,请人家吃饭本也应该。

    “不需要了,我自己付就好。”

    他的声音有些急促的,似乎他很想逃离面对卿歌的局面。

    被拒绝的卿歌有些尴尬,人家堂堂一个隐派的掌门至于要她请么,说不准他还会以为自己是故意接近他的呢。

    玄元结过账转身就走了,留下尴尬的卿歌和茫然的小白。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卿歌也已无心再吃饭。看到小白的食盆已扫光,便也结了账走出食肆大门。

    刚一走出食肆的大门,她的眼前就出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她几个月前在良田村碰到李斯、赵虎、张军。

    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卿歌,不由得欢喜的走过来。

    “卿歌姐,你怎么在这?”李斯惊喜道。

    故人重逢,卿歌也很是高兴“我是路过,你们怎么也在这?”

    “我们的仙派就在这里啊。”李斯回答。

    “对啊,上次我们不是和你说我们要来天龙派修炼么,因为我有一个远房的表亲正是在这个仙派。所以我们就来投靠他了。”赵虎说道。

    “那你们现在修炼得怎么样?”卿歌问道。

    张军站了出来“多得卿歌姐你的仙丹帮我们打通灵脉,现在我是引气五层,李斯最厉害,他已是引气七层了。而傻虎只是二屋而已。”

    赵虎一听张军说他傻立马跳了出来反驳“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眼看两人就要打了起来。李斯忙叫停他们“好不容易见到卿歌姐,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点。”

    赵虎和张军闻言都老实了下来。

    这时有食客从食肆里走出来,四人正是站在门口,于是出来的食客叫道“哎,你们能不能让让。档着我们的道了。”

    四人急忙将身子挪开让身后的食客走了出去。

    “卿歌姐,这么久不见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叙个旧吧。”李斯说道。

    卿歌点了点头,道“好,你们找地方吧。”

    李斯有些尴尬,道“荣华食肆里的菜太贵了,我们只能请你到街边的大食档里吃,你不会介意吧。”

    卿歌急忙说没事。

    在李斯的带领下,一行四人在街边找了一家露天的大食档。

    接下来李斯又叫来了十几个菜和酒。

    卿歌知道他们的钱肯定不多,但是为了招待自己估计也是倾尽所有了。

    小白一直乖巧的在卿歌的怀中没有说话,直到菜端上就跃到卿歌的肩头上了。

    因为卿歌平时让它在外人面前尽量不要失礼,最好是不要开口说话,不然它早就开口嚷嚷要吃的了。

    卿歌怎么会不知它心意,只是和故友聚餐怎么可能将菜分给它吃,于是就当它透明的了。

    小白看卿歌无动于衷,又不敢说话便“吱吱吱”的催促。

    它这一叫惹来了赵虎,他伸手去摸小白“卿歌姐,你这个小狗好可爱哦,还有四条尾巴。”

    小白可是个有自尊的灵宠啊,怎么能容忍赵虎说它是小狗,所以当赵虎摸它时,它是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是一爪子抓在了赵虎的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