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26 终于获救
    “今天是我们怡红院的卿歌小姐第一天上台表演的日子,大家有没有很期待呀……”若水骚首弄姿的问道,这些前来猎i艳的男人最喜欢这样的了。

    果然,底下男人们的情绪更高的高涨了。

    “若水小姐,有没有你这么漂亮啊……”有说说道。

    “她的胸有没有你这么大啊……”一个胖男人色咪咪的瞪着若水的胸说道。

    “若水姑娘下来陪我们喝一杯啊”

    台下的男人们猥琐的起哄着。

    若水万种风情的白了他们一眼“哎哟…安静…瞅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卿歌姑娘比起我不知强了多少倍,所以说你们真有福气了!”

    “真的么,那快叫她出来给我们看看。”

    “你们这群猴急的臭男人给我看好了,来人啊,快端琴上来。”若水娇笑道。

    马上有小厮拿了琴台上来摆放在台中i央。

    “下面就有请卿歌小姐上台为我们弹唱《弦殇》大家看得喜欢的便棒个场啊,谁打赏得多呀,我若水陪他喝酒……”若水娇笑着说道,边说边给台下的男人抛媚眼。

    男人门情绪更加的高涨了,恨不得上台去把若水拉到自己的怀中来享受她的美好。

    后台的卿歌有点紧张,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之表演,还是在青楼对着一群前来猎i艳的男人们。

    “给我好好演,若是搞砸了定让若水等人活不到明天。”香姨威胁卿歌道。

    卿歌是又气又恨“她们要是少一根头发我都不会放过你。”

    “姑奶奶,只要你乖乖的替我赚钱,我自然是不会伤害她们的,你快出去吧。”香姨说道,一边说一把将卿歌推了出来。

    没有防范的卿歌给她一推,身子向前一个趔趄冲出了前台。

    她刚冲出来,若水就眼明手快的扶住她,低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卿歌低声回答。

    “一会你安心表演就行了,别的我应付。”若水道。

    卿歌点头。整理了一下衣裙,端坐到琴台。

    她的模样与气质,象极了谪仙的人儿,顿时男人们疯狂了。

    “仙女下凡了”有男人痴痴的说道。

    更有人流出了口水“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这么漂亮。娶到她少活二十年都愿意!”

    台下的男人们纷纷离席都跑到台前,想看得再清楚点,其中一些就把银票扔了上台。

    香姨满意的看着这效果,看来这个小雏儿不用接客也能每天替自己赚很多银钱。

    卿歌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

    佑大的怡红院瞬间有琴声响起。

    琴音清亮空灵,伴随着卿歌宛如天籟的清脆嗓音。优美动听,引人入胜,仿若展翅的蝴蝶,在月光下,在花丛中,幽怨的起舞!

    听禅静,磬声寒

    指尖轻抚弦

    月儿弯,弦音断

    谁惹了哀怨

    叹叹叹

    眉心间,相思蔓

    青丝绕指间

    丝绦飞,鸳梦散

    起舞谁人看

    念念念

    叹流水。落花伤

    谁人轻倚轩窗

    伊为谁红妆

    拂袖起舞惊蝶散

    难为了秋寒

    憔悴了红颜

    ……

    一曲终了,台下鸦雀无声,随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男人们纷纷的将银票扔了上来。

    “香姨,这个姑娘多少钱一晚,我包了。”

    “香姨,你开个价吧”

    “香姨…”

    台下的男人们都在急切的围着香姨询问想得到卿歌的初夜。

    “都静静……卿歌小姐卖艺不卖身,如果你们有需要可以找别的姑娘,我们怡红院还有那么多漂亮的姑娘呢!”香姨眉开眼笑道,这势头发展下去。怡红院便能称得上秦杭郡的第一青楼了。

    “妈的,青楼里还有不卖身的姑娘么,你是不是嫌我给得少,看不起我李淳。”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借着酒劲拿出一叠银票甩在桌子上。

    老i鸨认得他,这个可是秦杭郡知府大公子,得罪了他,明天他就能封了自己怡红院。

    “哎哟……那的话,得罪谁也不敢得罪李公子啊,李公子你看我陪你如何!”若水见状袅袅娜娜的走了过来靠在李淳身上解围道。

    “你滚开。你我早就玩够了,我要的是刚才台上的那位姑娘!”李淳一把将若水推开。

    若水一个趔趄倒地,眼中闪现着耻辱泪光。

    李淳跳上台,一把抓住卿歌。

    “小娘门,今晚你便陪大爷吧!”

    “你放开我。”卿歌又悲又恨,何曾受过这般的奇辱大耻。

    “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比你在怡红院强一百倍!”李淳没放手反而将卿歌一把搂到自己的怀中。

    卿歌一脚踹在他的脚上,他一吃疼便松开手。卿歌便趁机的往台下跑去。

    李淳眼明手快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拉了回来,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你们怡红院倒闭!”

    卿歌的嘴角溢出了血迹。

    她的心里那个恨啊,若是她此时能用法术马上就杀了他。

    一听李淳说要让怡红院倒闭,那香姨便慌乱了起来,上来劝说“哎哟…姑奶奶啊…这个人咱们得罪不起,香姨也保不住你,你便从了他吧!”

    卿歌呸了一声“你做梦!”

    “小娘们性子倒烈,我喜欢,晚上床上也这么烈就更好了,哈哈哈……”李淳大笑着拖着卿歌往二楼走。

    卿歌拼命的挣扎,若水上前帮忙也被那李淳踢了两脚。

    就在此时,一道金光向李淳直射而去,直至他的眉心。

    鲜血汩汩的从李淳的眉心处流了出来,双目突兀圆睁着,直到死,李淳都没有明白,自己因何而被杀。

    一个蒙面的白衣男人快速掠到到卿歌身边,沉声道“跟我走!”

    下一刻卿歌已被他拦腰抱起飞出了怡红院。

    卿歌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却一时半会也没想起来。

    难道会是肖文?

    因为她所认识的人中,就只有肖文和周茵他们会来秦杭郡。

    她还在惴测中,蒙面男子已将她带回到凌云客栈的帝云间。

    男子取下蒙在脸上的黑布,一张俊朗的脸孔露了出来

    “玄掌门?”卿歌惊呼道。

    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救自己的人会是玄元,她记得和他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玄元点了点头“是我没错。”

    “为什么会是你,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怡红院的?”卿歌狐疑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