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30 忆起青莲
    玄元看到她便淡淡的说了句“回来啦。”

    卿歌堆起笑脸“是啊。”

    “后天就七十二福地修炼的名额就要比试挑选了,所以秦杭郡相比起以前要乱些,你一个姑娘家不要乱跑。”

    玄元的语气充满了关切,这一下让卿歌有些受宠若惊。

    “我…我知道,我昨天有事所以……”

    她并不知道玄元等了她一天。

    玄元打断了她“太晚了,你早些休息吧。”

    卿歌点了点头“嗯,你也早些休息吧。“

    说完便走回房间。

    玄元看到她回房了也回房关上门。

    关上门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区区的一个平凡女修而已,当他知道她被卖入怡红院时是那么的愤怒,以至于他怒杀了那胖妇人。

    或许她和莲儿太象了吧。

    他和莲儿有独特的感应,所以那个象莲儿的女子样貌虽象,但她却不会是自己的莲儿。

    为了莲儿,他下界寻找了一百九十九年也未将她寻着。

    自古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他的期限是二百天后就要回去天界执掌天帝。

    二百年了,若是她投成凡胎也不知是几世为人,不知她还会不会认得自己?

    他还记得初识她的时候九百年前,那时的她只是母后花园里的一枝青莲。

    他很喜欢那株青莲,因为它开出的花最白最香,小时候每逢被父王和母后责罚时,他就会去花园,然后对着青莲诉说。

    他渐渐长大,也开始四处游历和修炼,临行时他问母后要了那株青莲。

    母后虽不舍却也给了他,从那以后他便把青莲养在空间洞府的后花园里。

    他依旧是在修练苦闷时常常对着青莲说话,不知为何,他开始觉得青莲是能听懂他的。

    五百年后。他已从一个天仙到达了仙尊,那一天他进去空间洞府的后花园想告诉青莲这个好消息。

    当他到达后花园时他惊呆了,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轻罗小扇白莲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神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玄元见过无数仙女,可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美好,也许只有传说中的神女才可相媲美。

    女子赤脚向他走来,步步生莲,她侧头看着他“玄元弟弟。”

    “我是哥哥。”他憋红了脸。半天才说得出话来。

    玄元发誓。那是他仙生中第一次红脸。

    女子俏皮的一笑“你在你母亲的肚子里我就已经存在了,我当然是姐姐辈的。”

    她的笑容缓和了他的激动之心,他带着一丝孩子气“你是谁?”

    女子转了个身走到平时栽种青莲的位置,回眸一笑“你猜!”

    玄元一看,栽种青莲的位置空空如是。

    “你是青莲?”

    “嘻嘻,你还不算笨。”

    他为她取名莲儿。

    从那时起,他的仙生再也不寂寞。

    玄元最不喜欢的就是莲儿总是唤他玄元弟弟。

    可是莲儿却总是乐此不疲的喊“玄元弟弟玄元弟弟。”

    时间久了后玄元也便由得她。

    在那相濡以沫的时光中,他们相爱了,爱得如痴如醉。

    玄元和她在九天之下,带上了同心锁。那心锁不是一般的锁,而是一带上便入骨入血入心,无论相隔多远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存在,即便你投胎转世。

    青莲对于自己的出身从没有印象,她只记得有记忆的时候自己已是一枝青莲。

    一直到了两百年前,玄元带着她回去天宫看望父王母后。

    他还记得母后见到青莲时震惊的模样。

    “母后,她是我未来的王后。”他兴高采烈的介绍道。

    母后看到莲儿一副惊恐的表情,然后一把将他们分开,声嘶力竭吼道“不!你不能娶她!”

    “为何?”玄元不解的问道。

    母后高声的吼叫“她是我的师妹,就是你的师叔。你们若结合就是乱i伦啊!”

    原来青莲是玄元母亲的师妹若莲,若莲的前一生因为犯下了一件弥天大罪,于是被师傅乾元仙尊将她杀死。

    玄元的母亲若兰念姐妹之情,偷偷将师妹死后结成的莲子拿回来。

    多年过去后。想不到那莲子发芽生根,而让若兰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亲如妹妹的师妹和自己的儿子相爱。

    乱i伦的事情无论放在那一界都是有违常悖,身为仙界最高统治者的王后更不可能容忍这种有辱仙宫之名的丑事发生。

    玄元有过抗争,他认为既没有血缘便算不上乱i伦,所以谈不上有违常悖。

    而他那贵为仙界之主的父亲更是与他的母亲站在了同一站线。

    有一天,他的母后与父王将莲儿带走。从那天起他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他在天宫的大门跪了一天一夜,若兰才告诉他莲儿已自愿喝下忘情水,然后跳入凡间。

    他不知到底母亲对莲儿说了什么,但却知道莲儿是一定为了他好才会离开自己。

    “莲儿,玄元好想你。”

    “莲儿,你到底在那里,为何我一直无法感应到心锁的存在了?”

    再坚强的男人也有最软弱的时候,每逢他思念莲儿时,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滴。

    “笃笃笃…”

    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将玄元拉回了现实。

    他努力敛去眼中的泪水才开了门。

    门外站着正是卿歌,她手里棒着一个食盒伸到他面前“刚才在楼下碰到赵总管,他让我给你带的。”

    原来那赵阳一早看到她从帝云间出来,就猜想到她和玄元的关系不简单,所以就托她拿上来了。

    玄元一看,原来都已是早上了。

    “我不吃,你走吧。”他为了掩饰眼中的泪水而语气冰冷。

    可是那拿食盒的小手却倔强的没有缩回“我受人所托所以必须得给你。”

    其实他眼角的泪痕已被卿歌看到,她很是好奇这样的男人到底是为何而哭。

    玄元一怔,她也和莲儿一般倔强。

    也许是因为想起了莲儿,他默默的接过“谢谢。”

    玄元并没有回房,而是在客厅里的桌子里放下食盒,将里面的几种小食一一拿出来,然后坐下开始吃。

    (。)