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22 身陷青楼
    卿歌从晕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中了,全身软软的使不上力气,而且双手双脚还是被人捆绑住的。

    她马上明白自己被那叫兰姨和香姨的的暗算了。

    “放开我!”她又气又恨的叫道。

    门很快被打开,一个年约十二的少女走了进来,她看到卿歌就裂开嘴笑了起来“姐姐你醒啦?”

    卿歌想挣扎,可无奈使不出力气,于是只好放弃,问少女“这是那里?”

    少女走过来扶起她坐直,道“这是怡红院啊,我是小云,你要是饿了或要上茅厕时就告诉我”

    卿歌不解“怡红院,是干什么的?”

    小云的脸红了红“就是…就是…侍候男人的地方啊!”

    “你是说青楼?”卿歌大声叫道。

    小云点了点了点头“是啊!”

    卿歌心里那个恨啊,想她也算是有二百年道行的狐狸,却居然落入二个妇人的套给人卖入青楼。

    她发誓,若是让她得到自由身定将那叫兰姨和香姨的女人挫骨扬灰。

    “你解开我的手!”卿歌对小云说道,只要解开她的手她就能从储物袋里拿出解毒的药吃下,然后再将那二个女人杀了。

    小云摇头“姐姐我不敢!”

    “你年纪轻轻,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在青楼这些地方吗,如果你放了我,我保证将你救出去。”卿歌劝道。

    小云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小云还有家人,要是小云放跑了你会连累家人的。”

    “我是一个修士,你若是放开我,我保你一家平安,而且一生富贵!”

    无疑卿歌的话打动了小云,小云疑惑道“你说真的?”

    “对天发誓,如违誓言天诛地灭!”卿歌说道。

    小云听了卿歌这番话马上将绑在卿歌的绳子解开。

    得于自由的卿歌虽然全身还是无力,可是最少手脚也能动弹了,于是伸出摸向怀里。

    可是下一刻她的脸色惊变“我的储物袋呢?”

    更悲催的是她发现。不止储物袋没有了,就连灵兽袋和空间洞府都没有了。

    小云看她脸色难看,不安的问“姐姐,怎么了?”

    “你有没有见过我的储物袋那些?”

    小云摇了摇头“没有。香姐将你带回来时我就看过,你身上除了你现在穿着的衣裙就什么也没有了。”

    “想办法让我离开。”

    小云有些犹豫。

    “刚才你已帮我解开了绳,若是让她们发现肯定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还不如想办法和我一起离开,待我解了毒后自会兑现我刚才的承诺。”

    “好吧。不过要待晚上先!”

    卿歌点了点头回到床上,心里却无比着急,丢失的东西都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她无次数尝试施展法术都失败,因为她全身的灵力似乎被人抽空一般使不上来。

    好不容易待到了午夜,莺歌燕舞的怡红院终于恢复了平静。

    小云打开门看了一眼在远处打嗑睡的守夜打手,然后回头示意卿歌跟上。

    卿歌虽没有法力,可是行走没有问题,她看到小云提示急忙的跟上。

    两人小心翼翼的从怡红院的二楼下到一楼的后院。

    突然间有火把亮起,将黑暗照成白天。

    有四人从后院走了出来,身后的二人是小厮打扮。手持着火把,而前面的二个男人凶神恶煞,一个左脸有道刀疤,一个是右边没有了眼的独眼。

    “小娘们,你居然想跑?”刀疤男恶狠狠的抓住了卿歌的手。

    另外的独眼上前一脚将小云踢倒在地“小贱人,居然敢窝里反放人走,看我不打死你。”

    小云被踢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可是独眼却没有放过她,而是拉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行。

    小云叫得更惨了,卿歌实在看不下去“住手。是我叫她放我走的,有什么事冲我来。”

    “小娘们,你最好不要让我们难做,若不是香姨有令我现在就上了你!”刀疤舔了舔嘴唇。将脸凑到她的跟前道!

    “你让开。”卿歌气愤道。

    “刀疤七,你就是色迷心窍,你不要怜香惜玉,这些娘们只要一打就服了!”独眼说道,然后将云儿放开向卿歌走了过来。

    “啪!”

    独眼狠狠的打了卿歌一巴掌“别敬酒不喝喝罚酒,在怡红院里除了香姨就是我们最大。要是不听话就弄死你!”

    卿歌被独眼这一打,嘴角便流出了血迹,可是她却忿忿的看着独眼,一副你就算打死我都不会屈服的样子。

    独眼被她盯得犯怵,又是一脚将她踢倒在地。

    卿歌恨恨的看着他,若是让她自由,她定会血洗怡红院。

    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声音传来“哟…独眼六和刀疤七你们二个就是粗人,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只看一个二十不到的女子,桃色锦服,风髻雾鬓,傅粉施朱,明媚妖娆,袅袅娜娜的走了过来。

    “是…若云小姐说的是…”刀疤七点头哈腰的说道!

    而独眼六的神情也甚是恭谨。

    若云走到卿歌的面前蹲了下来,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喷…喷…好生貌美的姑娘,只是可惜啊,进了怡红院,终究也是个残花败柳!”

    闻言,卿歌甩开她的手站了起来,倔强的盯着她。

    “哟…这性子挺烈,倒有我当年的劲头,我喜欢!”女子轻挑的笑着便扬长而去。

    “先把她们关在柴房里,待明儿香姨睡醒了再禀报她让她处理。”独眼六说道。

    刀疤七“好!”

    接下来卿歌和小云都被关进了柴房。

    卿歌想冲出去,又被独眼粗暴的推了进来,紧接着门便“砰”的关上了。

    气得她直踢门。

    可是任凭她怎么踢,门就是再也打不开。

    “姐姐,你息怒…”小云怯怯的说道。

    卿歌这才想起小云“你没事吧?”

    小云摇了摇头“只是皮外伤而已。”

    但是年幼的小云已是饿得两眼晕花、嘴唇干裂。

    “姐姐,我好渴好饿。”小云虚弱的说道。

    这两天的相处,卿歌已当小云是自己人,虽然小云最初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利益,但终归是自己所累。

    (。)

    ps  谢谢郑画之的打赏,么么哒。

    今天有事要忙一天,所以我通宵夜稿赶出来,然后定点发送,第一更是早上七点,第二更是中午两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