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23 痛不欲生
    第二天一早,柴房门便被打开,那叫香姨的女人便出现在卿歌的视线中。

    卿歌一看是她马上站了起来“放我离开,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她的目光带着狠毒与决绝,饶是在青楼见惯场面的香姨在那瞬间都有一种如芒刺背的感觉。

    “小雌儿,你这种性格的姑娘我见多了,你的威胁对我没用,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亏待你的。”香姨壮胆说道。

    “那个女人将你买了多少,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十倍的价钱。”卿歌说道。

    可是香姨却不为所动“喷喷,你倒挺能说的,难怪小云被你唬弄到背叛我,不过你说什么都没有用,除非你答应接客。”

    “你做梦!”卿歌说道,说完一口吐沫吐在香姐的脸上。

    香姨被卿歌吐了口水不由得恼羞成怒的打了卿歌一巴掌“独眼六刀疤七你们看好她,性子再烈的姑娘,饿上几天也得服软,我就不信她能捱得过。”

    “是!”刀疤七和独眼六回答。‘

    香姨和独眼六刀疤七离开了柴房将门锁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果然没有人送吃食过来,卿歌没有了法力施展不了辟谷术正是饥渴难耐。

    幸好的是她体质因为常期服用灵泉所以还能支撑,这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但是年幼的小云却没有这么好运气了,她早已是饿得两眼晕花、嘴唇干裂。

    “姐姐,我好渴好饿。”小云虚弱的说道。

    这两天的相处,卿歌已当小云是自己人,虽然小云最初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利益,但终归是自己所累。

    小云这一说就让她觉得自己更饿了,她强忍住,道“再忍忍,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小云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睡在地上。

    一直到了晚上。门终于被人悄然推开。

    进来的是若云,只见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篮,右手提着灯笼,一进来就把食盒放到她们面前“快吃吧。我好不容易才把独眼六和刀疤七支开的。”

    她的态度没有了前两天的傲慢。

    卿歌和小云已是饿极了,将食盒打开发现是馒头和水,便各自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两人风卷残云的吃完馒头又喝了水,虽说不算饱但也恢复了不少体力,只是卿歌的法力还是没有恢复。

    “谢谢你。有机会出去时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卿歌由衷的说道。

    “进了怡红院,想再出去就难了,当你再有机会出去时,你也不会想出去了!”若水神情茫然,若有所思的说道。

    卿歌不解的看着若水。

    “曾经,我也象你这样,被拐卖过来的,我也是宁死不从,不过…我没有你坚强,最终屈服了!”

    若水脸上弥漫着看破红尘的沧桑。卿歌想她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吧。

    “很久以前,我攒够了钱为自己赎身,以为能过上幸福的日子时,却发现,我爱的那个人,他却只是和我玩玩而已!”

    “所以,男人都是一个样,我就算能离开怡红院我也没有走!”若水停顿了一下“可是你不同,你还有希望,我不希望你步我后尘!”

    卿歌眼神一亮“你说你救我?”

    若水点了点头“是的。若是此时没有算错的话,那独眼六和刀疤七已经被另外的两个姐妹药晕过去了,现在便是最好离开的时机,你们快跑吧。”

    卿歌和小云欣喜若狂。双双站了起来

    “哈哈哈,我看未必!”

    是香姨的声音,紧接着香姨的和刀疤七还有独眼六走了进了柴房,而刀疤七和独眼六的手上还各搀扶着一个晕迷的女子。

    若水冲了上去“小晴小玲你们没事吧。”

    刀疤七和独眼六将二女子丢在地上。

    若水急忙的冲了上去察看,看到她们没有生命危险而是晕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我看你们全要反了。尤其是你。”香姨指着卿歌,然后又继续说下去“你的确有几分办法,让她们对你死心蹋地的背叛我们怡红院,刀疤七和独眼六你们把她交给成姨,我就不信她不乖乖的从了去接客。”

    若水一听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香姨不要啊。”

    那叫成姨的丑女人可是这怡红院最让她们害怕的存在,落在她的手里可是生不如死。

    “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香姨对若水道,说完给刀疤和独眼使了一个眼色。

    刀疤七和独眼六便将卿歌押了出去。

    ……

    夜已深,四周已是万籁俱寂。

    “啊!”

    怡红院的后院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痛,似万箭锥心,从手指处传到四肢百骸,让人痛不欲生!

    暗室里的一个人形木架子上,卿歌被绳索捆扎固定在其中不能动弹。

    那闪着寒光的银针被一针一针的刺入卿歌的手指尖。

    最终她实在没有忍住痛楚便失去了意识。

    “香姨,这雏儿晕过去了!”一个年约五十,相貌丑陋的妇人笑着说道。

    她便是专门在暗室负责施刑的成姨,年轻时也是个漂亮的女人,在一次火灾中被火烧成了这般模样,所以心理扭曲,心狠手辣,看到年轻貌美的姑娘就妒忌,恨不得将别人剥皮拆骨解她心头之恨。

    “用水泼醒她,我就不信她不肯留在我们怡红院接客!”香姨目露凶光,居然还有治不服的姑娘。

    成姨答了一声“好咧…”

    接着提起一桶冰水向卿歌泼了过去。

    冷,如同掉落万年的冰窟,冰寒从皮肤直达骨髓,刺激得她悠悠转醒。

    “怎么样,你肯不肯留在我们怡红院接客!”香姨不耐烦的说道。

    卿歌费劲的抬起头看着她,目光狠绝“你做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让她成为青楼女子,她宁可受折磨而死也不会屈服。

    香姨上前捏着她的下巴“看你嘴硬,成姨再继续,直至她答应了为止!”

    成姨眉开眼笑,这事她最愿意做,看到这种年轻貌美的雏儿在自己手下被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她便有一种满足感。

    卿歌再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眼看又过去了两天,卿歌还是没有答应香姨的要求,她的身上和手上已没有一处是好的。

    她发誓一定会杀了这些害过自己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